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部书

到底还是哭了。

捂着被子哭出声,汹汹地流出热烫烫的泪。

心口堵着的一坨硬硬的块慢慢随着消眼泪消了下去。

曾经对你说过:你若不爱了,就跟我说一声,我绝不纠缠。

你不爱了,没有对我说,却吝啬着每一个节日。连句祝福的话也没有。我一厢情愿地等着。用幻念里的你等着。

你知道我要的很少,而且要的都是免费的一例常见的,日月星辰,湖岸灯光,烟雨红树。

所以你肆无忌惮。

肆无忌惮地公开和别人调情,

肆无忌惮地热巴巴地替别人说好话,指责我。

直致肆无忌惮地在情人节的深夜里,热烫烫地一遍遍地看千里外的别人的所有。

她轻蔑而高傲地抿嘴一笑,你深夜里那一口气的所有的热烈情愫。

她施舍给你一个所有人都能看见的高雅销魂样子的节日快乐的朋友圈。

那显而易见的滤镜里精心装扮的美颜啊,恍如仙子,惊艳到了你。

你触电一样酥痴了。

你应该没忘记,我也说过:我的情感有洁癖,一次不忠,百世不用。

你伤害了我。

因为我爱过你,所以我不纠缠。






我一退再退,退到

你伤害了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