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埋葬了我的爱情

一贱霜寒十九州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九州


冬至,王老汉面馆,华灯早已点亮入夜,老街上,食客们的电动车你拥我抱地挤成一堆,一切都有如往常。

我抬起头,伸手摸向媳妇...

…的包里,

掏出纸巾,擦擦嘴,看向周围。

有的食客独自低着头酣畅地享受着美味的杂酱面,一口汤,一口面;有那六位年轻食客成群结伴,虽然面馆很小,小桌子一次只能坐下4个人,但是喜爱这种老味道的 几位朋友并不介意要分开坐在两张食桌上,他们一边攀谈,一边等待即将到来的杂酱面,他们年轻,炫酷,自信,生活对他们来说从来都不会有失望的地方,正如这碗杂酱面,打小开始吃起,就没有让大家失望过。

而我此刻已经知道有些事,再也不会回到从前了。

今天忙了一点,收工晚了一点,通常收工晚一点的话,我会邀上媳妇一起去老面馆,一碗面,一碗汤,简简单单,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老面馆里,一如既往滴忙活着,五六个食客看着手机,在局促的店门口排着队在收淫机前等着点餐,收银机前挂了一大串来不及撕掉的小票,盘旋在地上摞了一大圈,老板带着眼镜,盯着收音机的小屏幕,仔细地听着客人的点餐,小心地按着数字键,跟客人核对好后,打出小票,客人付过钱后领到一个标有数字的餐牌,然后调头就走进店里,等他的面和汤。

看到这个情形,我和媳妇的默契是媳妇排队,我去找座位。小店不大,7,8张小桌子,那种大学食堂里常见的小餐桌。小店里坐得满满当当,唯独有一张小桌前只坐了一个男子,他背对着我,我走到他的对面,坐下来问他,"这桌还有其他人没有?",他平淡地说:"没有。"于是我,安心地掏出手机,看看今天朋友圈里有什么奇葩的新鲜事儿。

这时候,媳妇已经买好单,过来找我。媳妇今天有些奇怪,平常她总是坐下,就看手机,可是今天,她怎么也做不下来。我抬头看看媳妇,发现她微微笑着,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我的对面,不怀好意地继续笑着。

我是一个很敏感的汉纸。

这种不怀好意的笑总会让我很警觉,这么多年来,我摸出了一些规律,每当媳妇有什么目的的时候,总是对我这样不怀好意地笑笑地看着我;我发现,不光是媳妇在这样看我,斜对面那张桌上的妹子,之前一直都在低头忙着吃面喝汤,这会儿不知道怎么的,她也闪闪烁烁地看我,我呢,很淡定,淡定缘于自信,因为我对自己的样貌很有信心绝对不会有妹子对我一见之后还会反复端详的,甚至包括我的媳妇,而且更让巧合的是,那个妹纸也是同样地看看我,再看看我对面的方向。

说时迟,那时快,一种天生面对危险的警觉,让我菊花一紧,然后漫不经心故作优雅地抬头看向我对面的方向。

然而,对面,那个低头吃面的男纸,有什么好看的,尽管他穿了一身和我差不多的衣服,尽管和我的衣服差不多的红,差不多的屌,但是,妈蛋,等我再看向媳妇,再看向斜对面的妹纸时,她们的笑容绽放了,那是一种历尽千辛万苦在计生委办下准生证的释怀。

我的面来了,汤也到了,我其实也很平淡,像我这种普普通通的升斗小民,撞个衫其实算得了什么,我又不是周杰棍,也不是什么双节轮,更不是什么教主,和一个穿着差不多衣服的男子,相对而坐,吃着一碗同样的面,喝着一碗同样的汤,这也是一种缘分,我是懂得珍惜的男人。

但是女人并不这样,所以这个世界才会这么糟糕。

"你这个衣服在哪里买的?"媳妇开始和对面的小哥搭讪了。

"中山路啊。"小哥搭腔了。但是这让我看低了他一分,是个女的找你搭讪,你就搭腔啊,不矜持,负分。

"和他的一模一样呢。"媳妇用手指指我。但是我注意到了,她没有说"老公"两个字。诶,算了,无心之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彼此之间仍然还保持着一份距离,我是一个知书达礼的汉纸,何必冲动之下,让这段距离变得更大呢,就给彼此一点空间吧。

"诶,是啊。差不多嘛。"

"你多少钱买的?"

"他的应该比我的。" shit,他也用"他"

"你买来多少钱?" 媳妇太露骨了。

"他的肯定比我的贵,我这个只要150。"

"你为什么觉得他的贵?"

我彻底成了局外人。

"你看他的衣服上面那个钉扣好像是铜的,料子比我的好。"

我这个人一向就事论事,对事物尽量保持客观的态度,尽管我已经看不上这位小哥了,但是他的眼力还是不错的,这说明他还有一些审美能力。

"他的花了320。"

"我这个可能就是他们店里断码,所以挂在外面卖的。"说着撩起衣服给我媳妇看他里面的牌子,上面写的英文是folllow up。

我媳妇也伸手撩起我的衣服,居然在同样位置,同样的布标,同样的英文。

"那他被宰了。"

那位小哥的语言过于简陋了,大家都在吃面,说这样的话,很容易给人一种血淋淋的感觉,看得出来他平时不是一个注意艺术修养的人。

我继续保持沉默,成熟的男人并且成功的男子通常都是我这样的,诶,很深沉,很蛋定,任你们倚天把剑赏菊花,大叔偏偏不说话,让你们高潮迟迟粗不来。

这小哥找到了说话的感觉:"衣服这个东西,讲不清楚,你别看他挂在店里面,其实都是一样进货过来的。就好像这碗面,他的面是那种每天都有人送过来的面,很便宜的,里面放的肉丝,牛肚,也就3,4条,一碗这种面的成本也就是两块钱,但是他卖10块钱一碗,其实味道一点也不好吃,还卖这么贵。"

妈蛋,侮辱我的着装,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贬低这碗杂酱面,我就看不惯了,店老板没日没夜的辛苦经营,大师傅的匠心独具,15年的坚持不泄,10块钱一碗居然也说贵,那你就别出来吃,难道这店面,人工和诚意都不要钱的吗?

我正待发作,这位小哥,擦了擦嘴,起身,扬长而去。

看着和我相同衣服的背影,媳妇悄悄在我身边说:"别难过,你这件衣服,不是320买的。我故意说贵的。"

"那到底是多少?"

"也是150,也是断码挂在外面,可能和他是一样的店,我正好看见,就给你买了一件,你看穿在你身上多好看。"媳妇一边吃着面,一边高兴滴说。

南昌的老街还是那么安详,寂寞的天空已没有了别的颜色,只有黑,我缓缓走出老面馆,路旁,几名面馆伙计,在微弱的灯光下吃着晚餐,一切已大不如常。

我伸出手,摸向媳妇...

再次掏出一张纸巾,擦擦嘴,抬起头,出神地看着远方,低低地和媳妇说:"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之间的爱情还是这么廉价。"

愣子叔,你今天还扯《水浒》吗?

不扯了,经过了这么多,我只想静静,想想我的爱情。

...Hi,我是愣子叔,爱好写作的理想主义者,外表沉静内心骚动的追风大叔。喜欢我的文章请点赞(òó),互撩请点关注,壕请任意打赏,么么哒~(^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