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上的贵族

        这两天我经历了这样一件事,学校评选奖学金,同门一个男生因成绩不佳与奖学金无缘而郁闷不已,一边数落谁谁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地与老师勾结做项目而他不知情,一边埋怨老师闭眼睛批卷瞎给分。谁料到,正当他准备满嘴起泡以示不满时,奖学金名单上奇迹般地出现了他的名字,而且是一等奖学金,校方给出的回应是之前少算了他两门成绩。登时,垂头丧气郁郁寡欢的“瘪茄子”就成了趾高气扬的小天鹅。

         我很高兴,一小方面是同门的他获得了这份荣誉,虽然与我毫无关联;但更主要的是当我看到人在荣誉和奖励面前摧眉折腰的神态时,意识到为此郁郁寡欢甚至大发雷霆是多么的不值得,我为自己的觉悟感到高兴。当然,这种觉悟也被古往今来的人们赋予另一种诠释——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但是这与贵族精神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颜氏家训》中有这样一些语句,“吾观《礼经》,圣人之教,箕帚匕箸,咳唾唯诺,执烛沃盥,皆有节文,亦为至矣”、“及世事变改者,学达君子自为节度”、“欲不可纵,志不可满。宇宙可臻其极,情性不知其穷,唯在少欲知止,为立涯限尔。”

         南北朝时代经过了魏、晋旷达风气的解放和战祸的摧残,“士大夫”阶级却依然存在;颜氏一家遭遇亡国之祸,流徙异地,颜之推最关心的却是“整齐门内,提撕子孙”;隋唐后,门阀的自尊还能维持这种“士大夫风操”至几百年之久;从唐朝柳氏、宋朝吕氏和司马氏的家训众都可见士大夫那律己胜过律人的生活气质。

         在我看来,这种虚而待物、没有欲望和偏见,心中无物,只有知识和坚持的心态就是一种值得我们追求的贵族精神。

         这样一看我那位同门的言行甚至我们很多人平时的姿态是不是都具有市井小人斤斤计较的气质了?物质上的平凡和普通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我们不能因此放纵自己的精神在世俗中流于庸俗。虽然后现代理论家鲁滨逊认为我们沉浸在廉价文化和劣质品之中,但不代表我们被禁止追求经典而成为精神上的贵族。

         追求物质没有错,因为我们是要生存的。但是为了奖学金而发表虚假论文不是我想要的,就像为了一点金钱上的奖励而不择手段尔虞我诈一定是为贵族所不齿的。追求贵族精神并不是清高和浮夸,而是相信终有一天规则能战胜潜规则,追求贵族精神也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是知道抱怨没有用一切靠自己,贵族精神并不会让你一帆风顺,但严于律己的作风会为你赢得良好的口碑。

         正所谓,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李白不是也说,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