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小甜妻

    暖城,夜幕之下,繁星如夏。    厉家大院里停着数十辆车,客厅内,气氛一度低沉压抑到爆炸。    厉老威严的扫视一圈坐了满屋子的厉家各房,威严开口:“深深那么可爱,就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她吗?”    可爱?    有人用眼神偷瞄坐在厉老身旁的小女孩,她只有七岁,唇红齿白圆圆脸,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确实长得挺可爱。    但她的所作所为,可一点都不可爱,提起来还有点惊心动魄……    十天前,m.c集团破产倒闭,董事长米正阳和太太于当晚发生交通意外,双双身亡。    三天前,厉老带回来这么一个七岁大的女娃,她叫米深,m.c集团米正阳的女儿。    厉老当着厉家众人的面宣布:“以后米深就是我的第五个曾孙女,你们大家要好好对她,谁都不准欺负她!”    老爷子一声令下,大家巴结还来不及,有谁敢不要命的去得罪米深?    当天晚上,米深的房间里就堆满了礼物。    然后好景不长,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天,第二天就开始纰漏百出。    小米深,先是裹着床单从二楼窗户跳下来,差点摔断腿;再是把比她大两岁的二小姐一拳打出鼻血;最后还差点烧了四小姐那一头引以为傲的长头发……    短短三天时间,厉家鸡飞狗跳,年过花甲的厉老爷子被折腾的够呛,就在昨天,米深还差点把窗帘点着……    厉老是没办法了,才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召开紧急会议,商量一下看看,有谁愿意收留米深,把她带到身边好好教育抚养。    然而经过这几天,厉家所有人都对这个外表看似纯洁无害,实际妥妥的捣蛋鬼一枚的小丫头心生畏惧。一个个的都巴不得离她远远的,谁还有命敢主动往上靠啊?    领养这个小丫头,不仅得有胆,还得有命!    但是有老爷子在场,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便都沉默着不做声。    厉老环视一圈:“既然都不吭声,那就让深深自己选。”    这话一出,所有人脸上立刻浮现出惊恐的眼神,纷纷眼神闪烁,生怕米深会选中自己。    厉老低头,用和蔼可亲的语气询问米深:“深深,你想跟谁一起生活?”    女孩仰头看着他,眨了眨黑亮的眸子,没说话。    厉老被她那澄澈的目光盯的有点不自在,轻咳了咳道:“咳,那个,太爷爷不是嫌弃你,太爷爷只是……呃……只是年纪大了,照顾不了你,想给你更好的教育,只能……”    他话没说完,小米深便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默默的环视一圈。    凡是被她目光扫到的人,纷纷心虚的避开视线,或低下头看脚尖,或转头『摸』『摸』鼻子,就是没有一个敢正视她的。    明明这只是个七岁大的小丫头,可是此刻在所有人眼中,却不亚于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魔!    厉封昶坐在角落,冷漠的目光扫视一圈,只觉得好笑。要是被人知道,威名赫赫的厉家人竟折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身上,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倏尔,他眸光一滞,停在了对面那个小丫头的脸上,而此刻,米深也正睁着一双大眼睛,怔怔的盯着他。第2章 你想住在这里,就必须要守我这边的规矩    那样澄澈如镜的眼眸,仿佛未被世俗浸染的黑宝石,看的人心头莫名一热。    厉封昶微微蹙眉,心中已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小丫头便抬脚,沉默着走到了他的面前。    “……深深是想跟封昶一起吗?”厉老愣了愣,众人也都十分不解。    厉封昶在厉家孙子一辈中排行老四,但从小『性』格孤僻,跟厉家的同辈孩子都相处不来,所以早在十三岁那年,就单独搬出去住了。    厉家的孩子都怕厉封昶,因为他总是冷着脸,看上去脾气很不好的样子。    而米深却选了他,众人心中惊讶的程度可想而知。    “好,深深就交给封昶了。”厉老一高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才震醒了所有人。    大家才如梦初醒般,脸上的紧张都被“逃过一难”的欣喜所代替。    ——    家庭会议结束后,众人作鸟兽散,厉封昶则带着小米深,往自己独居的别墅水月居去。    一路无话。    进了门以后,厉封昶径直换了鞋进了屋子。    米深站在玄关处,看着放满了男士鞋子的鞋柜,秀气的眉头慢慢皱起。    厉封昶走到客厅里,才反应过来,今天晚上他还带了个小尾巴回来。等他回头,就看见小丫头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赤着脚走过来。    一双小脚丫子嫩白纤细,左脚脚背上的一道伤口却更为引人注目,细长的伤疤还没完全长好,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小小的个子,差不多到他腰际的位置,身影纤瘦,身上穿着的那件浅绿『色』的连衣裙显然不合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撑不起来。    厉封昶捏了捏眉心,忽然有种头疼的感觉。    他向来喜欢清净,连独居的别墅里都没有请佣人,只是隔三差五的家政公司过来清扫,不会打搅到他。    但是现在家里忽然多了这么一个人,他还真的很不习惯。    “四叔?”软糯糯的声音传进耳中。    厉封昶放下手来,看着比自己矮一半多的娃娃,郑重道:“你想住在我这里,就必须要守我这边的规矩,你能做到吗?”    规矩?    米深最怕守规矩了!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因为她感觉,要是自己敢说不,一定会被不客气的扔回去的!    “第一,不准调皮,你的活动范围,就是整个楼下。”    厉封昶说着,伸手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房门:“那是你的卧室,不准踏上楼梯一步,否则就是违规!”    小米深点头:“嗯。”    “第二,不准做任何破坏『性』的事情,否则也是违规!第三,要听话,绝对听从我的安排,不然我就把你送回去!”    “嗯。”    厉封昶见她答应的这么爽快,有点怀疑:“你都能做到?”    “……我尽量。”小米深一脸认真。    厉封昶:“……”    他又低头看了眼她受伤的脚,深沉的黑眸里有一闪而过的深邃,“脚怎么回事?”    小米深低头看了看,“从二楼窗户跳下来时摔伤的。”    她在厉家待了不过短短三天,但那些“英雄事迹”,厉封昶也略有耳闻。第3章 妈妈说,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    “为什么要从二楼跳下来?”厉封昶淡淡的问。    小米深歪着头,回答的认真:“三小姐拿小刀扎我,我没地方躲,所以就从窗户跳下去了。”    厉封昶眼阔轻缩,盯着米深看了很久,厉家的孩子他很清楚,不论是跟他一辈的,还是现在最小的一辈,刁蛮霸道的本事他也是亲身有所体会的。自己也是因为跟他们合不来,才搬出来住的!    厉家虽然好,却因为人多,乌烟瘴气的,还是外面住着清闲自在。    说起来,他跟这小丫头的经历,还真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味道?    小米深见他半天不说话,粉润的唇微微抿了抿,“二小姐拿蟑螂吓我,可是她没想到我根本不怕蟑螂。她的鼻子不是我揍的,是我用手拿了蟑螂扔给她的时候,她自己撞到柜子上的。”    厉封昶没说话。    小米深又默了默,继续道:“四小姐的头发是我烧的,那是因为她想烧掉我的头发。”    厉封昶:“so?”    “妈妈说,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她回答的认真,甜糯糯的声音像一颗甜蜜蜜的软糖,一直融化到心里。    厉封昶挑了挑眉。    “我可以去休息了吗?”小米深打了个哈欠,一张小脸上满是疲倦。    她在厉家老宅待的这几天,没有一天睡过踏实觉。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厉封昶盯了她会,淡淡的回答:“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