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姨的鞋子

四姨今年七十多,前段时间从深圳来安徽老家探亲。我老妈排行老三,老爸住院刚回家,四姨几年没回来了,这次专门来看看我老爸。前几年四姨也患了一场大病,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现在说起来就当是一场感冒。

上周我回老家看四姨,和四姨聊起来了我姥姥。说着说着四姨就气不打一处来,据四姨说她打小没穿过一双像样的鞋子,天天塔拉一双大人的破鞋子。她记得很清楚:“有一天,我大姐夫说,她四姨天天头梳得光光堂堂,怎么那么大姑娘塔拉个大鞋子”我四姨听过后难过死了。她恨恨地说:“你姥姥成天打牌,两个人面对面都能粘半天纸牌,哪有空给我做鞋子,我气的自己做,又做不好,我就把粘好的做鞋子的那个东西剪掉,后来还是三姐结婚,三姐夫送了两双黄球鞋,给了我一双”

想想也难怪,我姥享福的命,没落地主家的闺女,嫁给穷小子我姥爷,一辈子当家做主不受气,喜欢打牌,家里家外啥活都是姥爷做,只是姥爷不会做鞋子。四姨还说,你姥姥自己讲究穿,纱衣套,络一套,俺们出门就要找大姐借衣服,想想也傻,我天天去卖鱼,怎么没想过拿钱买呢?

我姥爷有空就去打鱼,四姨要天天去卖鱼,,没上几年级就叫姥姥叫回家干活,她说她偷偷去上学,回家准挨打,还是班干部呢!后来就不敢去了。

长大了,四姨嫁给了在煤矿上班的姨夫,后来全家都迁去了,由于没文化,四姨一直在工厂干苦力直到退休。

姥姥多年前去世了,享年九十七,姥爷去世较早,七十岁左右去世,后来姥姥在我家过了十几年,也是天天打麻将。我妈妈姐弟五个,我有三个姨,我妈妈和小舅上了学,一个做了赤脚医生,一个当了农村老师,姥姥为此老爱吹牛了,因为在农村人那里这可有出息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