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记忆—我与工作

  是的,今年是极其痛苦的一天。早上知道分工的那一瞬间,我是极度冲动的,那一瞬间我想到的是离开,是辞职,这个地方像压榨机一样压榨了我所有的气血,我的脸色日渐枯黄。想想,就像一个火坑一样,我跳了,可我还是有权利选择其他的路,万般委屈涌上心头。

  没有假期的寒暑假,没有周末的周末。一茬活接着一茬活,永无止境,我的生活里只有了工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