泰山之巅 我是坐缆车上去的

写下这个标题就感觉自己很low了。人这一生必去的地方有很多,泰山一定是要在有生之年爬的。古时秦始皇,康熙都数次登顶,俯视众生,感慨壮阔。我也不甘作畏高的小人,总想着齐鲁大地怎能不爬泰山?于是趁着端午,与爸妈一起登上泰山之巅,不过是坐缆车上去的......

刚从高铁上下来,泰安的热度就烧起来。我们换了凉快的衣服,每人吞了两瓶藿香正气水就踏上了“征程”。

爸爸年轻时爬过泰山,一路上去,在山顶的“胶囊小馆”住一宿,第二天看日出。于是他总有说不完的泰山一游。照他说的,我们打算先参观岱庙,再爬山。

岱庙中有讲说的导游,需要付钱,不过大多都是一个人付了钱,一群人跟上走。我们也追随一位导游,去了解岱庙。

岱庙是古时皇帝祭天所建的行宫,据说有十四位皇帝曾来祭天。“祭天”也不是想来就来的,要有巨大的功绩,或是天降瑞祥的征兆才会祭天。可见这是一个极其庄重的仪式。岱庙历史悠久,其中不少是千年古树,有些已枯但还是保留外壳在树中再建树保持原状。古木参天,枝繁叶茂,树叶碧绿浓密,树干古老粗壮,两个人勉强能环住。极具历史气息的石砖路,书香四溢的文人题字,辉煌的祭天行宫,高耸的城墙无一不显露着历史的厚重感。30元的票价换来一幅庄肃画卷,使人不禁欣喜。

走在历史的道路上,每一步都有些沉重,更是因为知道这路连康熙都走过,瞬间觉得自己逮到了大便宜,硬要一步一步感受千百年来的缘分……我可能有点傻……

从岱庙出来,路已经开始是坡状了。距离泰山只有三四个路口的距离。在路边找到一家极有特色的烤鱼店,吃饱喝足休息够了,便往泰山出发!

我向来以体验为旅行之重要乐趣,可是和爸妈一起出门,体验就有了新含义(花钱与我无关)。妈妈腰不好,于是选择带上包坐客车上中天门。而我和爸爸则一人拄一个登山棍从红门上走去。本来就走了一上午,自己已经很疲惫,但上了山就不会有回头箭了。无尽的阶梯看不着边,最期待看见一段阶梯之上没有链接,只求有那一小段平地能让呼吸平缓下来。老爸精力充沛,一边走一边摸摸路旁的石碑感叹一下历史遗迹,还欣赏着一旁的山沟流水。我无意流连,因为一路向上已使我气喘如牛,浑身散着热气,嗓子冒着火气。路走一半,山上已经很是清凉。

走了3个小时,赶在缆车停开之前跑了上去。我觉得已经没了半条命。妈妈早在山上等候。中天门罕见的热闹。坐上缆车,便有了在空中俯视众生的感觉。缆车很长,感觉比玉龙雪山的缆车要更长一些。从泰山缆车向下望,一片片的绿;从雪山缆车向下望,一片片的白。这座山头小,那座山头高,那山斩似快刀,那山胖如大头。各山有各景,但那么远,只能看,不能站。

在泰山顶上,找了一家客栈,300元的双人间,设施比较简陋,不过足以休息好了。山顶物资比较贵,毕竟运上山也不容易。在南天门向下一望,极陡的阶梯让我眩晕。不少人还在一步一步向上爬,我却已经不敢再看,害怕自己一晕就摔下山去。

一夜睡的昏沉,又被早早的拖起来去看日出。租了三件军大衣,拖着梦向更高的顶上走去。爬了10分钟才到达一个小平台,再往上就是玉皇顶,可酒店的人说昨晚上去一万多人,找不上位置了,这都是自己分配的。于是坐在石头上边睡边等。上网一查,那天的日出是4:53,可偏偏云把红光堵住了,直到5点多了,太阳还没出来。我们十分扫兴,没看上日出,也算一大遗憾。记得爬山之前,遇到一位爬友,他说这是第三次爬泰山,前两次都是没看上日出。我想他这次可能还没看上,有点失落吧。

爬到玉皇顶上,去了个厕所,边如厕边听见外面一阵骚动,说是太阳出来了!出去一看,大家都在拍照,那太阳像荷包蛋似的卧在那,也真够可爱的。

老爸二十几年前来的时候看到了云海,一直念念不忘,说没看上云海真可惜。看到别人拍的云海照片,感觉似乎云海比日出更好看。

下山的时候才看到了那传说中的一万人,真的是声势浩大,泰山也不容易,每天晚上都承受这么多人的踩踏,挺累的吧……下了顶,看到不少人还在席地而睡,通宵爬山的累在阳光洒向山间,金黄铺满石砖的时候就消散了吧!

回旅店又睡了一觉,又踏上回家的旅途。心中有些遗憾,也许心一横,脚一跺我就从中天门又爬上南天门了呢?不过坐缆车,我享受了一把老鹰的视角,俯瞰泰山,才真正被它的连绵,高耸,充满生机的气息感染到。

以后一定还会去,那么下次,请一路爬上去,请倾听鸟叫,请欣赏花开,也请席地而睡,感受泰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陪你看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