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遇见你》11

林敬言此前从没受过这种罪,坐了十几个小时,其实脑袋昏昏沉沉的也没有睡踏实,他甚至记得恍惚中方锐塞了一只耳机在他耳朵里,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方锐在打游戏,夜间的车厢内很安静,暖气开得也不太足。后半夜的时候有些冷,林敬言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漆黑的窗口,调整了一下姿势,过了一会儿感觉到有一只手压了压盖在他身上的大衣,手指尖触及脖颈,一触即分,却留下一丝凉意散不去。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林敬言眯着眼睛,看到窗外白皑皑一片,只有远处的村落在天空与地面之间划了一条不甚分明的分界线。

“你终于醒啦!”方锐伸了个懒腰,转过身给林敬言递过水杯,“喝点水。”

林敬言接过保温杯,喝了一口,愣了一下。

杯子里的水是新打的,还兑了点矿泉水。温热的水流滑过食管,落到胃中,被空调折磨了一宿的嗓子也得到了救赎,林敬言没忍住多喝了两口,把水杯递回方锐手中的时候忽然抬头看了一眼。

“你没睡?”

“睡了一会儿就醒了,可能白天睡多了吧。”方锐笑了笑,站起来问他早上要不要吃点什么。

但是方锐眼底的乌青是骗不了人的,他们俩这次旅行真的是说走就走,他又不是不知道有多匆忙,方锐补觉到一半就被方然一屁股给坐醒了,然后就窝在床上给小丫头念拇指姑娘的童话故事。

林敬言看了眼方锐乱糟糟的后脑勺,没有说什么。方锐回来的时候带了两罐温过的八宝粥,林敬言接过来看了眼,拿了一罐无糖的,另一罐甜的留给了方锐。

“还有多久?”

“还有几个小时吧,刚才问了一下乘务员,说是晚点了两小时,不知道能不能追回来。”

“嗯。”林敬言点点头,把鸡蛋从开水中捞出来,放在餐桌上滚了一圈儿,仔细剥好后递给方锐,然后才开始剥自己的,“慢点吃,别噎着。”

对面是一对中年夫妇,林敬言睡觉时方锐和男人聊了几句,夫妻俩在南方打工,年三十才放了假,大年初一赶回老家过年。

男人看见林敬言给方锐剥鸡蛋,笑着问方锐:“这小哥是你什么人啊?”

“朋友。”

“弟弟。”

方锐听见弟弟这个称呼愣了一下,旋即转头望向林敬言,意味深长地一挑眉:“敬哥哥?”

林敬言尴尬一笑,“不敢当不敢当。”

大叔并不知道方锐和林敬言玩儿了一个曾经在微博上被玩儿坏的梗。起因是第五赛季时方锐和林敬言打赌,说呼啸本赛季个人得分最高的那个人要说出自己的一个秘密。

结果林敬言果然不负众望,赛季终了的时候这条微博又被别人转出来,方锐也跟着起哄,当时林敬言就在机场,飞机晚点了,他就陪着方锐在机场溜达。

虽然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明明本人就在十公分不到的距离,却非要通过社交软件沟通,但林敬言果然如约说了一个秘密。

不过,却并没有规定一定是自己的秘密。

【你们方锐大大喜欢裸蒴。】

林敬言是在送走方锐后才发的,只有十个汉字,信息量巨大。底下什么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吴羽策:没图没真相。】

【张佳乐:没图没真相。】

【方锐大大的小迷妹:没图你他妈说个卵啊!】

【阮永彬:不要说出来啊队长。】

【林敬言回复阮永彬:你也知道?】

【喻文州:以前居然没发现。】

【黄少天: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方锐。另外队长你不是说你要去睡了吗,为什么还在这里八卦!】

【喻文州回复黄少天:不八卦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林敬言回复喻文州:没什么八卦,我也没想到喻队是这样的人。】

【黄少天回复林敬言:不过我好奇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私密的事情?】

【喻文州回复黄少天:少天,去睡觉。】

方锐一下飞机就看到林敬言@他,以及那条微博底下精彩的聊天,他觉得自己和林敬言比心脏到底还是差了几年,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于是方锐大大当时脑子一热转发那条微博,说了一句非常恶心的话。

【哎呀敬哥哥你就这么卖队友我们还怎么谈恋爱啊!】

但是大家的注意力显然都不是谈恋爱而是敬哥哥。

【吴羽策:可以说最右非常不要脸了。】

【周泽楷:……】

【喻文州:哎。】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敬哥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蓉妹妹呢!】

【林敬言:删了,对不起是我欠考虑】

事后围观的吃瓜路没能赶上新鲜的新闻,只知道方锐叫林敬言敬哥哥然后把林敬言恶心的秒删微博。

所以说时至今日林敬言乍一听到这个称呼还会头皮发麻。

这件事过了很久以后,直到林敬言离开呼啸的时候,还被有心人翻出来调侃——论不要脸,林队到底还是比不过。

这大概是林敬言有史以来最冲动的一次旅行了,一下车就被北方凛冽的严冬教会了重新做人,方锐还特意看了一眼天气预报,零下二十九度。方锐第一次见到雪,在车上就已经按捺不住了,拉着林敬言直奔酒店。

林敬言的目光落在搭在手心的指尖上——冻得发红的手指被皑皑的冰雪趁得愈发冰凉,手心的温度却久久不退却,站台上过往行人摩肩接踵,方锐的手指上有一点薄茧,拉着他的时候时常划过肌肤,林敬言忽然想起那时半夜敲响自己的房间门拉着他说有重要的人生大事要咨询的方锐,也是急吼吼的。

明明应该是物是人非的感慨,却变得仿佛是暌违许久的重逢,五年前的方锐和五年后的方锐。

他的手指拂过那块薄茧,摸上去粗粝突兀,却是最好的见证。

在酒店登记入住的时候前台小妹看了一眼方锐的身份证,又瞄了好几眼面前这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背着一个硕大的双肩包,毛线帽子一看就是在路边摊随便买的,好像还是个女款的,戴起来却意外的可爱。

“那个……”前台小妹犹豫了半天,“请问你是那个方锐嘛?”

“嗯?”方锐楞了一下,心道还有哪个方锐,直到他看看见前台旁边的杂志,“啊我就是,如假包换!”

“啊啊啊啊啊!偶像!”小妹激动了半天,意识到现在是上班时间,对方锐抱歉地笑了笑:“那个,能麻烦您给我签个名吗?”

“那你会保密吗?”

“放心吧,就算是林敬言问我都不会说的!”

而林敬言本人就站在休息处处理手机里的未读消息。

对方锐来讲一切都是新奇的,林敬言倒没什么感觉,只觉得又冷又饿。方锐倒是一进宾馆房间就奔着暖气去了,像个树懒一样贴在上面取暖。

春节期间大幅度降温,前一阵又下了一场大雪,一眼望过去,房屋上砖瓦间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北方的雪和南方的雪差异巨大。这里的冬天来得气势磅礴,就连下雪都是铺天盖地的,干枯的枝丫间挂了一层松软的白色,路上的行人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姑娘们穿着靴子,呵着白气站在路口买烤地瓜。

方锐从窗前移开目光,一下子倒在酒店的床上。

“老林,我先补个觉!一会儿下午我们出去好不好?”

“恩,你先睡一下。我去买点东西。”

方锐入睡速度倒是没话说,先前是看什么都新鲜硬撑着。脑袋一沾到枕头时倒也不含糊,几乎秒睡。

林敬言下楼打听了一下附近的超市,这次出门太着急,很多东西没来得及带,全得现买。

其实对北方的冬天他们两个都不算特别陌生,但是像今年这么大的雪还是第一次遇见。超市离酒店不远,方锐选的酒店距离商圈很近,拎着购物袋往回走的时候林敬言看到一个小男孩儿缠着妈妈要买糖葫芦,他也凑过去买了两支,路过街口的时候又想起方锐在酒店是嚷着要吃地瓜,又挑了两个烤地瓜回去。

方锐是被地瓜的香气闹醒的,第一反应就是看了看窗外。

他没想到自己一觉能睡这么久,一睁眼天色已经变成黯淡的墨蓝色,稀稀落落几颗星星挂在上空。

林敬言把剩下的那个地瓜拿到楼下去热,开门的时候就看到方锐睁开眼睛找吃的。方锐到底还是不太适应北方的干冷,睡了一下午嗓子干得要命,下床猛灌了一大口矿泉水才缓解了喉咙的干涩。

然后林敬言就适时地递了一颗喉糖到他嘴里,指尖不小心碰到嘴唇,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动作。方锐伸出舌头顺势把糖卷进去,还没忘记撩了一下已经要往回缩的手指。

“我刚才觉得嗓子疼,就去买了一盒润喉糖。”林敬言笑了笑,“多喝点水。”

方锐用舌头把喉糖推来推去,在嘴里不消停。林敬言看着方锐把糖从左边送到右边,又送回来,低着头不知道发什么呆。

过了一会儿,方锐含着糖有些口齿不清地问林敬言。

“老林,你说你怎么那么会照顾人呢?”

林敬言愣了一下,笑了笑。

“我也不太会照顾人。”林敬言顿了顿,说,“只是比较会照顾你。”

char-i��r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临近夏天的一抹阳光,带我走进吃货天堂” 五月份吭哧吭哧的做了好多好吃的,体重是增加了不少。看着大街上露肉的越来越...
    区块链卡咩阅读 493评论 1 14
  • 赋,是我国古代的一种文体,介于诗和散文之间,类似于后世的散文诗。是对事物进行形象生动的描述,并于篇末点题,风格独特...
    邓文伟阅读 370评论 0 6
  • 7月12号那天,马天宇生日,杨幂的秒删的“毁照”祝福让两个人上热搜了。 随后王凯祝福马天宇的一条微博引起我的注意。...
    豆腐差馆阅读 160评论 0 0
  • 今天开始拼音教学,一上课领着孩子们复习了一下学过的内容。引入拼音的教学,给孩子们讲了拼音的重要性,我告诉孩子们...
    慧慧老师2017阅读 122评论 0 10
  • 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机,我想这是现在年轻人的一种习惯。今早拿起手机,打开酷狗,听着小幸运,登上QQ,...
    木子成月阅读 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