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 | 绝不自杀

文/薛利欧

-1.

朝阳公园在附近的居民心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正门进入,是一条笔直的大道,白砖铺满水泥地,红砖色的花纹点缀其上。大道直通朝阳公园最大的一个广场,这广场通常是组团打太极的大爷,或是集体跳广场舞的大妈们的地盘。横穿整个朝阳公园的日暮河从背后半环抱着朝阳公园的中心广场。

以广场作为顶点,呈不规则辐射状延伸出去的是林荫小径,它们藏在茂密的树林下,曲折回转如犬牙差互,遍布整个朝阳公园。

清晨 ,朝阳公园是属于晨练人群的,打太极操、做热身操、慢跑,他们充满活力得把公园叫醒;正午时会有被晒恹的过往行人在茂密的树荫下歇脚或躲阳;

而下午4、5点左右到太阳刚落山的傍晚时段,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候。附近放学的小孩会成群结队的路过,人们会在晚饭后下来散步、在广场跳舞。

我才来几天就把每天都会出现在公园里的人认了个脸熟,他们每天都会在差不多一样的时间出现在同样的地方,我把他们统称为“朝阳公园常驻户”。

我虽然也每天都会去朝阳公园,但自认不属于那群人。我通常从朝阳公园隐蔽的西南门进入,沿林荫小径在第一个岔路口左转,再在下一个有凉亭的三岔口直行,经过一道呈弯月状的小广场后,便能看到日暮河。我会在岸边停步,这时我的右手边会有一张面朝日暮河的公园长椅。

最近,这些“朝阳公园常驻户”中多出了一个大叔。

他会从下午开始在这张长椅上一直坐到傍晚。

除了我,没人发现。

-2.

我从未在这个时段坐在这里欣赏周围的景色。过了日光最猛烈的午后,但太阳还正挂当空,头顶的树荫正好挡住直射的光,给此处洒下一片阴凉;面前是墨绿暗沉但仍有粼粼波光的日暮河。

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近几年环境保护活动开展的轰轰烈烈,所以这条河虽偶见垃圾,但也还算干净,不像其他地方的河流一样散发着恶臭。

左前方是横跨日暮河的一座拱桥,因为太短,没有名字,所以人们都直接叫它日暮桥;下桥后再往前走一点就是朝阳公园最大的广场,傍晚时分隔着树丛掩映,还能看到舞动着的大妈们,但又因距离足够远,所以不会被她们音箱的舞曲吵到。

这处位置绝佳的公共长椅,怎么看都该是“兵家必争之地”。要不是那个大叔每天都提前各路人马一步坐在这个座位上,这个位置也不可能轮到他。

而今天,我来的比他更早。在这个座位坐了近半小时后,我按亮手机看了一眼,知道他要来了。

运动鞋被拖曳过草地,然后是一阵沉默。我收起放松倚靠的坐姿,直到身后的声音响起:“哟小伙子,很有眼光啊,挑中这个位置,这可是大叔我的专座。”

大叔有一只脚行动不便,他一边讲着话一边从椅背后缓缓绕出,然后在长椅的另一边坐下。

一切都如我预想的一般。

我微微松了口气,靠上椅背。

-3.

大叔坐下后,用手把跛了的那只脚搬到舒适的位置,开口问道:“小伙子这个时间坐在这里,失业了?”

我仿佛被戳中心事般尴尬的沉默了下,反问道:“你难道不是?”

“我可失业好久了,”大叔笑笑,说道,“看到我的脚了吗,之前因为一场意外跛了,开不了车了,于是就失业了。”

早在他说之前,我就已经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的脚了。

他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很明显,但当他坐下后就看不出来了。那伤不是一般的骨折,似乎是脚踝被扭伤后无法复原,导致踝部无法自如转动,行走的时候只能在地上拖动。


“这伤不是因为车祸吧?”我问。

“不是,就是有次跑步时急了点,年纪又大了,就好不了了。”大叔说。

他真的不年轻了,背已经有点佝偻,头也严重谢顶,露出大半细纹密布的额头,发色花白,衬上洗得泛白的衣物,让我一下子想到“中年失意”这个词来。

然而这些我并不在意,我更好奇别的东西。


“你这样行动很不方便吧,为什么还专门跑到公园来?”我问他。

“总要出来晒晒太阳,不然要发霉了。”大叔努力挺直了下腰,嘴角弯的很勉强。

我知道他已和妻子分居,正在办理离婚手续;儿子也已和他断绝关系;再加上失业的三重打击,他如今的表现已经乐观的出乎我的意料了。

又少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我感觉我的决心正在被时间渐渐消磨。


午后的阳光从叶隙中温温柔柔地洒落下来,鸟儿在朝阳公园深处清脆鸣叫。我看着面前沉静流淌着的日暮河,心却前所未有的不安起来。

我十指交叉,双手紧扣至指尖泛白,强迫自己忘记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半年前那个漆黑的雨夜的场景:黑色的、红色的,与一晃而过的人惊惶的脸。

-4.

“你心态挺好。”我去河对面的自助贩售机买了两罐啤酒回来,递了一罐给大叔,“请你的。”

“那我不客气了。”大叔笑吟吟地接过开了罐,喝了一口感叹道:“都到知天命的年纪了,也算是半只脚踏进棺材了,能不好吗。”

“不过还是想为社会干点什么,比如你啊小伙子,”他突然侧过身打量起我来,害我悚然一惊,“年纪轻轻的,前途无量,不要活得那么......”他似乎把本来的词吞了回去,换成了这个词,“颓废。”

这个形容词让我一下子怀疑起我自己来。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深灰色圆领T恤衫套黑色棉马甲,下身是黑色休闲裤;抬手摸了下下巴,胡子有刮;可能头发稍微长了点,但我不觉得能跟“颓废”这个词搭边。


“什么意思?我哪里看起来颓废吗?”我问道。

大叔挥舞了下手臂,“你让人......感受不到朝气。”

我怀疑地盯向他的眼睛,大叔很快移开视线,然后掩饰般的猛灌了一口啤酒,又移回来扫了我捏着啤酒的手一眼。

“你还没结婚啊?”他问。

听我承认之后又问:“女朋友也没有?”

“没有,”我没觉得这有什么,“像你说的,我还年轻,现在事业比较重要。”

大叔沉默了会,直到他手中的啤酒铝罐被按出响声才惊醒般开口说:“挺好,挺好。”

“小伙子挺有事业心,挺好。”

他盯着日暮河,又喝了口酒,仿佛喃喃自语。

-5.

“你不是这里人吧,之前都没见过你。”我问道。

“是啊,我前几天才搬来的,就住那边。”他指指西南方向。

我问这问题的本意是让自己吃个定心丸,冷静下来,但没有用,我的心率还是略高于正常水平。

太阳渐渐西移,四周也昏暗下来。我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将近下午四点,附近的中小学要放学了。我低头沉默地转了会手里的啤酒罐,顶着纷乱的思绪艰难地思考着决定。


有些事,凭着胆气横生可以干第一次,第二次却只会瞻前顾后畏手畏脚。

我吐出一口气,准备站起身时,大叔突然开口了:“你知道我的脚怎么跛的吗?”

这个问题一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不是跑步摔到了吗?”

这明明是他刚刚告诉我的。

“这么说也没错,但是一般跑步摔倒不至于这么严重。”

“什么意思?”

大叔没回答,把啤酒罐放在椅子上,起身别扭地拖着瘸着的左脚移动到了日暮河堤旁,背对着我。

我才注意到在这有些凉的初春他穿得过于单薄了,他的白衬衫却汗湿了一小块,贴在背部的肌肤上。

“我不小心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我吓得转身就跑,慌不择路。路上太黑,杂物又多,一不小心就摔成这样了。”

听到这句话,我猛地站起身来。“你......”

“是不是很熟悉,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大叔转过身,掏出一包软玉溪,点了一根抽了起来,“这烟真贵,不过口感真他妈爽。我平时都只舍得抽白沙。”

“剩下的便宜你了。“大叔说着把手里剩下的软玉溪整包丢给我。

我被他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弄得心慌意乱,下意识地接了烟追问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见我心急如焚,大叔却开始慢悠悠的讲故事:“半年前的那个杀人案新闻你还记得吧,凶手还在逃逸那个。

“那天我很不走运,下了很大的暴雨却忘了带伞,我急着赶回家,就难得抄了一次近路,结果正好撞到了那个现场。”

我咽了口口水,有汗划过鬓角。


“后来我不断的想,要是那天我没有走那条路,我就不会因为摔倒跛脚,不会因此失业,不会被迫搬家,不会因此和老婆离婚,如果那天,我没有看到那个凶手的话。”

他说完,抬头看向我。

“不过这些,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早都知道了吧。”


初春的寒意渐渐深入我的骨髓。我感觉四肢僵硬,不再受我控制。我看到我自己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揪住了他的领子。那半包红顶波点的软玉溪已被我捏变了形。

我听到我的声音从嗓子深处爬出,沙哑失真,“你他妈到底想说什么!”

大叔被我揪着领子,脸上的笑容有点扭曲。他把我手指一根根掰开,然后突然高声叫道:“救命啊!杀人了!”

他突然爆发的叫喊仿若在我面前投下一枚炸弹,我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头晕耳聋。我已无法操控我的身体,我的声音艰难的、一字一句从我抽动的嘴中逃出:“你就不怕我......”

然而他的举动已告诉我答案。

他挥舞着双手朝后倒去,滚下深深的日暮河堤。

片刻后我才反应过来,我转动我僵硬如石塑的脖子向下看去,他躺在碎石密布的日暮河滩涂上、一动不动。

我抬起头,对面是刚放学的中小学生,他们看着我,在尖叫。

我退后两步,转身就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北方的冬日里,即使阳光明媚,也只是一个没有温度的太阳,触不到一丝丝温暖!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
    烟雨縹缃阅读 143评论 4 13
  • 我不过是喊不出你们的名字啊同学朋友同事以及几面之缘我们曾有的三天四天五年六年我不过是想知道你们的名字啊过道里街两旁...
    Amaorent阿毛的空瓶子阅读 55评论 4 8
  • 时间也许会消磨记忆,但它抹不去刻在灵魂深处的痕迹。 八岁,停留在幼时的呼吸,像是在提醒着我,我也是平凡世界的一员。...
    未知生物N阅读 27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