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的游记一则

我随着人群往前走,进了一个山洞,山洞中间是河流,或者是湖水之类的,只有两旁紧靠的地方有小路可以前行,小路只能勉强容下并肩而行的两人。我往前走去,中间的支流并不是很清澈,由于山洞的光线十分昏暗,河水也幽深的仿佛可以吞噬一切。以前,曾听人描述,路过一个天台,看着万丈高楼,总要抑制自己跳下去拥抱大地的冲动。我平日倒没有这种冲动,但此刻看着这湖水,竟有跃下去,量一量湖水深度的冲动,突然明了,并非是疯魔了,而是一种放下一切,回归自然的感觉。

当然我还是遏制住这种感觉,继续随着游客前行,到了山洞的尽头,直面的是海洋,才发现,原来这并非是山洞,而应该要称之为隧道,部分海洋从这隧道穿去,于是成了山洞里的河流。

前面没有可行的路,只能原路返回,出了山洞,外面的气温与山洞里的气温实在不能相比,前头的风景,假山活水,其间穿插着园林,实实在在是中国的风景,想想国外的景点,不知可有这幽深又厚重的青石感?

眼望青石,竟能从中感到一丝凉意,这时本是排队形式前行的游客,也不免四散开来,各自寻找园林的幽静处,我穿过层层绿林,觅得一处安静处,正待稍稍休息,抬头看见,那缝隙有不知何时的游客留下的痕迹,显露出藏在深处的青苔色,我记得,回到旅馆的当天晚上,我在梦里,梦到山洞顶上凹凸不平的石尖,纷纷向我压来,那石尖上满满都是“到此一游”的痕迹,仿佛是疯魔的道士言语不清的要向我诉说着什么。

于是我便醒了,醒来四周还如睡前般黑暗,只是偶尔能听到道路上不知是谁的摩托车声音,还有隐隐的拉货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