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疯狂德州牛仔稳定性?

字数 2263阅读 17

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力而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自生。语云:百川汇海,进入推荐”点击【VR22.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请复制自行浏览器查看即可。“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积聚。”一处树林里,逍遥子盘膝而坐,王烈同样的姿势坐在他面前,无崖子在一旁安札帐篷。

三人露宿山野不是第一次了,这一夜,逍遥子开始传授王烈北冥神功。

“此‘手太阴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逍遥子说着,伸出手指开始在王烈身上点,““云门”、“中府”、“天府”、“侠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大渊”、“鱼际”,”逍遥子每点一下嘴中就说出一个名字,随着他手指点中,一股热力就透穴传入王烈体内,等到他点完手太阴肺经的所有穴道,这股热力竟然自动汇聚成流,开始在这条经脉内缓缓流动,王烈只觉得浑身舒爽,仿佛刚做了套马杀鸡。

“你用心记住这些穴道,为师为你细细解说行功路线。”逍遥子说道。他不知道的是他一动手指点,王烈脑中的光人已经推演完成了整套北冥神功的法诀。王烈当然不会说漏了。当下只是复述了一边逍遥子刚刚说过的穴道。

不久之后,逍遥子将这一式的行功路线,注意事项等等一一向王烈讲解清楚。

“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少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讲解完之后逍遥子又一次慎重地说道。

“我明白,人的经脉好比河堤,若是一次冲入太多喝水,河堤就会奔溃,人的经脉也是一样,若是吸入内力过多,经脉的强度不足以承受,就会身受其害。”王烈说道。

“不错,你这比喻很恰当。”逍遥子点点头,“明白其中风险就好,你记性过人,那么我就索性把北冥神功的三十六式都穿授于你。”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逍遥子详细的为王烈讲解了北冥神功修炼时的三十六个姿势、行功路线,饶是王烈记忆惊人,这一下讲解下来,也已经月照中天了。

“既已记下法诀,今后你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不可稍有懈惰。但凡对敌时吸人内力,一定要运功化为已身内力,不然会遭受反噬。”逍遥子说道。“为师今夜先运功为你拓宽经脉,以免日后你引人内力入体经脉不堪重负。”

说话间,逍遥子抓住王烈双手手腕,一股股热力传入王烈体内,再身体内开始游走,行走的路线正是北冥神功的行功路线,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全身三百六十五正穴无不涵盖。

待到逍遥子收手,王烈兀自保持姿势,继续引导着逍遥子留下的一小股内力在体内运行着。一夜无话,王烈就在行功中度过。

第二日一早,王烈按照逍遥子的吩咐辞行,前往西北百十里的地方去铲除黑风寨的匪徒,他一身青衫,腰悬长剑,轻哼着小曲上路了。看着他远去的逍遥子和无崖子微笑着摇摇头。

“师父,小师弟一个人能应付吗,毕竟他才学了没多长时间的武。”无崖子有些担心地说道。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成长。”逍遥子说道,“这小子滑头的狠,不会有危险的。”

“几个匪徒自然伤不了他,小师弟的功夫进步很快,我是担心他贸然用北冥神功吸入过多的内力。”无崖子说道,并没有解除担心。

“能安心练了一个多月的基础拳法而没有求学内功,他很清楚该怎么做。”逍遥子倒是不担心,“顶多就是吃点苦头,不会有什么大危险的。”逍遥子拜拜手,大袖飘飘,仿若神仙中人一般瞬间飘远。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王烈唱着歌,脚下步子轻快无比,这段时间的修炼,远比之前他那几个月不入其门地修炼一阳指强的多,身体比刚穿越而来的时候好了何止一倍,现在他都能凌空翻两个跟头了,在以前简直不可想象。

“要是再有个美女相伴,那这江湖就正是神仙生活了。”王烈唱累了暗自想道。

按照逍遥子告诉他的路线,百多里王烈半天多就赶到了。

“根据师父说的,那帮匪徒现在应该就驻扎在那片山谷内。”王烈藏在一片茂密的树林里,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山谷,他在这片山里转悠了半天才最终发现了这里,还多亏了有人留下标记,这一路也没看逍遥子跟人接触,也不知道他怎么安排人来打探的。

“不知道这伙人有多少,我要是就这么冲进去估计就被人当棵菜给砍了。”王烈坐在一棵树上想到,“我这三角猫的功夫还不适合扮高手,各个击破才最后,顺便试试我的北冥神功,这伙人内功虽然未必多好,不过倒是正适合我,蚊子再小也是肉,积少成多才是王道。”

打定主意,王烈溜下树,先远远地离开,搞不好哪里就有把风的山贼,先四处打探一下。

花了半天功夫,王烈将山谷四周看了一遍,他也发现了一队巡逻的山贼,不过对方有五个人,王烈没敢轻举妄动。不知道这伙山贼是胆子太大还是太笨了,除了每个时辰有一队巡逻的在山谷四处查看,竟然没有发现有固定的岗哨。其实王烈想差了,不是山贼没想到,只是这里毕竟不是他们大本营,他们流窜到此也待不了几天,加上他们人手不足,几乎有人都要出去打劫,打劫到的财物也都立刻运走了,也就没有安排岗固定哨,白天人都出去打劫了,安排岗哨也没意义。

一直到夜幕降临,王烈才看到一大堆山贼从外策马而来,加上留守的那五人巡逻队,这伙山贼加起来有二十几人,应该只是黑风寨的一个小分队,要不然这么大名头的黑风寨不可能就这么点人。不过刚刚好,给自己练练手,若是能吸光这二十几人的内力,自已应该也能算是个高手了,想当初段誉不过吸了七个无量剑派弟子的内力就能用出凌波微步了,这二十几个人怎么也比无量剑派的七个人强吧,无量剑派那群弟子就那么丁点的内力,自己还真看不上眼,不过话说后来段誉吸的那都可是高手,不管那么多,这二十几人怎么也得给自己做点贡献,王烈想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