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遇到坎了吗

最近状态不佳。

我把这归结为身体的自然规律,感觉从没有过的累,进而厌倦许多事。

曾经那么热衷于各种写作读书群的良好氛围,现在却只想删除退出,感觉太闹了,而我需要清净。

有许多想法需要写出来,却就是不想开始,仿佛那些素材也吵吵闹闹的,像聒噪的女人,让我不想搭理。

还有诵读,很明白自己还需要加强练习的,而且肯定放不下这个,却总是拿起又放下,不想出声的感觉把我从头到尾包围了。

想起两三天前青青草老师和我的聊天,又有些惭愧了,什么时候才是我状态好可以继续读的日子呢?我似乎注定要辜负老师的厚望了。

儿子说让我随意,虽然知道这是对妈妈的体谅,我却担心这也是孩子对我的失望!

忽然明白,当妈的最难受的或许是没有让孩子引以为傲的资本,如此固然可以激发孩子独立自强的志气,但如果有的话,孩子应该可以更有底气。

可惜我没有!也许这竟是我产生无力感的缘由了。

活到这个岁数,那种沧海一粟之渺小感、挫败感才越来越明显了,我是不是太迟钝了?或者说自己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虚幻里?而那曾经支撑我给大家留下状态良好印象的力量,如今去了哪里?

那天监考,还做了详细的公号内容规划呢,却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不想动一个字,似乎在计划的过程里已经耗尽了热情,可当时没办法立即行动啊,下班后又被铺天盖地的疲倦淹没了,实在无奈得要死。

还有那篇都把梗概讲给王老师的小小说,至今却依然只是个构思,动笔真就那么难吗?

更不可思议的是,继前几天空前绝后的疲累之后,气候变化引发的胸闷气短竟让我首次有了一种“活不动”了的感觉,尤其是昨晚睡觉前,胸口像有一块板子压着,任何一点响声都不可忍受,轻轻抬一下手都觉得无力,有一种实在撑不住的陷落、虚空、绝望在身体里弥漫,扩散。

在感觉自己都快要不行了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还可以流泪,而哭出来似乎好受了些。然后我换了个躺的姿势,侧卧让我感觉更好一些,希望又在回升。

于是我又想到了换个枕头,头部稍微枕高一点果然好了。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说是心肌缺血的人不能枕太高或太低,而我最近颈椎不好,有意换了低一点的枕头,不料胸闷气短却加重了。

好在一夜乱梦之后,今早起来几乎完全好了,又可以缓缓晨练,然后精神还不错地上班了。

王老师说,我昨晚那样消沉,让他也变得胡思乱想起来。唉,真是不应该啊!

这就是中年人,连崩溃也不能无所顾忌,身边人的感受怎么可以不考虑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上班时状态还不错,无论是科室的琐事,还是班上学生的表现差,似乎都不能影响我的心情,认真做事,依然热情洋溢地上课、纠错,那时那刻的我,哪有一丝一毫的颓废?

下班后还能很好地散步,吃饭也不错,和王老师的各种说笑也在进一步证明老来伴的重要性,一切好像都很好。

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想起那些被我搁浅的梦,想起意气风发还在奋斗的儿子,想起还在困顿中挣扎的父母亲人,想起许多我力不能及的人情世故,心就会一点点下沉。

有人说,之所以苦恼,是因为你心中有执念。那么我该如何回归之前的心境呢?用二十几年前那个“想着没用的就不想”的秘诀吗?不是没试过,不过,它却早已在时过境迁之后失去了往日的威力。

难道,我这才是真的到了那个大部分人避不开的“坎”了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