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灰色的时光与我们(十六)

字数 3792阅读 20

文/胖胖小鱼儿


第十六章

陈逝从来没有想过江南还会来这里,但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无比期待江南的到来的。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陈逝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没有江南的纸工厂就好像是失去了灵魂的空壳一般,死寂而空荡。

在和江南发生上次的争吵后,陈逝几乎每一天都呆在这个纸工厂里。她知道自己是不应该回到这里的,因为这里是属于她和江南共同拥有的地方,而如今她已经深深地伤害了江南所以也没有资格来到这个她们共同的家。

但陈逝忍不住,就好像远行的游子一定要返回家中才能获得一丝安慰一般。陈逝再没有精力应对无聊的校园生活了,她让自己终日呆在纸工厂里,但失眠却如鬼魅般纠缠着她。

陈逝知道自己失眠的原因。她知道自己仍在期待着江南的到来,她更知道自己之所以如此执着的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江南回来。但在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里,江南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更不要说来到这里。

陈逝以为江南真的是被自己伤透了心,已经不想再看到自己了。

而现在江南出现了,她就在纸工厂的门口,并且逐渐朝着自己走来。陈逝感到自己的身体竟然紧张地僵硬了,她知道自己的反映实在有些过度,但却没有任何办法缓解自己此刻的紧张。

随着江南的脚步,对方的脸也逐渐清晰起来了。

陈逝不得不露出了惊异的表情,她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的江南正在对着自己微笑。

江南的脚步依旧是那样轻快愉悦,笑容漫及眼眸,像个漂亮的小仙子。

“发什么呆呢!陈逝!”江南走到她面前,用右手在陈逝眼前晃了晃。

“江南……”陈逝的声音有些沙哑和犹豫。

“嗯?”江南像从前一样坐到她旁边的地板上,从挨着陈逝的那只胳膊上有温热而熟悉的体温传递过来。

那熟悉的体温和江南身上特有的清淡气息将陈逝团团围住,似乎周围的氛围都安宁了几分。但陈逝不敢转头看江南,她对于江南的到来怀有几分的不确定,甚至不由自主地认为对方只是自己太过自责而产生的幻觉。

“怎么不说话?”

能说什么呢?陈逝在心理想着,你是我的幻觉啊!即便和你说话江南本人也是听不到的啊!

“喂!陈逝!”江南转过头将漂亮的眼睛凑近她:“再不说话,我就生气啦!”

陈逝感到自己的脑袋嗡嗡作响!这个幻觉对于她来说似乎太过于真实了,此刻她近乎感到江南那轻缓的呼吸正因为生气而逐渐变得沉重起来。

陈逝刻意将视线挪向纸工厂的其它位置,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在内心里一遍一遍地提醒着自己:“陈逝啊陈逝!如果来的人真的是江南而不是你的幻想,她又怎么会是一副快乐的表情呢?她又怎么会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坐在你旁边呢?”

这个时候陈逝反倒有些希望身边的这个江南能够对着自己发火,又或是露出那天那副令她自责的表情,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真正相信这场幻觉。

若是能在幻觉中对江南道歉,也是很不错呢!陈逝这样想着,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只可惜她没办法把身边的幻觉当成江南。

这时江南突然伸手将陈逝的脑袋掰向自己,“陈逝!你干嘛啊?看不到我啦?还有啊,身上怎么这么脏!不会没洗澡吧!等等,话说你吃饭了没有?还有你怎么没有去学校!诶,大小姐我可是给你付了学费呢,你就不能不要辜负我的一番苦心吗?还有还有……”

“等等!”陈逝终于忍不住开口,但她的声音仍然充满着犹豫:“我说,你,你是江南?”

“啊?”江南瞪大了眼睛,随即扑哧一声笑起,笑得人仰马翻。

这时陈逝终于确定面前的人不是幻觉,而确实是江南本人了。

陈逝一时晃了神,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江南会在消失了半个多月后突然来到,为什么江南的样子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难道江南真的并不在意那个晚上的争吵吗?

“搞什么鬼!”江南笑着说:“我看你是饿傻了吧!”

江南边说便起身,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尚还温热的包子豆浆:“喏,这个给你。没有我,陈逝小朋友果然要饿肚子!”

陈逝愣愣地接过江南手中的食物,这时她十分想要落泪,自己似乎早已经习惯了江南对于自己的好。在认识江南的两年多时间里,陈逝从未真正在意过江南对于自己的种种付出,但如今当这份温暖失而复得时,当自己再一次接过那久违的包子豆浆时,陈逝感觉自己似乎受到了最好的馈赠。

陈逝低头闷声吃着包子,她没有问江南是否已经原谅自己,江南也默契地没有再提那天那件事情,恍惚间陈逝甚至觉得那一日江南根本没有来恒源路,根本没有看到肖亦并肩而行的自己,更没有跟踪自己回家而遭到自己的责骂。

陈逝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身边的江南,对方依旧是那副温柔淡然的表情,她的口中正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延续半个多月的肺炎。

陈逝听到自己小声的说了一句:“江南,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你发脾气。对不起,我不因忘记与你的约定。对不起,在你生病的时候我没有半点关心。

对不起,像我这样的人却成为了你的朋友。对不起,我还是离不开你。

“你是我的亲人啊!”陈逝又小声地说了一句。

陈逝的声音太过低沉而沙哑,就连自己都很难听清,所以陈逝并不确定江南是否听到,她只知道片刻后,江南想往常一样安静地帮自己梳理起凌乱的头发。

江南的样子温柔可人,像极了记忆中尚还年轻的母亲。当她的手慢慢儿在头皮挠搔时,舒适和安心感满满遍布陈逝的内心。

于是这半个多月以来,第一次陈逝陷入了深层的睡眠。


陈逝又做梦了。

梦里首先出现的画面是一个整齐而温暖的房间,陈逝向前走去,看到房间的大床上有一个孩子正呼呼大睡。那孩子的模样尚还模糊不清,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身上正穿着一件干净而漂亮的睡衣,那睡衣正是小时候的自己最渴望得到的款式。

陈逝不由得更想看清楚那孩子的脸庞,她猜测那孩子一定是某户人家备受宠爱的小公主。

随着陈逝脚步的靠近,孩子的脸庞逐渐清晰了起来,她愕然一惊!那孩子,竟然是自己小时候的模样。但陈逝知道她绝对不会是自己,因为幼时的自己是无法享受这样的待遇的。

孩子在这时清醒过来,揉着睡眼从床上爬起,抬眼望向陈逝的位置。她的目光比不陌生,依旧是陈逝记忆中自己幼时的目光。

“你是谁?小孩儿?”陈逝走过去问她。

但那孩子似乎丝毫没有听到陈逝的话语,依旧用一副睡意浓浓的样子看着陈逝那个方向,但那眼神却好似已经穿透了陈逝的身影。陈逝忍不住凑近孩子,用右手在孩子的眼前晃了晃,这时她确定了一件事,那孩子竟然看不见自己!

陈逝愕然地坐在那张柔软的床上,她听见孩子随着一声呼唤欢愉地跑了出去。但陈逝并不想跟出去,这时她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了,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梦,一个由自己来当旁观者的梦。

随着孩子的离开,房间一下子显得空荡了起来,陈逝这才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是当日自己在肖亦家所住的房间,而这张床也是那日自己清醒时所睡着的床。

陈逝不由得被自己的梦给弄糊涂了,也逐渐意识到这个梦境有着许多奇异而凌乱的地方。于是即便知道这里是梦中的世界,陈逝依旧决定站起身来去寻找那个孩子。

推开门后所看到的走廊是陈逝所认识的,因为这里依旧是肖亦的家,并没有随着梦的进程而改变地点。陈逝顺着模糊的记忆在房子里摸索着,然后很快来到了客厅里。

孩子果然在这里!

此时那孩子正依偎在一个女人的怀抱里,陈逝猜测那女人一定是孩子的母亲,否则孩子不会露出那样舒适幸福的笑容。正当陈逝想要靠近,却听到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女人笑眯眯地对孩子说了一句:“快去开门!是你爸爸回来了,你爸爸这么疼你肯定给你带礼物了!”

孩子一下子从母亲的怀抱里跳了下来,脸上洋溢着期待与欢乐,她踏着欢快的脚步快速地跑到门口,故作娇纵的说:“老爸,我就不给你开门!”

门的另一边传来声音:“爸爸的小陈逝,快点儿开门啊!爸爸给你带了礼物呢!”

陈逝愣在原地,那孩子竟然真的是自己!于是她不由得再次去看那女人的脸时,陈逝感到自己竟然在梦中也紧张了起来,随着女人面孔的逐渐清晰,陈逝轻易地认出了她。

那漂亮的眉眼、小巧的鼻嘴,分明是年轻时候的颜晓啊!

门在陈逝呆滞的几秒钟里打开,陈逝又急切地朝着门口望去,她是那样希望父亲的脸能够再一次在梦中清晰起来。可是当陈逝真正看清门口的人时,却不由得陷入了迷茫。

那人,分明是穿着西装,看起来成熟了些许的肖亦!

“不对!全都错了!乱七八糟的!”陈逝感到自己的脑袋浑浑作痛,她忍不住冲到客厅的中央,朝着所有人大声喊叫:“错了!错了!都错了!”但并没有人回应她,她感到自己仿佛成为了一个透明的存在。

小陈逝依旧缠着刚刚回来的“父亲”大声叫着:“爸爸,礼物呢?”

颜晓转过头看着“父女”二人露出安然快乐的笑容。

“不对!”陈逝又冲到了小陈逝面前,大声喊起:“他不是你爸爸!他是肖亦!这儿也不是你的家!是肖亦的家!”

这时小陈逝像是突然看到了她一样,愣住了,然后用一种奇怪的口气对她说:“你在说什么?这儿就是我的家啊!肖亦是我的爸爸,江南是我的妈妈啊!我的生活很快乐呢!”

“江南!”陈逝瞪大了眼睛,她转过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颜晓,对方的面孔确实与颜晓十分相似,当只要再仔细一点看,便会真正注意到那人并不是颜晓!那是江南!

“乱了!乱了!”陈逝迷茫地坐在地下。

而江南、肖亦和小陈逝已经站到了一起,他们用一种敌意的眼神看着她,然后小陈逝突然大声叫起:“你走!我不许你破坏我的家庭!”

“你走!我不许你破坏这里!”江南和肖亦也整齐的喊了起来。

“不是这样的!”陈逝将脑袋埋在膝盖上,她无比惊恐的呢喃着:“这都错了!都错了!这只是一个梦而已!这是梦啊!”

“对!这只是梦而已!”江南的声音关切而温柔的传递了过来。

陈逝愕然的睁开眼睛,纸工厂和江南漂亮的脸蛋便逐渐清晰了起来。

这时陈逝知道,那个怪异的梦终于结束了。

她愣愣地看着江南,心里却感到隐隐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正朝着与梦境一般诡异的方向悄然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