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财迷的水果屋

记得那时,我仿佛成了一个正能量的渲染者。告诉所有的人生活很美好,未来很美好。

没有雾霾,不用戴口罩。满世界都是阳光,连糖炒栗子都不用剥皮儿。

08年的时候认识刘彩蒾。

大家都喊她小财迷。

那时候我在补习,她在食堂帮忙。我留着口水屁颠屁颠儿递过饭盒:面条面条儿不加蛋不加丸子不加香菜。

不加蛋不加丸子是没钱。

不加香菜是不喜欢。

等待清汤寡水大碗儿面的时候看到了她旁边桌子上的糖炒栗子,想到了我的悲惨人生。

我痛哭流涕。

不料感情酝酿出了差错,泪和鼻涕没流出来。口水满地。

然后她笑着在饭盒的空格子里放了一把糖炒栗子。

我看着她

泪眼婆娑:

那个...放这么少。


那次开始,每天打饭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瞄上几眼她旁边的桌子,小财迷总是笑着给我照列装上一把糖炒栗子。后来越装越多,干脆給整袋儿了。

那时在我心中,食堂卖饭是一项特别赚钱土豪一样的职业,每天都买得起糖炒栗子。那我考毛线北影啊,考毛线编剧导演啊。我要卖饭我也要卖饭!想起我穿着白围裙站在卖饭窗口威风凛凛吃着糖炒栗子的样子。

想到就开心。

就这样,我这么有原则的人,勉强因为眼前的糖炒栗子的诱惑与她成了朋友聊着天儿。她说读完初中就不读书了,卖衣服,做帮工,赚钱给家里。

我慢慢发现小财迷真的和外号不一样。一点儿都不扣,只对自己扣。很少看她买新衣服啊化妆品啊,身上总是淡淡的油烟味儿。

我说那大家为啥叫你小财迷呢?

她笑笑,她们买啥我都不买,她们觉得我这个人就知道攒钱,扣。

我嚼着糖炒栗子说我觉得你不扣啊。

她搓搓衣角,腼腆地笑笑。


那时她的朋友基本是些没到二十的女孩子,早早结婚。我会乐此不疲地跟着她去参加婚礼,其实是去蹭饭蹭烟。每次参加婚礼小财迷都会哭得稀里哗啦感动不已。

我会擦着嘴角的口水说这次酒比上次都难喝。你看,新娘和你都喝哭了。

小财迷知道我是考艺术的学编导的。她说以后你成了大导演要给我拍婚纱拍电影。我说这些都好说先买袋儿糖炒栗子你买多少我拍多少。

她说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我说我将来是要成为大导演的人,这点小东西我才不在乎。对了,对面街上第二家的糖炒栗子好吃。

后来,

忘记了她买了多少袋儿。

忽然有一天,小财迷和糖炒栗子都很少出现了。食堂的师傅说小姑娘谈恋爱了。

有点失落。

然后我就去了北京考试。


回来后再次看到小财迷,她居然开始化妆了,淡淡的。连我称为清汤寡水的大碗儿面都开始带着甜甜的味道,她笑着给我加着鸡蛋加着丸子。

我嘟嘟嘴,小财迷你看,还缺点什么?

她笑着把藏在身后的糖炒栗子递给我。

一起吃饭的时候,我见到了那个男孩子。是街边儿水果店的小帮工。

很帅气的一个四川小伙子,他会放很多很多小辣椒说好吃好吃。

小财迷笑着,也会夹一个小辣椒尝一口,辣的喝好几壶水伸着舌头大呼小叫。

男孩子右手有两根手指在以前工厂做工被轧断了,小财迷说他脾气稍稍有点大,不会哄我啊什么的。但他觉得开心的时候就是在旁边笑,不会说很多话。不高兴就喝酒说一辈子赚不到钱啊就这命了。喝完酒就嘟嘟囔囔骂一晚上。

我说那你喜欢他么。

小财迷认真想了想,喜欢。

以后怎么办?

我再找个赚多点儿的活儿,晚上找个烧烤店兼职做服务员。给他少点儿压力。

我说你觉得你们合不合适。

小财迷笑了笑:

寒哥,哪有完全合适的人啊,只有互相迁就的两口子。

男孩儿敬我酒:哥,我虽然没啥本事。但不会让她饿到。我读书少。但我也懂得不骗女人,心疼她。

我喝了他敬的酒,一滴没剩。


几个月后晃晃悠悠就到了离开的时候。小财迷和男朋友做东,请我喝酒。那时小财迷已经可以吃好多好多辣椒都面不改色心不跳。他们合计着再攒两年钱就结婚,开个小店儿。


如今,我没成小财迷说的大导演。

在各个城市流离。

她结婚的时候也没有去帮拍婚纱拍微电影,白白吃了她买的好多好多糖炒栗子。

去年抽空回到以前补习的地方,看到一个小店,叫小财迷水果屋。

他和她坐在火炉旁哈着气。

香蕉,苹果,橙子。还有幸福。


我会记得她那句话:

哪有完全合适的人啊,只有互相迁就的两口子。

我们很多人都觉得身边的他或是她不完美,于是都在等啊等。觉得会等到上天赐予一个完美的人出现在你面前然后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哪有那么完美的童话。

我们这是国产剧,就有活出国产剧的样子。


我喝的有些迷乱,

分不清东南西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