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东陆冥城 • 画影现世(36)观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文|霍子荷
三十六、观战

一只鬼,一个阴差,一个警察,行走于山峦云雾间不知名的某处。极尘远去,难同华山高一尺;绝径空悬,险比孤索胜三分。若从地面仰望,惟见曦光烨熠,云霞流转,恍入无人仙境,谁又知空中别有洞天,另有玄机?

白玉堂只走了十余步,便从最初的紧张兴奋渐至平静下来。他回望身后那个虚悬空中的“黑洞”,孤绝诡异;再俯瞰脚下万里山河,晴川万里,强烈的反差令他不禁凛然,却又无端生出许多豪气,忽觉天地广大,太多未知世界亟待探寻,太多未解谜题引人求索。

他曾因追踪遭遇之事太过离奇而倍感无奈和疲倦,而今却在“匿影”和“慧显”帮助之下得见异界胜景,更有了探寻前世的契机……虽难说能否称作幸运,却感慨命数之奇,足以颠覆人的世界观。也不知从鬼界获得“阴差”称号需要什么资质经历,既然上官超钱之辈可以速成,若有机会,他可否斗胆一试,不至枉了“白、玉、堂”三个字呢?

“对了超钱,怎不见司马兄?”

“嘘!”上官手指前方。三人凝目望去,通道下行,七八米外,已是山地林岗,空间开放,甬道不知指向何处。但高树下却隐约有打斗声,荡出回音,倒像是在一个中空封闭的大厅里产生的回响,极不自然——

“我来时,正打着呢!我也帮不上忙……”

展、白边依言细听,边继续下行。片刻后,脚下虚虚一沉,竟已是树梢,实实在在地,有一种久违的人间气息。白玉堂脚踩枝叶,心中踏实了不少。看看展昭,那鬼却显出严肃神情,估计对他而言,在不在人间没啥差别,只有险情与使命能牵动心弦。

上官超钱怕这二位不了解情况,抢在他们身前,小心翼翼地攀下树枝,示意他们缓行。没想到这公子哥儿打架不行,爬树倒还顺溜。

所以,在树梢半隐蔽状态下,他们轻松俯视,看到了战况——

两只鬼各施法术,将中间一鬼团团围住。斜对面,另有一鬼绿色衣袍,神态倨傲,立定观战。

中间那鬼身法迅捷,身形面目看不清楚,但影绰之间看到长发,似乎是个女鬼。她身遭雾蒙蒙地,幻影叠叠,难辨招式。周遭那两只鬼却是大开大合,以白玉堂的视觉看去,是以物理攻击为主。实质上,那也是暗斗法术,锋芒不露。

“咦?!”

白玉堂和上官超钱看了片刻,先后惊讶出声。

“刚才……”上官超钱小声嘀咕,“和我们起冲突的,先是一个很蛮横的姑娘,不知哪去了?那个绿衣服古装的男人可没见过……”

白玉堂皱紧了眉。他所“咦”的,却是另一件事:那被围的女鬼虽然看不太清,但那水雾迷蒙间,总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警惕感,令人想起曾对他出手的厉鬼流光。

想到那只可恶的女鬼,他没来由地便有些躁急。什么蛮横的姑娘?会不会是追踪流光而去的符桃呢?可,一想到符桃那假小子一般的土气装束,又觉不太确定。

……能让上官超钱这等时尚纨绔子弟文绉绉称呼为“姑娘”的,不太像是符桃。他这样想着,便无声地回头看向展昭,想从他那里得到确认。

可展昭的神态依旧严肃,嘴角紧抿,注意力虽在战圈之内,却略显郁然,似乎并不因那女鬼与流光相似而过于意外,也没有像先前那般急于知道符桃的安危。

白玉堂只得重新把视线聚焦在打斗的几人身上。

他见围攻那女鬼的其中一个鬼生得得高瘦精壮,手持一对铜锏,正是先前与上官超钱同路的司马追风。

锏多是冷兵器时代马上使用的兵器,非力大之人不能运用自如。司马追风只是步战,本来很难施展得开,可是他腾跃得高而轻松,似乎依仗了生而为鬼的这个特点,又似乎手中兵器可以随心所欲配合他的弹跳,起则扶摇直上,落则力压千钧,一步步都是大手笔,那女鬼只是运起水系法术一力灵活闪避,不敢硬接他铜锏力道。

另外一个围攻者也是一名男子,个头比司马追风稍矮,但肩宽腰细,动作韧性十足。他手上兵器短小而富于变化:乍一看是根乌黑短棒,不时却能配合招式从侧面展开——白玉堂看了许久,才发现,那原是一个硬质简册,如簿书一般卷成筒状,故而能从侧面展开。但那简册质地坚硬沉重,边缘开刃,不知靠了什么联接一体,让这男鬼使得顺手得很,收放之间刚柔相济,如灵蛇,如钢鞭。这铁卷书册一开一合,与司马追风的一起一落相互呼应,虽略显夸张,却也打得十分好看。

“南兄,你说他们这阵仗……”

上官超钱自从认定展昭这位“南兄”是“鬼界前辈”,便琢磨着要多找些机会向他请教。此时见那三只鬼战况胶着,自己看不出什么门道,便拿出学习的姿态,回头与展昭搭话。

白玉堂在展昭另一侧偏后的位置,听到上官轻声发问,也稍稍收回视线来关注展昭情况。却见那鬼竖起手指,做了个“噤声”手势,眼向对面灌木丛一扫。

白玉堂与上官超钱瞬即疑惑起来:莫非还有其他隐身的观战者?

这战斗之处不知是结界还是其他异样空间,虽然封闭,却能透过阳光。而他们所隐身的树木,算是这个中空封闭“大厅”的一角。由于边界透明,似是开放的山野荒丘,除了这棵树及其相连着的、一直延伸到对面的灌木丛,看不出这“大厅”的边界在哪里、是什么形状,但作为刑警的白玉堂对听觉和空间都较敏感,只觉打斗的回声较为均匀,想必此厅壁为弧形,规则曲线的可能性较大,径深约在十六七米左右。

这时,场子内起变化了。

那女鬼闪转腾挪已久,虽然雾影飘渺,法术高超,但守多攻少,显然是不愿多做缠斗,直欲夺路而出。偏偏那铜锏、铁册罡猛气盛,左右包抄,所携法力多半制住了女鬼之术,使其捉襟见肘。

眼见突围实难,那女鬼似乎骂了一句什么,身子稍矮,将身遭雾气一散。

司马与那位“铁卷书册”伺机攻上,正要全力压下,忽地“锵——”地一声刺耳巨响,两只鬼连同兵器猛地被弹了开来。

这声音颇有些震慑心魄,上官超钱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捂住了耳朵,险些要掉下树去。他见司马追风退到一旁暂不进攻,十分想招呼他过来,却又生怕连累了展白二人,手轻轻动了动,终究没出声。

白玉堂也被狠狠地震了一下,只觉得心慌气短——刚才这声单论分贝数,比机车轰隆或管道啸叫差得远了。但却像带着次声波似的,虽只一声,已令人承受不能,着实邪门。

但他稍一定神即已看清:那女鬼已直直立起,波浪长发,一双媚眼薄怒侧睨,果然便是流光。而她手中,持着一柄古剑,幽光秘藏,阳光下愈发显得寒气森森。

“这是……”在场一众人鬼尽皆惊讶。

“妖物!”一直在旁观战的古装绿袍鬼忽然大手一伸,飞身要来抢剑。

白玉堂只觉手背上一凉,低头一看,展昭正将自己的手覆于其上。他不禁略感意外——先前从这鬼的巢穴脱险,两人也曾一同握剑,却真不记得这掌心的温度了。有这么凉吗?……总觉不至于,却又不确定。

而场内,流光正要持剑与那绿袍男鬼相抗,又听得“啪”地一声脆响,紧接着几声轻叱,尽是女子的声音。大家都觉得眼前一乱,“大厅”内呼啦啦地多了好几个女鬼,都是从对面灌木丛中冲出来的。

“哦……”上官超钱恍然大悟,心说,原来这便是南兄暗指的埋伏之人。

流光仗着手中兵器优势,荡开了那绿袍鬼伸出的鬼爪,俏额一抬,看到涌出这一窝莺莺燕燕,“嗬”了一声,强烈的愤然不满转化为一阵讥笑:“真热闹。来,是娘儿们的就抓紧上啊!”

她这句本是气极之语,本来没什么逻辑性可言。孰料那古装绿袍男鬼竟对男女之别较起真来,闻听这句,重重地哼了一声,鬼爪不再前伸,反将袍袖顺势一甩一收,侧目敛颌,嘴角露出不深不浅的法令纹,闷声不响地将场子让给了新来的女士们。

不料,这些新来的女士听了流光这句话,竟也研究起来:

“大姐,咱是‘娘儿们’吗?”一个矮矮小小、身着翠裙,脸上长有麻点的女鬼按着手中长刀,有些困惑地问。

“当、当然。娘儿们就是女人,咱、咱们就是女人嘛。”另一个细瘦面暗、大眼睛、黑衣短打的女鬼答道。

“三妹,你又瞎答话。”场中这次答话的女鬼微胖,眼睛小小的,身前扎了个围裙,像个厨娘,手里的“武器”也够古怪,竟是一把大勺。只听她不喜道:“小妹是问大姐,又不是问你。”

而一直没说话的那位大姐身材匀称,穿着轻纱,举手投足都有美人风韵。只见她微微抬头,轻声命令:“姐妹们莫多说,上!”只一句,竟然声如裂帛,溃烂的伤口又撒椒盐,人人听得耳朵眼子里刺痒欲搔,鼓膜上如有小虫爬过……谁成想四姐妹中唯一的美人竟长了一副破嗓子。

白队长看到这些古怪女鬼,本来紧绷的弦禁不住松了松,暗自好笑——要是孙衍遇到这位结巴“三妹”女鬼,就有意思了。

然而想到这里,他却又犯愁:也不知倪锋在哪,兄弟们怎样了。自己这趟出来,竟比上一趟的效率还要低。虽然捡了个宝物,又有了“前世”,正事公干却毫无进展。正自责间,那些女鬼已拦住差点跑路成功的流光,噼噼啪啪又打了起来。

向各位读者致歉:近来三次元忙得紧,更得迟了。好在寒假将近,后面会稍稍松快一些。提前致各位看文的亲冬安,我会抽空尽力更的。✪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东陆冥城》为本人原创小说,首发简书,请删除未授权转载。其中主人公的部分设定是在《三侠五义》人设基础上的扩展。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