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一回花事缠绵

22字数 1305阅读 1792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惊蛰前一夜,有雨。次日春水满池,柳丝袅袅,稻谷粒大的芽叶儿初染了三四分嫩黄,料想再过不多时,应一城烟柳了吧?

寻思家后那一处梅园,昨夜风雨甚大,不知可曾吹落一地。何不携竹篮于小园折梅数枝呢?想它既悦人眼目,又可饰菜肴、入茶香,物尽其用,方不负这一场次第渐开的浩荡花事。

午饭毕,缓步向园,离至三五米处,就有梅香馥郁来袭,顿觉神清气爽,见一树树花开繁茂,更胜雨前,地上也并无残红翻飞。不由得暗笑自己,这是初春啊!夜雨催开花千树,岂会落红一地?

游人不多,唯三个中年妇人,穿戴簇新,嘻嘻哈哈,互相取景,渺渺听得几句,似乎准备参加什么摄影比赛。梅林深处另有个中年男人,正支了三脚架,在聚精会神地拍红梅,全不为四周所乱。

我避开他们,独自转了一圈,见红梅白梅此刻开到七八分了,正娇艳。边上那几树腊梅,花瓣虽然完整,但是萎缩干瘪,颜色灰败,香气也消失殆尽了。想它们于隆冬的皑皑白雪中,虽薄如蝉翼,但味辛猛烈,风骨清透,而此刻气力耗尽,强驽之末已矣。

可见,这世间的花和人一样,各有各的时候,谁也无需羡慕谁!含苞时,便沉沉静静地在渊隐忍蛰伏,别抱怨;开花时,便全力以赴地尽现风姿,别退缩;该落幕时,也别流流连连,倒不如咕咚坠地,痛痛快快,来个洒脱……

于梅林中,挑挑拣拣,犹犹豫豫,花苞繁密者不忍;花蕾半开者不忍;花瓣全开,但其旁犹有三两花苞者,不忍;又,树幼皮滑,枝条直横不曲者弃之。终拣那几树老红梅,虬枝苍劲者折了三小枝,白梅一枝。

当此际,有蜜蜂团团围绕园中仅有的一树盛开白梅,嗡嗡作响,百余株红梅虽也醇香馥郁,却少见蜜蜂往来,然不知缘由,存疑于心。

回家时,沿路有十几株早樱和垂丝海棠正攒着劲儿地吐花苞,我半是欢喜,半是叹息。过不得多久,这百余株红梅白梅也该随风而逝,另有桃李暄妍了。

路遇一友,久不见,欢喜得很。携手入室,品茗闻香,取白梅数朵入松烟小种。沸水冲泡,即入即出,汤色红滟,白梅清幽,嫩蕊点点娇黄,浮于茶汤,入口软糯顺滑,咽下后,满口生香,又似有微微油脂,倒像洛施玫瑰的口感。有书记载:白梅性平,开胃散邪,蒸露点茶,助升阳气。虽如此,亦不敢多喝,浅尝辄止。

与友闲话,聊至蜜蜂何以团团围绕那一树白梅?我闻花香,则红梅似更浓郁些。友人忆起她认识的一个养蜂长辈似曾说过,蜜蜂和人类不同,它们分不清红与黑,选择花朵时,也并非仅仅为颜色和香味所吸引,它们的触角上长有数千个感觉细胞,具有嗅觉、味觉和听觉功能同时还可以感知温度、风和湿度变化。借助于这个感觉器官,蜜蜂才可以在野外和蜂房自由活动。

这样看来,那株白梅肯定是比红梅更符合它们的综合评判了,所以才众蜂环绕。仔细想想,便觉得人类似乎还不如蜜蜂,蜜蜂在群芳丛中,有自己不变的标准,并不盲目,也不贪心。而人类在利益面前,常常既得大,还欲取小;祸已发于微,却不能自知。又推想这世上万物,人眼见的是一种风情,而在飞鸟虫鱼等眼里,又是另一番光景,比如蜜蜂分不清红与黑,老虎只能看见黑和白。至于宇宙浩渺,天外有天,那里生灵看人间,又是何等光景呢?

闲聊欢愉,不觉中斜阳入室,暮色渐浓,友人饮尽杯中茶,微笑作别,我亦不留,更不约来日,因这世间所有美好,无法提前邀约,更不能随时随地随心随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