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得了一种爱上她无可救药的病

     如果你看到我跟云说话

      请千万不要见怪

      我步入丛林

      因为我希望活得深刻

      我以奇异自由的姿态在大自然中来去自如

      它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我享受四季痴缠的友爱

      观赏着日出黎明

      吸取自然中所有的精华

      注视一切  像一个皇帝

      谁都不能剥夺我对自然的热爱

                                            ——梭罗


      自然的美,让人无可逃避,而艺术家的眼睛,是最好的影像炼金师。

      大千万象,定格方寸之间。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摄影家们通过比喻、解构、再造等手法给我们呈现出主观自然的情态。

      隐匿在自然里的心境,是否是我们心的倒影?

吴舢鲲 《大山:细胞(1)》

      敬畏自然,热爱生命,听,大山在说话。

      山是自然最古老的圣殿,河流离不开高山,就像人类离不开维持生命的水。

      它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只鸟儿,都倚赖这里为家,这里的森林,为地球供给最新鲜湿润的空气。

      《大山:细胞(1)》——吴舢锟全新的大画幅作品用色轻快,色彩丰富,烂漫、唯美、端庄、神圣,远观是清晰可循的人像,我们从未能脱离自然。

吴舢鲲 《大山:细胞(2)》

      吴舢锟的作品更像是细腻写意的水墨,大山的美景,是我们的世外桃源。

      水墨点点,浓淡彩墨中一卷看不厌的丹青,一席讲不完的故事。

      坐卧赤水间,好奇自然是否花费亿万年光景细细雕琢了这云山雾海,栖居仙境般的溪水山涧,有瀑如虹,目之所及,尽是心灵的慵懒明媚。

史国威 《有风景的房间》

      世界上有很多很美的东西可以用作点缀,屋子当然也不例外。

      台湾作家李乐薇在《我的空中楼阁》里提到,我的小屋不养鸟,每天早晨有鸟语盈耳,也无需挂画,门外有幅巨画——名叫自然。

      人们对于自然的渴望和倾慕是相似的,生在翩然绿色中,活在情诗画意里,享受人间的清福和香甜睡眠,一天一个美梦。

      约摸在有风景的房间里,心情雀跃身轻如飞。史国威理想的房间充斥着生命力旺盛的绿色植物,浓烈,盛大,眼睛所到之处,看到的都是希望。

      有些人生来是旁观者,他们来到世上,就是看河水怎么流动,甘露怎么凝结,野草怎么生长。

       一个人眼中的色彩斑斓,在另一个人眼中成为简洁质朴的优雅。

哈里•卡拉汉 《天空下的野草》

       起初,我们被卡拉汉震惊到,随后释然。

       曾经也深切怀疑周遭世界是否真的复杂又痴缠?在哈里·卡拉汉的影像哲学里,一切轻重都起于神秘,归于简单。

      困惑吗,其实离离原上草就也不过是三条线段、两个点。

      此时,野草好似一种包含精神力量的图腾,不要被眼睛和复杂迷惑,当你认清真相,你会发现自然远比我们臆想的简洁,它不用甜蜜诱惑你,亦不用繁复干扰你。


哈里•卡拉汉 《埃莉诺,普罗旺斯的艾斯城》

      卡拉汉镜头下的普罗旺斯,没有出现公众惯以为常的薰衣草地,这件裹挟着双重影像的作品引导我们进入一种奇幻的空间,更神秘更开阔,同时让人产生迷惑。

      当你即将走完这片草地,眼看终点就在眼前,某些灵敏的悸动,虽然只是瞬间,但也都随着时间咕咕向前。

      我们想停下来但却不能够。因为你知道,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块草地,我们得一起走下去。

哈里•卡拉汉 《多重曝光的树》

      有人问卡拉汉,你是如何创作?他说,在清晨起床,去感受树木、草地、所有人。他镜头里拍摄和感受的东西,不时玩趣。

      多重曝光的线条是摄影师不断调整和尝试的好奇心在作祟,你永远不知道镜头最终呈现出的,是怎样的曲线和光影,这种未知感指引着他反复不停的玩耍,直到无比靠近那些心底感受。

      这种去语境化的处理,让树木成为独立的个体,展示出执拗神秘的克制美感。

     同样的视线转移到建筑上,罗永进玩出了寂寞的深沉。

罗永进  《鼓楼(清明下海图)》

       他的建筑作品往往是现实和观念的结合,复杂浓重的情绪色彩缓慢流动,在他的镜头下,潜藏着一种不稳定的宿命感和虚无。

      《花样年华》里说,那些消失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不管你是否记得,石头都记得,不管你是否遗忘,建筑都未遗忘。

罗永进 《垣》

       伫立在岁月洪荒之中里的建筑,见证着活在最普通时光里的人们,记录下许多生命的风景。

      在某一天你在站在它身边,影像闪烁倒回,那些能记得的,原来都还记得,沉默的城墙,此刻在黑白影象下有了新的意义。

罗永进  《鼓楼》

      “清早上那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

      长街黑暗的清晨,卖豆浆的小店儿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

      老城的日子,绵绵长长得让人觉得每天都是昨日的重复,你可能还记得自己拿着糖葫芦穿过大街小巷混街口的小时候。

      现在的每天都变化太快,新事物新概念,慢一些就感觉快要落后于时代,其实敢停下来,也很勇敢。

      这个秋天,我们在美国著名摄影家哈里·卡拉汉、罗永进、吴舢锟、史国威的镜头下重新感受大自然,回想起脚踩落叶时,那从鞋底传来的细细碎碎声音。

      是什么在我们心底轻叩,让人真切感受到那时那刻的存在。

     一颗种子扎根大地,成长为树,迎风伫立挺过风雨,又叶落归根。

      这才是人世间最豪华、最奢侈、最不计成本的成长。

      万物生长积蓄能量等待又一春的勃发,我们被自然得惊心动魄震撼,惊艳于这片土地隐秘的力与美,内心唏嘘感叹,无比敬畏。

     本次的摄影展集中展示自然给人的馈赠,花鸟鱼虫,浮云流水,虽不富甲一方,但我们拥有无数个艳阳天。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

      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

      出谷日尚早,入舟阳已微。

      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

     自然从不吝啬,它有求必应又慷慨大方。

      这些灿若朝霞的美好已早早延伸到了心灵,靠近自然,我们发现最纯粹快乐的时刻,与金钱无关,与欲望无关,更挨紧了真实自然的自我。

     愿你在大自然里自由来去。

     如果你看到我跟云说话,请千万不要见怪。

(玮玮道来 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