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角时代》第七章:13、周立志的终局

第七章:洗净铅华

——轮回火宅,沉溺苦海,长夜执固,终不能改

13、周立志谢幕

我是个文科生,在整个高中数学科从未及过格,文科是讲究广度的人文学科,它不要求深度,但音乐似乎不怎么像文科,因为它要求钻研的深度,就如同理科一样,如果说我文科学得还不错,但最基本的记忆能力却相当差劲,如果说起我音乐的造诣,也谈不上多深,广度也相当有限。

总之我凭借的不是记忆而是理解的能力让文理学科在生命中取得微妙的平衡,与周立志相当迥异的是,他总是强迫自己背诵大段的文章诗句作为各种工具与手段,以便在交际应酬中如鱼得水显示出儒将睿智的风采,而我总是无法记下书中细节词句与华美篇章,甚至连人物都记不住,但能大概的总结出其中想要表达的观点与思想,内化到我的世界观与价值观里去,作为潜移默化影响性格的成分,不自知的应用到生活中去。

我最开始喜欢读哲学,后来才喜欢看历史,因为后者总不会那么艰涩,它是一个个故事拼凑而成的一种巨大的历史观,在这里我发现了因果报应的存在,显示出无比怪异的循环往复和离奇巧合,颇让我感到惊奇。

在乱世中尤其如此,三国乃至魏晋南北朝这段历史里,曹丕篡汉家天下,又被司马氏篡位而成晋朝,到了最后东晋出了个西汉楚元王的后代刘裕把晋朝给篡了,不得不令人拍案叫绝,更绝的是,到了唐朝末年,后梁篡位,朱温指使他人闯入唐昭宗殿内欲行刺,昭宗只能绕着殿内柱子逃命,最后毙命于剑下,等到朱温坐上了宝座,自己的私生子朱友硅想篡位,指使马夫来行刺,这时便轮到朱温自己绕着殿内柱子逃命了,最后仍被一剑透胸,历史上总有这样惊人的巧合,不胜枚举,于是我有了一个这样的理解:

一个擅长某件事的人,必定也会失败于自己擅长的某件事上。善刀兵者,必死于刀兵,玩火者必自焚,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周立志从大学起嗜赌成性,但未入魔道成痴,完全在于他的性格就是利用一切可利用之物来达到对这个世界目标的追求,一如奔跑在丛林中的原始人,工具不好用了,磨一磨凑合着再用,实在不能用,能舍便舍,不能舍的就是娱乐爱好,他躺在宿舍的下铺死记硬背武侠小说热血澎湃的桥段,不能证明他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同理他热爱打牌赌博,也不能证明他毫无半点才学,一句话,所有事物,皆为工具。

“你们懂什么,小赌怡情,大赌养家糊口!瞧我的!”在他找我借钱扳本屡次被拒后,对我不敢冒险的懦弱和一毛不拔的抠门持鄙视与唾弃的态度,待到山穷水尽时,周立志必然奋起拼死一搏,以全押all in 的方式震慑四方,有时必然会尝到置死地而后生的强烈愉悦感,我相信这样的刺激,令其一生陶然沉醉,深刻铭记,并镌刻在他的基因里。

对待周遭事物他以工具论,对待自己也可以下得去手。在音乐系的环境里,每个艺术家都异常小心的对待自己的穿着与发型,19岁时的周立志可以抛弃秀发,以光头形象示人,表示“从头再来,不追不罢休”,为此抱得美人归,甚至在与体育系的冲突里,他身先士卒,拿着棒球棍照着自己的脸狠命拍下去,顿时血流满面,并可怖的冲向人群,将体育系一干身强力壮者吓得四散逃窜。在流落广州的时期,疑似是诈骗的活动,他谨慎的找地方保管好财物,拿着两百块钱直接深入窝点一探究竟,林林总总的事迹都表明,周立志在阴柔的外表下,有一个截然不同的黑暗钢铁内核。

但很可惜的是,他只是一个乡镇中学的音乐教师,走得太顺了,所以他没法理解我对这个职业一番痛彻心扉的见解,因为一个总摔跟斗的人,他没那个闲工夫来探究这个人摔跟头行为背后的原理,他把我这一切归结为运气差,孽债多,丝毫没有察觉这个职业的脆弱性和社会地位的低下,甚至有多半的成分要依靠外力的支撑,这样的局面是危险的,即便他用了好几根柱子来作为外力的支援,却没有想过用自己的能力,去干一件与教育无关的事情,以作可能全盘皆输后的保全措施。

这个世界99%的人会失败,100%的原因就在于路径依赖。

跟我一样,当周立志他们抛开自己专业上的优势与职业上的稳定后,在这个茫茫世界里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如今这个产业开始急剧衰落,夕阳虚假的辉煌正映照在周立志赖以依靠的柱子上,而我早已开始规划逃亡的路线。

没有哪一座山可以永葆万年的依靠,公办学校的校长也是要走人的,这个奉周立志为艺考升学率之依靠的校长,奠定了周立志前期草创最稳固的基础,也让他能腾出手来开辟幼儿园,又可以让他拿着赚来的第一桶金跑到市区发展艺校,建立了从学校到乡镇,乡镇到市区多节点的人脉圈,8年前,校长换了新的,带来一套新的班子人马,同时带来所有音乐教师的魔障:好几个同行。

周立志的势力被相应削弱是肯定的事实,仗着前几年的成绩,他还可以像我们学校的李老师那样力压众敌,但他不是愚蠢的李老师,他看到了我的前车之鉴,趁着几个音乐老师脚跟还没站稳,就给她们张罗幼儿园、市区艺校的兼职生意,再以保障学校升学率大局为名开了个会,联络好了老徐摆明了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回扣价格,愿意的加入进去一起干,不愿意的尝到被排挤的后果也只能加入进来,在校长更换的后几年里,周立志还是能暂时维持住学校的基本盘。

终究再好的肉里也有几根蛮筋,有些关系户不是周立志能摆的平的,所以随着领导一届一届的走马观花般的换,这样的联合不免有所动摇和分合,在这点上周立志用了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所以他沿着教育的这一条路往外发展,不惜以豪赌的心态,在校长还没换的时候居安思危开起了幼儿园,在校长要换的时候跑到了市区,以省会为目标,最终摆脱局于一隅的小学校,那时候,台上换了谁,他都有了独立自主的硬气。

虽然最终他企及了目标,但没猜到天数有变,在省会还没站稳,就被疫情一阵风吹了个稀里哗啦,市场迅速萧条,一下子断了来源,幼儿园,艺校和省会机构三方嗷嗷待哺,周立志必须舍掉其中一个救济其他两个,我对他想要拆掉市区的艺校表示反对,

“这绝对是一步臭棋,你好不容易发展到了市区,如今却又在打回乡镇安稳的算盘?”

周立志认为省会必须要救,这是他最终目标,幼儿园是基础来源,也是他在老家的根据地,只有市区的志高艺校暂时没招新老师,学生大多也带到了省会,留着不少硬件,也能转个好价钱,他想动手。

“志高你如果不留,省会不成,直接打回乡镇,更何况你那幼儿园已经削去一半面积了,你再想想,省会失利退而有守就是这里,这里还有我跟沙老板一起撑着,更何况了,幼儿园你觉得有多少生源?”

周立志听完我对人口现状况表示的悲观态度,不以为然:“乡下你还怕别人不生孩子了?放心,我没觉得人少!还有,你说乡镇人口尽流出,人家一口气生3个,瞧瞧我那邻居穷成那样还养两个呢,往哪放?还不是在自家带着?”

说完他的赌性又上来了,一拍桌子:“老子最终是要与老徐平起平坐的,不然去省会我图个什么,要么就赢,坐稳大城市的椅子,要么就输,回乡下种田,这次我就跟他全押,最后剩个幼儿园保底,也能拿出来顶死他!”

他输不起,他不是小黑,可以二度惨败,赢不了,一辈子都被老徐牵制。

暑假遭大败后,周立志被迫与老徐联合了起来,好不容易积攒的学生由于彭彪和小黑的背叛与逃跑陷入联考改革如何考试的困境里,周立志眼睁睁的耷拉下脸面,把这些学生交给了老徐的机构暂管,为了保持对生源的掌控力,他还强制要求特定专长的学生仍然在特定时间回志高上课,并多方面从学生那儿探听到改革的方案和机制,以及新的评委教授。这样好不容易捱到后疫情时代的第一场联考结束,捱完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焦灼等待手下学生的成绩,这才为平平无奇稍有下降的水平松了一口气。

但我们学校可不一样,几个音美教师轮番在群里报喜,一看录取的学校全是不入流的野鸡大学,我马上表示祝贺,并写上措辞强烈的“喜报”发于各类社交平台媒体网页,极大的彰显了本校音美教师的能耐,遭到全市网民口诛笔伐一致声讨。最后引来刘校长年底在会上的回应:“瞧瞧那些成绩,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到了2021年年初,又是一批从各处关系里输入来的生源,从各处汇集到了志高艺校,照例先要开个大会,就安排在西南角那个乐理教室里集合坐定,我们三人一进去,就明显感觉到人数少了很多,往年一个这样的梯形教室,8层结构,坐得满满当当,人多的时候只能倚在窗边站一溜儿,这次最多坐满了4排,显得空空荡荡,等把事情宣讲完毕,我们走了出来,周立志还在怀疑:“该不是老徐上届带的好,挖老子的墙角?”我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大家现在还是联合着的,挖了多一个学生,钱也不会多一分,根本没有必要。

虽然老徐没有挖墙角,但周立志却积极的挖起了墙角,他先是把彭彪叫了回来,好生打点了一番他背后的那个音乐教授,以聘请的方式请教授到志高进行视唱练耳的上课培训,彭彪负责每日考试,这样一来,志高原本按惯例过去老徐那边培训的学生,分出了一门主修科目必须回志高学习,而且还是教授级的噱头,成功分化了部分学生,掌控力得到了极大地加强。

本来有些专业归志高来管理,这次动了一根小指头,周立志怕惊动老徐,推说彭彪混不下去了,找口饭吃,老徐跟彭彪不是很熟,也就作罢,对课程分润做了些调整,大概敷衍过去了,然后他在自己家乡的学生群体里头搞宣传,意图要把老徐那边的同乡学生也拉过来上视唱练耳,借此分化老徐的学生,大不了亏些钱给老徐,拉动口碑才是长远之计。

从去年年底到5月,因为志高在本市的撤离,再加上志高在省会的萧条,没我什么可以做的事,罗冲的公司被大公司合并,依然是法定代表人之一,演出活动也是大为缩减,僧多粥少他都带不了几个亲信运营,我就更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大家为难,索性暂时脱了圈,刷新思想后开始改行。但我不知道周立志瞒着我们在省会搞花招,拿志高赌明天。

他让学生和家长先在关于志高的培训合同上签字,意思就是经过你们的允许,为了更好的适应联考改革的规则,考取理想中的大学,故需要金点艺校的大力协助,实际上志高完全可以胜任,划分两所艺校在专业上的分配,在责任上,他把是否过专业线的合同履行推给了老徐,学生必须交5000元代理费,一旦专业过线,代理费就生效,要是没有过专业线,直接要求金点艺校,也就是老徐,按合同返还全款。

周立志一直对生源和家长都宣称金点艺校是合作代理关系,取长补短,强强联合的模式,但老徐并不知道从志高来的学生签订了这么一份合同,他还是按此前约定好的合同,过专业线就给周立志回扣,只不过这一万五的回扣,要减去志高承担了的视唱练耳和其他专业上的费用。实际上这么一搞,风险全到了老徐头上,回扣照拿,代理费到手,志高的课也在赚,学生签了两份合同,多出来的羊毛还是出在了羊身上。

家长虽然不傻,但一看周立志和老徐往年的成绩璀璨,纷纷动了心,周立志觉得跟老徐合作了快二十年,鲜有不过专业线的例外,所以他相当有信心,打算就此押上一注,寄望如往年一样毫无例外。

因为从同学关系来的学生大家都知根知底,但省会的散兵游勇到了志高,周立志便绝口不提金点艺校,直接收了学费自己教,还请了几个想赚点钱的在校大学生,一看形势正好,又把半路逃跑的小黑重新拉了回来,颇有重整旗鼓东山再起的架势,志高艺校从年初的寥落空寂又恢复了热闹的景象。

年初才与学生签代理约,联考正好迫在眉睫,一个月后成绩一公布,周立志慌慌张张给我打电话,强装镇定跟我说可能坏了菜了,说是高考科目今年改组合,音乐有些专业录取分数突然改掉了概率,有的居然跟普通本科一个分数线,这下他在老徐那儿的学生没过线的有13个,自己私下收的有4个也没过线,15%的不及格率,老徐的金点也被连累搞出历史新高8%的不良率,说正在劝学生和家长退而求其次观望下二本以下的院校,以求合同能履行。

我开始还在安慰他,至少大部分还是过关的,慢慢再来,但是这厮明显不对劲,支支吾吾的欲言又止,结结巴巴说这次高考突然改革改组合模式,这群学生的文化分可能也很危险,到时候会连裤子都输掉,我觉得周立志二十年来从没这样胆怯过,我吼了一句:“你他妈的该不是又把什么给赌上了吧?”

原本认为不过线只是退钱亏损的小事,我意识到事情不大对劲,把周竞从乡镇幼儿园里叫出来,跑到省会把周立志拉了出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学生其实签了两份合同,想着从老徐那救回来点损失,我心里大喊不好,问他合同是谁起草的,周立志觉得自己文学造诣高自己原创了合同,我问他免责条款有吗,他说都推给金点艺校了。

我打开那份合同就知道完蛋了,对周立志说,老徐肯定是不知道的,你这叫无权代理懂吗?老徐要是知道了,他会同意吗?周立志说肯定不会,我说那就对了,金点不追认,这份允诺合同就是无效!不仅学生家长来追究你的责任了,金点也要追究你的责任,合同里两个条款因为统统无效,代理费不仅要退,金点也不会退还不过线学生的学费!大家全找你要!你承担得起吗!

现在周立志只能希望老徐不知道或者压根不懂这件事的后果,但很快,老徐就发现了学生的阴阳合同,金点立马把所有学生叫去开会把事情公开,并跟周立志算账:“你小子可真够阴的,二十年同学你就这么算计我,我帮你的忙,你挖我的墙,好小子,这些学生你自己领回去负责,同学一场我可以不计较损失,回扣是没有了,不过线的责任你自己看着办!”

周立志开始死鸭子嘴硬怼了几句,后来家长找他理论的越来越多,大家只好都在那儿劝,说先回去参加高考看完成绩再做定夺,毕竟还有其他院校可以考虑,哪知道家长们不依不饶,说保证不能履行就得给退钱!我只好劝周立志先把代理费给退了,其他再想办法,先拖一下。

临近高考不到两个月,返回周立志学校的学生家长一看文化分数考二本都无望,又纷纷跳起来要求按合同退返所有费用,有一拨人告到了教育局,周立志想拖也不可能拖了,乡镇教育局也是如此办事,先是把家长给压住,把消息憋住,把事情盖住,再把周立志叫过去,说如果事情闹大了,他们也保不了他,学校里几个被打压的关系户这下闹得更凶了,颇有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的架势,周立志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站在省会志高的门前,周立志用手按着太阳穴,眯缝着双眼看着那个崭新的招牌,如今它面临再次被取下的结局,17个学生,多达80几万的债务,那些过了线的学生,教育局也要求周立志退返部分学费,否则如此庞大的学生数量不这样处理,连工作都保不住。这样算下来,除去艺校必要的开支,那些剩下的学费连三分之一都填不满,志高艺校从历史中算是彻底的出局了。

我心里也清楚,老徐如果要告他,也是可以的,损失会更大,相信老徐念在了同学一场,放过了周立志,教育局如果不保他,这么大的数字足以构成刑责而坐牢,周立志要为了偿还债务,将原本只剩下一半的幼儿园也低价变卖了出去,还用自己的房子做了抵押,在高考来临前的重要时刻,逐步清偿了债务,乡镇教育局松了一口气,危机解除了,周立志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周立志从此失去了省会志高艺校的地盘,也丢掉了本市志高艺校,最后连乡镇幼儿园都没有保住,一下回到了当初草创的模样,一个普通又没有地位的音乐教师,混迹在学校里,连班主任都没法再担任,还得偿还房屋抵押的分期贷款,他的几个同行趁机互相开始抢夺特长生,但周立志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次的失败,失去了带特长生的资格。即便今后他想要东山再起,我相信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而今,大学时代一路走来的同学们,跟我一样,立于40岁的边界,我们的鬓角都开始微微冒出了白发,有人兴盛,有人破败,有人崛起,有人衰落,在看过那么多死走逃亡,分分合合的人事兴衰,我的心里变得波澜不惊,信仰早在某时某刻坍塌碎裂,理想也变得冰冷残酷,希望也许还是会有,只是它不会沿着路径的边界一直闪烁光芒,它也许存在在另外一侧未知世界的道路上。

看到周立志终于丧尽锐气的佝偻身影,这时我才发现他跟李老师一样,终于有了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他稀疏的头发突然变得花白,在高昂的发际线上闪烁着微光,二十年后,他骑着小电动车,送自己十几岁的女儿上学,夕阳西下时在街道的另一侧等她放学,脸上带着平静又略显悲伤的微笑。

每一个人都像是我生命舞台上的演员,无论他们曾经爆发过如何华美抑或黑暗的篇章,无论他们曾经如何影响了我的人生,他们总会有谢幕的时刻,在表演的最后,我平静的看着他们鞠躬,然后麻木的直起身,最后被两片时光黑色的帷幕从两边缓缓地关上,从此在舞台上消失。

但台下,却没有掌声。

(头条号阅读量 截止2020年3月30日)

连载其他部分请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部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906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698评论 1 257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242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257评论 0 18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076评论 1 26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12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09评论 2 27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55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45评论 6 23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13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76评论 2 216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33评论 1 231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87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96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44评论 3 21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51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9评论 0 169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44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789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