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已逝,春风不渡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冬天刚走
枝头的梨花正盲目的开
白清如雪

我捧起一段时光的碎片
借薄如蝉翼的花瓣洗涤岁月的尘埃
怎奈罅隙倥偬
流光飞逝
旦夕之间

来年的春依然未知
我期盼月光下那一场邂逅
在尼罗河与清风拥吻
再收起悲悯
在贝多芬的月光曲下安眠

冬天刚走
枝雀仍未归来
于我心头跳跃

时光啊
可否
借我无羁绊的洒脱与悲壮
再无畏天明的光降与过往的消弭

可否
借我铿锵的勇气和挺拔的意志
置若罔闻的清扫心头淅淅沥沥的落雪
再无悲哀

可否
借我风发的乐观和足够的坚强
在无数个漆黑的夜里不再想念一盏灯
再把忧伤的冬天镀成春天的颜色

时光啊
我可以割舍那一场尼罗河的邂逅
我甚至可以遗忘睡梦中贝多芬的月光曲
只愿你仍记得我的碎片
在我手中紧握

可是时光啊
冬季已逝
春风不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