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独角兽的独角戏

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你,

答应给你比友谊更完整的心,

可谁来收拾那被破坏的友谊。

匆匆那年


“你别傻了行不行!他根本就不喜欢你,无论你为他做什么!”魏铭丰发了疯似的扯着珂婉的手腕,红着眼睛,见面前的人吃痛地咬着嘴唇,划在脸上的泪不知是因为发红的手腕还是男人的话,魏铭丰叹气,放开了紧紧攥着的手腕,“别再骗自己了。”

“我没有!我们只是朋友!”珂婉的头垂得很低,声音一样的低,换来的是他的一声轻笑,珂婉怎么听,都觉得带着讽刺。

“是吗?”魏铭丰上挑的声音像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传来,陌生的疏远。

“我不想再和你争辩了,随你怎么想吧!”珂婉转身握着发红的手腕,只想快些离开这里。


珂婉,别再骗自己了!

魏铭丰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里重复,像是被这句话抽空了一样,珂婉直挺挺地躺在床板上,一言不发。

“哎,珂婉,你知道吗?就那个何远!他有女朋友了,”珂婉的眼皮微动,眼泪顺着眼角划进耳朵里,凉凉的。

“你知道和谁吗?”阿笙拽着床沿的铁栏,费力地看着珂婉的表情。

“你认识的!咱班的陈蔓蔓!”

“你?早就知道?”阿笙擦着她脸上的泪,可越擦越是止不住,珂婉面无表情的闭着眼睛,若不是眼角的泪,还以为真的睡着了。

“珂婉,你别难过了,他算什么!我就觉得魏铭丰就比他强多了!”阿笙跳到地上,刚刚光脚踩着下铺,瞬间冰凉凉的触觉从脚底板传过来。

阿笙叹着气,穿上拖鞋。

嗡嗡嗡……

寝室里只有阿笙和珂婉两个人,安静的出奇,手机的振动声从桌子上传过来,阿笙撇了眼来电显示,激动地拿起了手机,“珂婉,珂婉,是何远!”

珂婉挺直地坐起身,“快给我!”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吸着鼻子,又重新躺到了床上,将被子盖过了头顶,像是进行着某种仪式,滑到了接通键。

“歪!珂婉!”他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好听,像某个深夜电台的男主播,“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有女朋友了!”

珂婉笑了笑,“是吗?!太好了!终于不用我陪你吃饭了,天天让我陪你吃土豆丝炒饭,我都该吃吐了!”她屏着哭声,一下一下的抽泣。

何远哈哈地挠着头发,“哪天出来聚聚啊,介绍你们俩认识一下!”

珂婉摇着头,拼命地顺着气,“不用了!”

“是啊!其实你也认识她,你们班的,我和她说你是我朋友!蔓蔓说要好好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

“谢我做什么!我们这么多年朋友,用得着她谢吗?”珂婉一把揭开了被子,因为缺氧的缘故红着脸。

“蔓蔓她不是这个意思,我……”何远没有预料到珂婉突然的爆发。

“我知道,你别多想,什么时候见面?”珂婉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就连阿笙也诧异的甩过头看自己。

“哎,没事!明天晚上吧!你们俩没课,我也没有,行吗?”

“嗯,你们定吧,我有些困了。”

“那行,哈哈,你好好休息吧!”嘟嘟嘟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珂婉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一动不动,直到阿笙叫她。

“珂婉,你还真要去啊!我看那个陈蔓蔓就是故意的!何远也不是个好东西,太过分了,看我不骂死她!”

“阿笙!别说了,我们永远都只是朋友!明天吃饭,还是要去的,我该为他高兴,帮我把手机充下电吧!”珂婉红着眼睛,阿笙叹着气接过手机。


珂婉下了课,天都微微的发黑了,她随着人流被挤出教室,却被人一把拉住,甜甜的女声与这个嘈杂的路口格格不入,“珂婉,阿远他去定位子了,咱们俩一起过去吧!”

珂婉朝着陈蔓蔓点了点头。

路上珂婉一直都不说话,陈蔓蔓却挽着她的手腕一直在旁边说着笑着,是恋爱中的女人才有的样子。

“哎,对了珂婉,听说你们高中时候读的是同一所学校?”

珂婉点了点头,“我们念的初中学校的旁边就是高中,两家离得比较近,初中和高中都在一个学校。”

“哦!”陈蔓蔓点着头,笑着侧身看着珂婉的眼睛,“哎?那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珂婉突然止住了步子,却听见陈蔓蔓毫不在意地笑说,我在开玩笑的,别认真!珂婉也毫不掩饰笑了出声,“没错,我就是喜欢他!”

陈蔓蔓放开了珂婉的手,两个人并肩不约而同地放慢了步子,“别认真!我也是在开玩笑的!”气氛冷到冰点,一路的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再说,直到见到了何远。

陈蔓蔓小女人的依偎到何远身边,何远白蓝色的格子衫的扣子解开,袖管被卷到臂弯处,原来是情侣装啊!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好看。

“珂婉,你们俩都认识了吧,就不用我多介绍了,”何远笑得很爽朗,他的笑一直都这么有感染力,珂婉这样想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何远的手臂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才回过神,“嗨,想啥呢你?”

“没!吃饭吃饭,这回得好好宰你一回!”

“随便点,小爷我今个高兴!”说这句话时珂婉清楚地看到他眼里的笑,望着另一个人的脸。

菜上来还要等一会的,珂婉和何远都点了啤酒,陈蔓蔓和何远撒娇地说自己不会喝酒,何远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蔓蔓小女生的,不会喝酒,咱俩喝吧,服务员!再来杯橙汁!”

这些珂婉都看在眼里,“是啊!小女生的不会喝酒。”

何远听着陈蔓蔓在他的耳畔不知说着什么,不时地抿着嘴笑,珂婉都看在眼里。

珂婉,别忘了!你说过的,你们永远都只是朋友!这是你说的话,可是何远,我真的好难受,看到这些!我的心好痛。


那晚,珂婉和何远都喝了很多的酒,只有陈蔓蔓一个人滴酒未沾,何远沉沉地趴在桌子上,醉的离谱,珂婉还在朝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晃晃悠悠的洒了大半。

“珂婉!现在何远爱的人是我,也只能是我,你知道吗?”陈蔓蔓拿起何远未喝尽的啤酒杯,一饮而尽。

珂婉没有看她,只是笑了笑,“我和你讲一个故事。”

陈蔓蔓没有说话,死死地握着手里的杯子。

“从前有一个女孩,有一次她被一个球狠狠地砸在了头上,这时跑过来一个男孩,他笑起来很好看,眼睛像月牙一样,弯弯的,哈哈!”说到这珂婉像是想到什么,不自觉弯着嘴角笑了出声。

“然后,女孩鬼使神差的开始学打篮球,球场上就只有这一个女生,当时很多人认识了女孩,这其中就包括男孩,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到了初二重新分班,让女孩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竟被分到了一个班,当时的女孩和班上的男生经常一起打球,时间久了大家都拿她当哥们对待,后来到了初中毕业,女孩就问男孩啊,高中去哪念,男孩就说,去隔壁吧,近些,接着又问女孩要去哪,可女孩却说还没有想好,开学那天,男孩意外的又看到了女孩,女孩也很高兴,像初中一样,天天和他混在一起,高三那年,男孩的妈妈找来学校,找到了女孩,她警告女孩离男孩远些,这件事甚至被主任知道了,男孩为此和家里大吵了一架,女孩哭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和男孩说过话,直到高考晚的那天下午,女孩等在门口,问男孩要报考什么学校,男孩很高兴,说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理自己了呢,女孩拍着他的肩膀,怎么会,男孩笑了,还像五年前一样好看,他说,就知道你够哥们!走啊!去网吧通宵!”说到这珂婉又喝了一大杯酒,像是真的醉了,双眼迷离地撑着身子。

“后来,女孩和男孩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男孩以为是缘分,只有女孩知道,不是,一直都不是!男孩有了第一个女朋友,接着有了第二个,每次男孩分手都会找到女孩,可男孩却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他只是把女孩当成了兄弟,女孩哭过很多次,男孩都不知道,后来男孩有了第三个女朋友,女孩真的累了,女孩一直都不敢和男孩说这些,因为她害怕,害怕,这么多年的感情只因为一句话都成了陌路,与其这样,倒不如永远陪在他的身边,你说,女孩是不是很白痴!”

“是不是很傻?”珂婉说着自己都笑了出声,像个疯子一样笑着灌酒,陈蔓蔓抢下酒杯,“别喝了!”这样的争吵声在这里见怪不怪,倒也没人去管,只有几个邻桌的人扫过几眼。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陈蔓蔓摩擦着杯口,空洞地看着远处。

“因为我喜欢何远!我不想看他再难过,其实他的前两个女朋友都要找过我,和你一样,我承认!他们分手有我的原因,可你知道吗?我每次看到他醉在地上哭的时候,我……”珂婉抽泣着,抹着泪。

陈蔓蔓递过了一叠纸,珂婉却没有接,“他永远也不会喜欢上我,这么多年了,我现在才懂,哪里来的朋友?哪里来的缘分?”珂婉自嘲地趴在桌上,“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独角戏。”

“对不起!”陈蔓蔓自顾自的说着,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何远的头发。

“你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你要是和何远分手了,可别怪我啊!到时候我可不会再退让了!”

陈蔓蔓笑了笑,“开玩笑,现在我也不用你的退让啊!”珂婉听了也笑了。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匆匆那年

后街的重庆菜馆里,珂婉正一个人往嘴里塞着土豆丝炒米,魏铭丰大刺刺地坐到了她的对面,拍着桌面,“呦!这么喜欢土豆丝炒米?不想换换口味吗?”

珂婉无奈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的扬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昨天的雨没下完,今天时下时不下一点点小雨,挺凉快的。 今天依旧来画图,三四节有读写课,英语课照常上,要口语测...
    永恒yxh阅读 15评论 0 0
  • 前提是此控件有点击事件 一、在布局文件中添加 在当前要添加的布局中添加以下一句话 二、用代码进行添加 然后再给需要...
    今夜相思又几许阅读 166评论 0 1
  • 今天的晨读于我而言很新鲜,这是一种新的价值观念。第一条成本机会往往会被无视,因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总是按照最开始的心...
    时光南浔阅读 36评论 0 3
  • 今早7点多醒的吧。 上午比较艰难,和女朋友和好过程中,又要准备下午课的pre,结果中午火急火燎地做完了,下午又没讲...
    Hellsega阅读 23评论 0 0
  • Chapter4 网络层(三) IP多播 多播特点 使用组地址---使用D类地址支持多播,多播地址只能用于目的地址...
    球球球球笨阅读 58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