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银河一起寻找“爱与自由”

96
勇行天下
2019.05.03 17:45* 字数 2023

生命最好的状态是什么,人生最好的境界最接近什么——也许,哲学家有充满睿智系统的全面阐释,思想家有着电光石火般的警世名言,史学家有着总结性的回顾……我们每个人面对人生,都会做出不同的回答。作为社会学家的李银河,一直在我心中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不只是因为她的特立独行,不只是她的女性主义的观点思维,更难能可贵的是敢言人所不敢言、人所不能言。作为亚洲周刊评选出的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当代中国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李银河总是一个非常鲜明而独特的存在,更是“这一个”的独特存在吸引着众多的粉丝与关注者瞩目的眼光。 

正如李银河所著《一生所寻不过爱与自由》这个极具倾向性的书名那样,“爱与自由”,正是一种对人生追求的一个总结,一个阶段性的思想拷问,一个生命体的最精粹的升华。这本书时时处处涌动着思想的火花,亦同时透漏出独立精神的可贵,短篇、断章,言简意赅,含蕴无穷;拷问人性、追问生之意义死之大义,精辟入理;思常人之所思,思落天外;想常人之所想,异想天开。李银河的著作,吝啬语言,无说一句无用的废话,正是其思想的思考向度决定的。李银河的作品,作为爱与自由的终极追寻,自始至终充满着饱满的温度,带给我们永久的思考,引领走向广阔的人生和境界。 

 这本书里,李银河摒弃了一个社会学家和文化斗士的身份,而去省视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内心,直率地表达了她对生命的真实感受和深邃思考。中国社会学奠基人费孝通是李银河的老师,美国匹斯堡大学社会学博士,这些头衔不是李银河的光环,更不是其引以为傲的标签,李银河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其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概括起来就是一生所寻的爱与自由,爱与自由在李银河笔下,对生命思考的点点滴滴,对人生价值的层层拷问,对人性的深刻的洞察,也有对庸常生命、凡俗人生的卓尔不群的非凡识见。 

8个精彩的短章,犹如生命精彩的乐章,弹奏出最为动人心弦的生命合唱。生之欢欣篇章,譬如芝麻人生、学着去死、生命的度数、你有的就是你要的、要不要奋斗到死、彻底的思考、注视生命的流逝,能在常人思考之外,给生命人生注入一种新鲜的血液,重塑一种稳定、有价值观的生命理念,充盈生命的丰沛度。 

花开有时是第二个篇章。花开花落、占有还是存在、抵御诱惑、什么是哲学……维特根斯坦是个最典型的重存在轻占有的人,捐出去巨额财产,潜心研究哲学,当哲学没什么好研究的时候,回到小学当一名教师,所以临终才有这么一句名言“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区别于常人,他不是因为占有很多,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时时关注自己存在的人。李银河同样也是关注自己存在的人,她在“你知道你多有名吗”审视自身,李银河的研究领域在三个方面,家庭、性别与性。当公众关注点在性,因为这个话题,在中国基本属于禁区与死角,作为研究者,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社会的神经备受刺激,此其一;其二,李银河与王小波的爱情故事,这和传统的英雄救美颠倒过来,观念的颠覆;最后,是对名望的双重理解,可谓达摩克利斯之剑。一味追求拔尖是一种幼稚病,可谓正中中国现实的弊病,以生动化的实例,娓娓道来,发人深思。 

 相认瞬间的甜蜜。这一篇章围绕激情展开,激情可谓是个常说常新的话题。;论激情、激情之爱的稀少、激情为什么不可持久、激情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要激情还是要平静、生命化境、爱是最美好的生存状态、沉浸在爱之中、对内心的好奇、对人充满爱、爱情与自由。李银河式的内心独白,或者对心灵的顿悟,全部出自内心,无拘无束,开放自如,大开大合,正如苏轼所讲“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所不得不止”,可谓做文章的化境。 

 第四章,爱是灵魂之花。李银河对爱的诠释,可谓精辟,句句打动人心,处处引人入胜! 

………………

更多精彩都在作者看似平凡背后的人生探寻中,更多感悟与共鸣都在静思默想的沉思中!

 虽然是一本书,这本书是她远离繁华喧嚣的都市,隐居乡下和海滨,每日独对日月星辰、海浪潮涌、四季轮转所写下的,是她与自己内心的对话,是她内心矛盾、挣扎的记录。但是篇篇精彩,具有超凡脱俗之功效,更是一本耐人思考寻味的不可多得的人生大书,值得细细品读,从中受益匪浅!无论怎样,她对爱与自由的追寻从未消褪过,正如书中所言:“自由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由地去爱自己喜欢的人,自由地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这就是我的人生宣言。”

(此评论首次刊发于文章吧 )

张勇,男,籍贯河南新野县,211院校硕士研究生毕业,文学评论者。多年教师经历、房地产开发企业、医院、媒体工作经验,现从事企业文化策划、宣传、企业内刊、自媒体矩阵布局,作品多发表于《中华读书报》、《新华书目报》、《文学报》、《江苏作家》、《中国作家网》、《陕西作家网》、《宁夏大学学报》、《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昌吉学院学报》、《科技创业月刊》、《商情》、《东莞日报》、《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宁夏大学校报》、《普州文学》、《安徽文学》、《躬耕》、《六盘山》、《山东商报》、《新消息报》、《香港文艺报》、《永平回族》、《半岛都市报》、《贵阳晚报》等刊物。

诗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