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家

马上过年了,每年这段时间总会有各种焦躁和不安。为啥?不如意呗。

有段话说的不错:没有人关心你付出过多少努力,撑得累不累,摔得痛不痛,他们只会看你最后站在什么位置,然后选择羡慕或鄙夷。

这里说的“最后”不就是这两天儿嘛?这不又到了一年一度“高低贵贱排位赛”的时候。

这帮人你方唱罢我登场,钝刀子割肉,专捡你受伤的地方拼命怼,你疼得龇牙咧嘴,他们爽得欲仙欲死。


他们一边磕着你家的瓜子,看着你家的电视,一边用蘸水的鞭子吊打着你疲惫的身体:

——在外面一个月收入多少?

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

反正够用了。

——够用了是多少?

我也用不了多少。

——所以究竟是多少?

……

问这么多,我挣得少你养我?显然不会。我挣得多会给你?显然更不会!


每年回家都要面对各种严刑拷打,他们绝不是关心你的生活质量,而是完全出于好奇。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套出每个人的收入水平,然后默默地在心里把每个人分个高低贵贱。

背井离乡,来到一片陌生的土地,忙碌了一年,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了下来。离开家,是为了家,更是为了更好的回家。

回家是最麻烦的事情,但再远的路途,再累的旅程,再多的严刑拷打,我们也义无反顾。因为那个地方,是家。那里有妈妈的唠叨,那里有爸爸的念叨,那里全都是家的味道。

一张车票,寄托着你我最厚重的情愫。回家的路,可能很远,可能很累。但无论任交通工具,飞机、火车、汽车、摩托车、自行车,纷纷驶向家的方向。

拉着行李箱,三步并作两步走,刚走到门口就迫不及待的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爸爸的第一个动作一定是接过行李箱,妈妈的第一句话一定是:饿了吧?我给你做点儿饭吃。


回家的路上,有你我不均匀的喘息声,有我们急促的脚步声。

城市很大,跟我没什么关系;家很小,但那是我的。

父母健在,陪一年,少一年。没有人愿意承认,但这是事实。

过年了,我们在给自己放假的同时,也给烦恼放几天假,给手机放几天假。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好吗?

好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