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战争背后的始作俑者——沙逊犹太贩毒家族的崛起与落幕

导语:二次鸦片战争战败,加之境内海量的吸毒人群,使得我们背上了“东亚病夫”的称号。然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向中国输入最多鸦片的其实是一群犹太贩毒集团,其中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是沙逊家族所开办的沙逊洋行。沙逊家族通过贩卖毒品获得了巨额利润,使得该家族享有东方罗斯柴尔德家族之称。

犹太贩毒集团——两次鸦片战争的受益者

1840至1842年英国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最终以南京条约的签订而结束,此后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战败之后,鸦片如同洪水一样涌入,使得国民身体素质急剧下降,经济水平每况愈下。

1856年至1860年英法两国对中国又发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后火烧圆明园,并逼迫清政府签订相关条约。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后果是——列强涌入中国的鸦片,清政府只能收取一次税。

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前,林则徐给英国女皇写过一封信,信中说:“查该国距内地六七万里,而夷船争来贸易者,为获利之厚故耳。以中国之利利外夷,是夷人所获之厚利,皆从华民分去。岂有反以毒物害华民之理。即夷人未必有心为害,而贪利之极,不顾害人,试问天良安在?闻该国禁食甚严,是固明知之为害也。既不使为害于该国,则他国尚不可移害,况中国乎?”

这封信的核心意思是,你们英国人不吸鸦片,却拿鸦片来害我们,这太无耻了!

可惜,林则徐的看法其实并不完全正确。

英国人在19世纪确实不“吸”鸦片,但他们“喝”鸦片酒(鸦片酊 Laudanum),不单是英国,整个欧洲都流行“喝”。曾经派使者见乾隆皇帝的英王乔治三世就是一个鸦片酒鬼,乔治三世发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的继任者乔治四世同样喜欢喝鸦片酒。

题外话,在欧洲街头贩卖鸦片酒的商贩大都是犹太人。

鸦片战争前夕,即1837年登基的维多利亚女王非常讨厌鸦片,她认为鸦片酊令英国男人失去了阳刚之气,喝鸦片酒的男人个个都是病鬼,但她并没有在法律层面禁止喝鸦片酒。

彼时的中国,通常把吸食鸦片叫做抽大烟。在雍正年间,清政府已经意识到鸦片带来的危害,并时常施行禁烟措施,但是由于民间一直把鸦片当成一种灵丹妙药,这些禁烟措施往往收效甚微。

林则徐早年是一个坚定的禁烟者,但是在晚年却对鸦片产生了180度的态度转变,提出了种植罂粟来弥补财政空缺、并抵御外国鸦片的看法,这是因为他看到鸦片种植所带来的巨大财政收入。

在普通人眼中还有一个认识错误——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向中国倾销毒品的主体是东印度公司。

这个观点是有误的,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东印度公司卖鸦片的比例可以忽略不计,当时英国政府已经把鸦片经营权从东印度公司让渡给了犹太鸦片贩子。

因此向中国直接贩卖鸦片的不是英国政府,也不是东印度公司,而是向英国政府缴纳了大量税金的家族式犹太贩毒集团。不过这些犹太家族都是英国国籍,说英国人向中国输入鸦片毒品也没有错。

犹太贩毒家族的来历

犹太民族流浪了几千年,根据流浪的位置主要存在以下几个分支:

第一支德系犹太人(Ashkenazim);

第二支西班牙系犹太人(Sephardim);

第三支阿拉伯系犹太人(Mizrahim);

第四支非洲系犹太人(Ethiopian)。

贩卖鸦片的犹太人主要是西班牙系塞法迪犹太人(Sephardi Jews),历史上长期生活在伊比利亚半岛上(西班牙、葡萄牙两国),大约占犹太人总数的20%。

1553年,葡萄牙人用欺骗的手段占据了澳门,塞法迪犹太人跟着葡萄牙人向中国贩卖鸦片,但是量并不大。从已有的资料来看,当时明朝一年进口的鸦片也就100来箱,塞法迪犹太人占据的比例最多也就5、6箱。

犹太贩毒家族主要有:沙逊(Sassoon)、嘉道理(Kadoorie)、哈同(Hardoon)、亚伯拉罕(Abraham)、所罗门(Solomon)、埃兹拉(Ezra)、托依格(Toeg)、海亦姆(Hayim)、索福(Sopher)等家族,其中最有名的是沙逊家族。

自1840年以来,犹太人的鸦片生意逐渐由沙逊家族主导,也由此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贩毒集团。

大卫·沙逊——贩毒家族的开创者

如果单纯以贩毒数量作为衡量标准,大卫·沙逊可谓是史上最大的毒品贩子,后世的任何毒枭、毒品贩子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他和其他毒枭最大的区别在于,他的罪行没有人记得。

1792年,大卫·沙逊出生在巴格达(当时属奥斯曼帝国管辖)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30岁之前生活过得顺风顺水,任职当地首席财政官,直到1821年新来了一位行政长官,他的美好人生起了波折。

新行政长官叫达乌德,上任就杀了一位叫埃兹拉的犹太人族长,大卫·沙逊看到新上司对犹太人杀气腾腾,连忙私下越级打报告,请求奥斯曼帝国政府将达乌德撤职查办。

得知大卫打小报告后,达乌德立刻展开反击,他以大卫·沙逊开银行放高利贷、贪污受贿之类的理由,同样上报给政府,企图将其定罪。达乌德的报告得到了一些高级官员的认可,大卫·沙逊形势岌岌可危。

大卫·沙逊一看情况对自己不利,立马在1829年带领全家逃亡,辗转多地后,在1832年获得英国国籍,紧接着第二年就把全部家族财产转移到了印度孟买,并定居下来。

这一年任印度孟买总督的罗伯特·格兰特正利用各种势力影响英国议会,想要通过一则法令,来废止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的专利权和垄断特权。有阴谋论者认为,英国政府作出这个决定,和大卫·沙逊等一票犹太家族背后的游说、行贿有很大关系。

法案通过后,大卫·沙逊在孟买设立了沙逊洋行,经营着英国、印度的棉纺织品、东方织物、波斯湾土特产等贸易,以及向中国走私鸦片。凭借着犹太人的经商天赋,大卫·沙逊很快就成为孟买最富有的人之一。

与此同时,原本顺风顺水的东印度公司,主营的鸦片生意突然一落千丈,到了1840年,东印度公司经营的鸦片生意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另一边,沙逊洋行经营着很多生意,但最赚钱的行当还是向中国走私鸦片,销量实在太好了,连他的竞争对手都眼红地说道:“黄金雪片似地向大卫·沙逊飞去。”

沙逊洋行的鸦片走私也给英国政府带来了巨大的财富,顺便也解决了中英之间巨大的贸易逆差。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极度反感鸦片的维多利亚女王突然转变态度,支持并命令英国政府授予沙逊贩毒家族更大更多的权利,如在棉制品、丝绸等贸易中给予沙逊洋行更大的便利,尤其是在生产鸦片的环节给予更大的政策倾斜。

资料显示1836年鸦片贸易量超过3万箱(不包括偷税漏税的走私鸦片),97%以上是被犹太鸦片商贩控制,沙逊家族控制量一般认为是在20%左右。大卫·沙逊以及他两个妻子所生的八个儿子全部都全身心地投入鸦片贸易之中,他们赚到的钱,数都数不过来。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沙逊洋行的崛起

道光十八年,即1838年英国鸦片商贩遇到了麻烦,道光皇帝派时任湖广总督兼兵部尚书的林则徐,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前往广州禁烟。一场影响中国上百年历史的禁烟运动,就此拉开序幕。

林则徐到了广州,就立刻逼迫以沙逊洋行为首的英国犹太毒贩交出走私鸦片,并在虎门进行集中销毁,根据清朝的官方记录显示,总共销毁了1万9千多箱鸦片。

看着被销毁的鸦片,犹太商贩们心疼不已,更心疼的是以后不能继续贩卖鸦片。于是以大卫·沙逊为主的犹太家族,出钱出力游说英国政府替他们出头,挽回经济损失。

沙逊家族和另一个非常有势力的犹太家族,即罗斯柴尔德家族是亲家,这个家族按当时的话来说,主要是放印子钱,即高利贷的,虽然没有经营贩卖鸦片生意,但与沙逊家族有着非常深厚的合作与利益关系。

于是鸦片战争的起源有这么一种说法,正是由于沙逊家族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共同游说,才使得英国议会以微弱的优势,投票通过了英国政府发动对华的惩罚战争。这一幕,在谢晋导演的《鸦片战争》电影中再现了。

然而根据最新的资料显示,英国议会却是以271票反对、262票支持的结果,否决了对华战争法案,但此时英国的舰队已经在前往中国的路上。也就是说,英国发动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并非议会决定,而是由当时的英国首相授权。

鸦片战争之后,英国政府一直诡辩,他们发起的是一场关于贸易的战争,只字不提鸦片。马克思看不下去这种无耻说法,专门撰文揭露并批判英国政府,在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16年后,即1858年写过一篇《鸦片贸易》的文章,里面重点批判了英国政府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做法!

“英国政府以帝国政府的资格,装作与鸦片贸易全无关系,甚至订立禁止这种贸易的法令。可是又强迫孟加拉省种植鸦片,最后运往加尔各答,由政府标价拍卖,把它从国家官吏手中移交给投机商人,然后转入走私商人的手中,运入中国……”

马克思讲的投机商人,其实大部分人都是他的犹太人同胞,即以大卫·沙逊为主的犹太家族。从综合资料来看,林则徐收缴的鸦片中有接近一半是沙逊家族的。因此可以说,第一次鸦片战争,就是英国政府为沙逊家族为首的犹太毒贩发动的。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大卫·沙逊迅速出手,带领八个儿子,先后在香港、广州、上海成立沙逊洋行。其中上海的业务发展最好,尤其是鸦片业务,因此上海很快就变成沙逊洋行在华的业务中心,其地位远超香港和广州。

第二次鸦片战争成就东方罗斯柴尔德家族

1860年,英国联合法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让鸦片贸易在中国彻底合法化,沙逊洋行也由此依靠鸦片生意更上一层楼。沙逊家族的富可敌国,让他们有了东方罗斯柴尔德家族之称。

根据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的《天津条约》规定,外国运入中国境内的鸦片每百斤仅纳进口税三十两,并规定清政府不得重复收税,比如鸦片从广州下船后,辗转湖南、湖北等地,最终卖到了北京的一个消费者手上,中途不管流转了多少次,清政府只能收一次三十两的税费。

沙逊家族在中国贩卖鸦片只要缴纳一次极低的固定税,驱使大量的毒品买办成了沙逊洋行的经销商,因为他们贩卖沙逊洋行的鸦片也无需缴税。这无疑使得沙逊家族的贩毒业务更加红火起来,赚得盆满钵满。

题外话,汇丰银行也是大卫·沙逊于1864年8月伙同其他洋行共同创办的,主要业务资金流通来源于自己及同行的鸦片买卖生意。

1864年11月7日,71岁的大卫·沙逊在印度死亡,而沙逊家族借着鸦片这个稳赚不赔的毒品生意,再加上汇丰银行的相关操作继续上演着远东商业的暗黑传奇。

1861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后,掌握制海权的北方即对南方实施海上封闭,美国南方对世界市场的原棉供给立即中断。英国棉纺织业只得转向印度的棉花,印棉价格随即暴涨。

1866年全球金融业的棉花危机开始了,因为贷款的商人还不起银行的钱,导致坏账数量急剧上升,仅这一年,英国就倒闭了17家大银行。

然而此时的汇丰银行却过得不错,并极速地扩张,成为香港最大的发钞银行、港英政府的出纳银行、所有在华同行的结算银行。这一切都因为背后的沙逊家族通过贩卖鸦片,可以源源不断提供的现大洋。

沙逊家族贩卖鸦片的独特之处

沙逊家族能在众多鸦片商贩中拔得头筹,占据了国外输入中国鸦片的70%的份额,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有犹太人精明的商业理念——厚利多销,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1、有强大的军事武装为其撑腰,纵观人类历史,从来没有哪个国家像英国一样无耻,以国家层面的军事力量为毒贩开道。这种做派,比如今的塔利班还不如,其在即将夺取阿富汗政权的时候,还雷厉风行地进行了禁毒措施,且成效显著。

2、沙逊贩毒集团创始人大卫·沙逊的经历与特质,具有天然的贩毒潜质,并成功地激发出来。当时世界鸦片的主产区是土耳其,后来又扩张到印度,在两个罂粟原产地,大卫·沙逊都深受欢迎。

3、强大的资本支持。当时世界上最有钱的家族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第二有钱的就是靠鸦片发财的沙逊家族。而两个家族是亲家,为同一支的犹太人。说这两个家族富可敌国可不掺一点水分。有人说和珅有钱,他家的钱比大清的国库还多。而这两个犹太家族的钱可以瞬间秒掉大清朝的国库,哪怕是和珅过来对比也是一个渣渣。

4、沙逊洋行在鸦片的研发、生产、运输、销售以其各种独特的手段,令其它商贩毫无还手之力,并就此退出贩卖鸦片行列,由此确立了绝对垄断的地位。

在罂粟的规模化种植与加工中,沙逊贩毒集团有着独特的一套做法。沙逊洋行根据英国殖民地的不同地域条件,不断改良种植的罂粟品类,尤其是在大本营孟加拉地区投入最多。

很快,孟加拉大烟的品质直线上升。同时可以看到,孟加拉作为一个穆斯林地区,能够接纳犹太人,这与大卫·沙逊的早期经历紧密相关。从装扮上看,除了宗教信仰外,很难分辨出他是犹太人还是阿拉伯人。因此他在孟加拉推广鸦片种植和收购有着天然的优势。

沙逊洋行之所以能打败怡和洋行、宝顺洋行(其他英国鸦片贩子)等,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沙逊集团能够轻易调动大量人员到孟加拉的鸦片地头上,跟农民直接签订收购协议。并且能用印子钱的方式,先期提供大量的资金与鸦片种植技术给贫苦的农民种植鸦片。前提是——生产出的生鸦片只能卖给沙逊洋行。当然应该给英国政府的钱,沙逊洋行是一个子儿都不会少。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英国殖民地政府以及军队,就是他们的强力武装保镖。

从鸦片品质上来说,沙逊的贩毒集团恪守生产制作的质量标准,包括鸦片的形状,各种成色,是否便于运输等都胜过其他毒贩一筹,更是远胜过中国产的川土。其他洋行就算有钱,也只能收购到一些质量很差的烟土。

在销售方面,沙逊贩毒集团更是创造了奇迹,他们给中国的毒品买办经销商相当优惠的折扣,条件就是——这些经销商不能够卖中国土烟,也不能用中国本地的鸦片冒充“洋药”,更不能低价倾销与串货。在这些销售细则上他们有着严格的规定与对应的奖惩措施。

而毒品买办们欣然接受沙逊洋行的要求,因为这样沙逊洋行提供的毒品卖得更快,且卖得贵,他们能赚的更多,傻子才不接受呢。

对于沙逊家族来说,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干,除了鸦片的品质外,还是跟税有关。因为沙逊洋行出来的毒品只需要缴纳两次固定的税,即:

在印度装船前,给英国政府缴一次税;

到中国后,固定地缴30块银元一箱的税。

对于中国本地的毒贩来说,他们跟沙逊合作等于变相地受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恩泽",他们卖洋药跟卖四川等地的川土相比,相当于可以少缴很多保护费了!

此外,沙逊洋行还有详细的用户抽大烟的调查报告。比如一个烟鬼,一个品种的大烟一年最多需要7斤,大部分人一年只需要1斤。并且细分到各种口味,这些都便于他们改进鸦片的生产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沙逊洋行还专门分析了中国人抽鸦片这种吸毒方式的重要特征。当时的西方人,对中国人抽鸦片有所耳闻,他们认为抽大烟就跟吸烟一样。而沙逊洋行出具的特征分析报告显示,抽鸦片不是站着或者行走吸的,都是躺着吸食,原因是瘾君子完全沉醉在吸毒上瘾的幻想快感之中,根本站不起来,也不会动。他们还认为,如果是站着吸食鸦片,必将会导致鸦片销量大跌。

沙逊洋行在中国贩卖鸦片长达1个世纪,获利最少4.5亿银元,差不多从当时的每个中国人身上掏走了1个银元,这个数字比庚子赔款的金额还要高。可以说,沙逊家族富可敌国是建立在大量中国人家破人亡的基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