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变--研修报告

人这一辈子有两次生命,一次是父母赐予的,一次是自己赐予的。父母给予的生命我们无从选择只能被动接受,那是上苍送给每个人最珍贵的礼物;自己给予的生命却是千万次追问之后主动选择的结果,那是寻找自我、不枉此生的生命之旅。我的研修之路形式上始于2018年的10月1日,但是真正的播种孕育是在几年前,就像蝉把自己的受精卵埋在土里五六年,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变成幼虫,挣脱泥土的束缚,脱去自己金灿灿的外骨骼,羽化成虫、振翅高飞。

2012年我有幸参加了李克富老师的心理咨询师培训班,在课上第一次听到“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这句话时,很是不解,别说它背后所隐含的人生哲理,单单是这句话的字面意思我也搞不懂。我家乡那条从小到大嬉戏的小河如今正在流淌,而且还会继续流淌着,我曾每天无数次的踏进这一条河,在我眼里这是不可被替代的同一条河,怎么到了老师嘴里就变了模样?写下令我百思不解的这句话,带着心中的疑问我尝试着在生活中寻找答案。

当我认识到“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与赫拉克利特上面这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时,开始明白了变是永远不变的真理。每个人无时无刻不在变,即使不愿意主动去变,却不得不跟着自身生命规律及环境更替被动去变,人只要活着,就要接受这个变化,无法抗拒。接受了变就愿意去变,我把自己的QQ签名改为“爱变”作为开启“变”的征程的发令枪,一改以前几十年如一日的发型,定期更换家具布局……最初期的“爱变”之路着眼于表层,只求形式上的改变。

慢慢的我懂得了只是愿意改变是远远不够的,“愿意”只是想法虚无缥缈,看不见摸不着。而爱是能够促进自我和他人心智成熟所具有的一种自我完善的意愿,愿意和意愿只是字序前后颠倒,意义却天壤之别。爱是行动,爱的意愿落实到行动上看得见摸得着,自己能体验、他人可感受。怀揣着一颗爱人爱己之心,我开始向内求,尝试学着去爱,因“爱”而“变”,而不是向外寻,求“爱”而“变”。

“爱”的转身改了“变”的方向。曾经如数家珍的指向他人的抱怨和不甘一点一滴的开始松动,长期关注并心水的李克富老师的研修班屡屡因畏虐望而却步,直至2018年,研修之草在我心中越长越高,呼之欲出——爱•变、因“爱”而“变”之旅呼唤我即刻启程。人生下来就是为了遭罪的,来吧,找虐、被虐、享受虐中虐,改变是痛苦的,主动受虐是快乐的,我做好了准备。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必介意在土中苦苦挣扎的那几年,破土而出看见自己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那一刻,不早不晚刚刚好。2018,跟随着新阳光这个充满爱的大家庭,我与十几位研修同学走上研修之旅,在有着大咖指引的大趋势中,找寻自我成长的小趋势。如果忽略了专家级引领的力量,只顾一个人低头拉车,走同样的路,却见不一样的风景。途经每一个岔路口时,你会犹豫徘徊不知道如何取舍,选择怕误入歧途,不选怕错过精彩。而跟着新阳光的大部队,你既能够共享经验丰富的李克富老师的所见所闻,又有机会探索每一个岔路独特的风光,在某一个芦苇荡里迷路了咋办,没关系,时间一到,老师、队友会喊你回家吃饭的,至于吃多吃少、吃快吃慢这都不是事儿,经过李老师改良过的饮食结构具有普适性,最后大家都能吃饱吃好、心满意足甚至意犹未尽。

三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感觉学到了很多,可又说不出来学到了什么。因为老师教给我们的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学习方法,这些是通过三个月的浸泡式学习无形之中被熏染上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以我现在的功力有点像茶壶煮饺子,心里知道但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来,而且我也知道我心里知道的那点儿只是冰山一角,能说出来的又是冰山一角的一角。一个人解释的深度不可能超过他理解的深度,我刚才试图用李老师训练我们的打比方的方法来把我学到的那点东西呈现出来,不知道效果如何,请问大家“我说明白了吗?”大家可以回答“你说呢”或者“不知道”,这三句话是李老师总结的入坑、出坑经典秘籍,在生活中很实用呦。

每一个想自我成长的人都饱含着对知识的渴求,我也一样,这几年书看了不少,记住的不多,哪怕当时欲罢不能忍不住一口气读完的书,现在连梗概都记不起来了。我以前用如饥似渴的读书方式表现出来的对知识的渴望其实只是对知识的占有欲,占有欲愈胜愈急躁。李老师更注重的是千招会不如一招精,一本书看上百遍,重身教轻言传,保持每天千字的日更,把自己看到的、学到的、感悟到的形成文字,他认为“一个知识点哪怕只是一个概念,如果不能用自己的语言或者通过身边的事例,深入浅出的说出来就不能说你掌握了这个概念”。

这种体验式的学习理念让我受益匪浅,我看书不再求速度,而是沉下心来,力求找到作者的横联、纵联和互联,再把自己所理解的通过横联、纵联、互联、胡联应用到每天的日记中。从一点到一线到一面最后再联成一片,就这样朦朦胧胧中我似乎找到了套路,看到了亮光,就像呆在一个大大的黑屋子里,一直在张开双臂四处摸索,试图找到一扇门或者一面窗,突然在远处一道光若隐若现从天而至,让我心中窃喜,这种体验是非亲临又如何可以与我同喜呢。喜极而狂就是我那瞬间的感受。在最初拿到有老师亲笔签名的《类神经类心理问题》这本必读书时,读了没几页就看不下去了。一个案例让那么多人提问题,每个人搜肠刮肚提出的问题有的感觉就是为了提问题而提问题,李老师作为专家的解读也是云里雾里的,有时候好像还答非所问。前200页我是作为任务去读的,别说体验读书的乐趣就连对里面知识点的占有欲都大打折扣。忽然间读到第205页时,天上那道令人窃喜的光照下来了,我开始发狂了,哎呦,老师那点评无非就是从提问题的目的、捕捉问题的软信息、直击问题的软肋、用第N-1种方法、跳出来不被催眠等等几个角度进行的,有时候再根据心情信马由缰的说两句“离开了咨询的语境单从字面意思解读没有意义”之类的来调剂一下,不过如此啊,套路全是套路,除了套路还是套路。除了若干的知识点我不知道,这套路谁还不会(哈哈,这狂言是遭棒击的节奏啊)?人们手里的钱都是替上帝保管的,花了的才属于个人;老师讲过的套路再多遍所有权还在老师,只有我被他老人家提溜着耳朵听进去了领悟到了才能转化成生产力。我想必读书目和50个案例问答就是老师煞费苦心进行此项训练之手段吧。

研修期间十堂地面课以及研修群里心理观点每日一读给我们灌输了大量的知识,如果可以持之以恒的坚持,不用跟着李老师研修也可以学到,所以对研修期间知识点的掌握我感觉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每天一读的坚持、日记日更、群里对同一个问题的讨论、老师不定时的提问,这种学习的途径和氛围,所给人带来的意识扩大化自我探索是远非刻板的知识点所能比拟的。毕竟知识是死的,对知识的应用才是重中之重,而应用离不开环境,新阳光的大团队就是那片沃土。

研修有啥用?没啥用!因为我到现在都无法用简单明了的几句话说清楚自己学到了啥知识。就拿焦虑情绪来说吧,当面对一个焦虑的来访者,我们至少有四种应对策略,一是可以首先基于当下进行处理,让焦虑情绪着陆,指导他进行情绪监控;二是索因-还原论思维,告诉他这是焦虑,会追溯他情绪背后的需要;三是索解-系统论思维,关注他的功能,看到人的整体;四是后现代-解构思维,焦虑是构建出来的,是人为赋义的结果。每一个应对策略后面又关联着若干的知识串,条条大路通罗马,没有标准答案。一个焦虑后面就跟着一箩筐的东西,你若问我焦虑为何物,我如何说得清楚?连焦虑都说不明白,我又如何把自己研修学到的知识说明白呢?

研修有啥用?没啥用!当老师要求每个人写出一份不少于3000字的研修报告时,我还心里直打鼓,不知道如何生拼硬凑才能完成这么高难度作业,可谁知写到这里已经洋洋洒洒两千大几个字,我还有关于日记的感悟、关于日记记录对记忆的构建、关于超级烧脑的午餐、关于每个研修同学身上的闪光点……很多想诉诸于文字的小串串,这些小串串,哪个串不得写他个千把字?研修的效用不必刻意去寻找,它已潜移默化隐身于我这一字一句之间。

研修有啥用?当老师抛出一个问题“孩子说:你们再逼我学习我就跳楼”,要求每个人针对这句话用横联、纵联、并联和互联的方式即兴演讲三分钟时,我们惊讶的发现每个人竟然都能按照要求胡说八道一通,并互相有针对性的进行点评!研修的效用不必刻意去追求,它已与我们融为一体并通过我们的一言一行发散开来。

研修有啥用?三个月养成的习惯已经具有了惯性,当时偷奸耍滑、抓耳挠腮、恨不得不写的日记现在竟然刹不住车了。研修结束,看到好的章节、有了新的感悟,心里总是痒痒的,忍不住把它记录下来,苦也好、乐也罢,日记穿过时光隧道再度呈现出来的都变得光彩熠熠。

研修有啥用?没啥用!因为再多的效用那都是基于我的记忆的构建,是我给它赋予的意义,是我的不是你的。梭罗说:人们只能看到自己关心的事物。的确,每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没有被观察到、感知到的事物就等于不存在,同样的,那些能够被观察到、感知到的事物才是属于我们的。研修对你的效用需要你去尝试,经历之后你对研修赋予的意义才是真正属于你的财富,无可替代的财富。

一个人也许可以走的很快,但是一群人可以走的更远。在三个月的研修中,研修同学抱团取暖互相鼓励,指导老师实时点评积极关注,青红总管统揽全局面面俱到,李老师神出鬼没,连表扬批评、提问回答都让人摸不着套路,仿佛天上那只眼睛看似来无影去无踪,却又时时刻刻无处不在。我们都在那只眼睛视力所及的范围内,研学问修自己。

初级研修承上启下,爱•变的研修永远在路上,消化吸收、稍事整顿,中级研修继续找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