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形状:活着活着就老了

下午,一场大雨突然而至,终于浇退了盛夏的炎热。炎热退却,心情不燥,车窗外,温度湿度都刚刚好,刚好写字。

上周,读完《时间的形状》和《活着活着就老了》,大脑里一直纠缠于“时间”这个词,之后一直想写点什么,后来写了几段,电脑却突然断了电,一个字也没保存下来。

再后来,断断续续的又写了五六次,然后又反反复复地全部删除了,因为我每次回头再看那些码过的字,都不像是我真心想要说的话。

我时常想文字是一面镜子,我是什么样子,文字就能照见什么样子,我不真诚的对待文字,文字也不会照见一个真实可爱的我。

直至前天,再次和老朋友木子见面,木子一直被我奉为“大师”。木子大师可不是算命先生,但是正经文学专业出身,我总觉得她博学,就调侃称呼她“大师”,时间久了,就这么称呼了。

像韩剧里演的一样,我和大师边吃烤肉,边聊着天。夜未深,电炉上的五花肉被烤的吱吱的响,电视里播着听不懂的韩剧,背景嘈杂的韩料店,过去和现在,工作的琐事,感情的曲折都交杂在一起,只有电炉上方悬吊着的排烟筒不厌其烦,默不作声,吸食一切。

大师的感情线一直作为话题的主旋律,我嘲笑她上次失恋时候哭的鼻青脸肿。不过自从那以后她还真吸取了教训,管理男朋友的手段越发丰富高明,但是我也从她的言语中听出了另一番心境——坦然。

我还是劝她趁现在这段感情热乎赶紧结婚,千万别学热播剧《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和贺函,明明是一对良偶佳人,却非得互相装X,结果半路杀出个傻白甜“闺蜜”,趁虚截胡。

不知话题自哪又聊回到了过去。还没等大师讲出从前两个字,我就用“活在当下”挡在了她前面。

我总是想,人一定要活在当下。不念过去,才能不畏将来。

但是回过头再想,当下又从来不是静止不动的。我们都活在自己书写的每一个历史当下里,在职场,在情场,在生活的所有场景里,把这些场景看作生命向外辐射出的千万根轴线,时间不停止,轴线在时间的方向上延伸,这画面构成为每个人的历史,也成为每个人的形状,都是动态的。

末了,木子大师说想看到周身的朋友都尘埃落定时的样子。也包括我。

我知道她是好奇,好奇周身的朋友最后都和什么样的人结了婚,生活在了一起。

只不过那句“尘埃落定”,又不知道戳中了我哪根神经。

只觉得在时间这根轴上原来我们都已经走出很远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每个人都会成为时间的形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