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山赏樱正当时

       总有这样的春日,午后的阳光恰到好处地撩起心中一股躁动的火苗,我就知道,是该出去走走了。

      我虽平日里也犯点选择困难症,好在这样的季节,去处的选择并不太难。这两日,朋友圈很多人都在晒太浮山的樱花,踏春散心,疏影弄枝,让人不由得生出些许艳羡来。嗯——应该是个不错的去处。才在一个群里发了“樱花谷,谁同行”六个字,便引来一连串欣喜的回应。看来,一场花事,是很多人在这个季节的期待。

      太浮山,因相传当年浮邱子在此炼丹修道而得名,位于湘西北地区的常德市临澧县西南隅,与桃源、石门两县交界,真正意义上的“鸡鸣三县”之地。这座湘西北的名山,除却优美动人的远古传说、声名远播的二十四景、轰轰烈烈的剿匪传奇、佛道一体的金顶禅寺外,其山上的野生樱花林更是它不可替代的名片之一,早在明清时期便已声名远播。明嘉靖《常德府志》和清道光《安福县志》就有多首咏太浮山樱花的诗作记载,如明代杨瑛“春风淡淡花生管,皓月溶溶雪满笺。”、“花下紫苔眠白鹿,云中春树语黄鹂。”、“樱花照月影娟娟,香飘十里花为国。”、淸代姚燮“华灯素月毯,残梦楚天游。小愁蘼芜径,春人烟云楼。弄光晚宜白,媚影向晨柔。四月汝当果,纤莺耒尔羞。”等。而现在的长沙烈士公园、王陵公园等地受到无数游人追捧观赏的早春樱花,就是十多年前湖南林科院专家移植的太浮山野生樱花品种。所以说,如果你春上浮山而不赏樱,可谓憾事。

        太浮山赏樱,必是樱花谷。樱花谷位处太浮山南麓,一般来说须开车前往。太浮山旅游开发进度较为迟滞,现进山车路仅太浮镇雷水岗一处,其余胜利、王化、文家三条路均为步行上山之道。车行雷水方向,一路对面过来车辆颇多,车牌大都为周边诸县及市区号,思忖猜知俱为赏樱返程。今才周三,赏樱之势已是车水马龙,可见太浮山樱花声名在外。如遇晴好周末,那该又是怎样的一番热闹哩。

       才翻过太浮镇西边不远的曹家垱水库那座山坡,车上人便欣喜开了:哦!樱花!隔过车窗,果然看见十里多外的太浮山南坡的黛青色影像里,掺杂着一些不规则状云朵般的明亮之色,那一定就是樱花谷半山腰上成片盛开的野樱花了。看来今日除却暧昧的阳光之外,空气质量也是难得的通透清爽,以至于一场樱花秀被提前剧透。    敞开着车窗,任早春的气息溢满车的每个角落,也溢满人的每一个细胞。太浮镇为临澧县的桃李产区,这个季节,一路桃红李白,满目艳丽,春意已是如此兴致盎然。其实,一场倒春寒才过去几天,电视及网络里也都还充斥着这里那里冰冻的新闻,很多人都还没有从那场寒冷里醒过神来。才经三两个阳光晴好的时日,春天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迫不急待的就一头窜了出来。

       停车坪停满了车,慕名赏樱的游人真心不少。下了车,先走到停车坪上方不远的一个高处远眺樱花谷,但见山底的一个小型水库像一块镶嵌在山间的蓝宝石,而巨大的樱花谷山麓便化身为一只正在俯身汲水的牛头,神韵兼备。时间已是午后两点多,太阳已翻过了樱花谷的脊背,眼前的樱花谷全部的山身就映落在了阳光的阴影里,显露出一种深邃而沉稳的质感。满山盛开的野生樱花林此起彼伏,不像公园或植物园里的樱花林人为的整齐之美,而是自然而错落有致的铺满了数百米高的坡面,歪歪斜斜,卧立不定,或聚或散,或曲或横,千恣百态,个性十足,野性毕现。太浮山的野生樱花多为早樱品种,此时虽才农历二月之初,却已是盛花之期,蔓延起伏的野生樱花与相杂其间的白檵木、白玉兰及一些不知名的花木组成的花海,这里一片,那里一块,或大或小,有形无形,不雕不饰,虽不整山成林,片块之间却有着欲说还休的缠绵,给人一种天然灵秀之美,当然也少不了自然的和谐之美。那一团团看上相互独立却又有打断骨头连着筯感觉的花簇,就像一些山里的村落人家,这里住着几户,那里住着几家,彼此虽有些间距路程,却都是一呼可至的乡坊亲邻。因山势过于陡峭,这片野樱花林对于一般游人来说,只可远观,难以近赏,只见其形,难近其身。这也是太浮山最原汁原味的野生樱花林,任由风雨、虫鸟播洒花种,汲日月精华,享天地灵气,自然繁育,千年于此。专家测算,太浮山野生樱花林面积达五千三百多亩,约十万余株,品种有尾叶樱、微毛樱、崖樱、山樱花、麦李共五种。而最有意思的是,其他地方的樱花多为观花品种,极少能结果,而太浮山所有的樱花品种均能开花结果,果实的颜色有红、紫、黄三色,花开时观花,果熟时赏果,花美果亦美,这也是太浮山野生樱花的独特之处。只可惜,虽然近两年太浮山樱花吸引了很多游人,但大部分来此寻春赏樱的游客,都没有认识到这片野生樱花林的真正价值,往往下了车就直扑樱花谷底的人工移植栽培的樱花林,而忽略了眼前这处最具欣赏价值和科学价值的美景。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赏花者,容易被一些眼前利益迷惑,追求一些现实的触手可及的目标。而真正体现人之价值的大目标大追求,因为遥远,因为苦累,而被大多数人放弃,或者直接忽略。

       沿着铺着碎石的樱花小道下往樱花谷底,因为路有些陡峭,有人还差点摔了跤。路两边去年新移植的樱花树都开了花,这不过是一场樱花秀的序幕,就已让绵绵不绝的游客赞叹不已起来,来到谷底的平缓处,才是一场真正的人花大戏。但见错落有致梯田层状的樱花林里,人影攒动,人声如沸,桃源腔、石门腔、长沙腔等各种地方语言间杂花间。这已是下午时间,我们都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波造访者了,山谷里仍然没有一角清静之处,扎满了如我一样寻美散心之人。特别那些满面喜悦的女人们,到底比男人更具春心,更重感官,不管年龄大小,如一只只欲要开屏示美的孔雀,俱穿着艳亮,衣红裤绿,大都还或披可系一条色彩鲜艳的纱巾,或摆着各种撩人姿态拍照留影,或肆无忌惮的在花间穿梭嬉闹。更有一队旗袍美女,各撑一把别致的油纸伞,着各色或长或短、或端庄或妩媚的旗袍服饰,在树间花下大方而不失娇羞的走秀,几个摄影师和一些拿着手机的游人,如蜜蜂赶花般追着选择各种角度摄影,风过花落,人影花影,一时居然难以分清哪里是花,哪里是人了。不过是一个早春,不过是几树早花,就如此轻易的撬开了人们心里那枚关着天性的瓶塞,放飞了压抑一冬的自由与快乐。

       我到底也还是有些文艺情怀的人,抵挡不住这般花景人景的万般撩拨。春风微醉,春光氤氲,徜徉在这片花的海洋,吮吸清淡的花香,看这些触手可及的是樱花,内心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愉悦。我不是一个真正的赏花者,对于过于艳丽的鲜花,我反而不太喜欢,而有些温室里培育出来的花品,又过于雍容华贵,受不得风霜的惊吓,一般我也是不以为然的。就像赏画,我也是喜欢水墨画甚至素描画多一点,素雅干净,不媚不娇,樱花就刚好切合了我的这种欢喜。这里的樱花品种多为素白之色,少有粉艳,虽多为人工移栽,但也是山上的野生樱花的同根之生,历风雨,经寒霜,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棵棵樱花树像一个个穿着素色衣裳的下凡仙子,合着人动风影,身姿绰约,散发着天然的气质,似是一树一树的走动了起来。枝条上万千的花朵像极了落满枝头的彩蝶,随着清风微微的颤抖,如翩跹的蝴蝶扇动着翅膀,那种美感,似再唯美的字眼也无法形容,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到其中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美。正是花盛之时,一阵轻风,便没有飘飘洒洒的花落之伤,满树的樱花随风摇曳,如层层花浪,激荡着阵阵涟漪。没来之前,一直想着赏阅樱花之美,可真的当置身于花的世界,却不知该看什么,因为一切都是美的,满眼的花,满嘴的香,一些平日里的苦恼和沉重不觉地就消散了,让人满心的欢喜,只有这满目满心的素雅樱花,让人神清气爽。

      避开密集的赏花人群,沿着一级一级的田埂下到樱花谷谷底的樱花溪。较之去年的杂乱无章,今年的樱花溪已露出了妖娆曼妙的身姿,还新添了两座极富情趣的小木桥。微信传播时代,去年的太浮山樱花着实火了一把,不但上了湖南电视台,还出现了因前来赏花之人太多堵车二十余里的盛况。看来花农和当地政府也认识到了这些野生精灵的价值,去年对樱花谷进行了有计划的开发和修整,不仅清除了樱花溪里的杂草杂木,还平整打通了沿溪小径,为樱花谷新增了几分景致。沿溪而行,听流水潺潺,听鸟语啾啾,看山影重重,观花田层层,一时以为世外桃源了。人都有追求美的潜在需求,只不过因为过去物质比较贫馈的时代,人们以饱暖为主,精神方面的追求往往被人当成一个笑话。当下,在物质生活比较富足之后,人们便开始追求于精神享受了。就像太浮山的樱花,过去养在深闺人不识,而今很多人甚至不辞辛劳不远千里来到这深山峡谷,只为一睹其短暂芳容,说明我们的社会又前进了一大步。

       既然说到樱花,有必要找度娘科普一下。“除看樱花不算春”,樱花在民间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花品,春天赏樱在很多地方蔚然成风,武汉大学的樱花甚至成了许多学子选择来此求学的理由之一。当然,樱花也是许多文人雅士的至爱,“樱花”一词,就最早见于唐代李商隐的诗句“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岸。”一诗。日本人尤其喜欢樱花,甚至将樱花作为国花,所以很多人以为樱花原产日本,其实不尽然。全世界樱属植物有一百多种,我国就有四十多种,是樱属植物主要起源地及现代分布中心。日本的野生樱花仅有八种,其大部分在我国亦有分布。日本栽培樱花只有一千多年历史,而我国远在秦汉时期樱花已应用于宫廷皇苑。据考古发掘,河南新郑裴李岗距今八千年以前新石器遗址就有樱花种子,距今二千三百多年前的湖北江陵战国墓有樱桃果,证明我们的祖先很早就重视对樱花的栽培和利用了。唐宋时期,樱花的栽培在我国十分普遍,从前人的许多咏樱佳作可见一斑,如唐代诗人白居易“南馆西轩两株樱,春条长足夏荫成。”,“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行便当游。”,杜甫“西蜀樱桃也自红,野人相赠满筠笼。”,李白“别来几春未还家,玉窗五见樱桃花。”,元稹“别后相思最多处,千株万片绕林垂。”,李坤“开花占得春光早,雪缀云装万萼轻。”,王维“芙蓉阙下会千官,紫禁朱樱出上兰。”;宋代晁补之“樱花已晩犹烂漫,百株如雪聊可绕。”,王安石“山樱抱石荫松枝,比并余花发最迟。”。樱花的生命很短暂,素有“樱花七日”之说,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约五至七天,整棵樱树从开花到全谢也不过半个月左右,形成樱花花开花落的特点,也正是这一特点才使樱花有具有了入诗入画的魅力。《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葬花,有人说葬的是桃花,其实我分析,应该是樱花,多愁善感的黛玉,正是由其樱花花期之短暂而思及自已青春易逝,从而触景悲吟。不过,太浮山的野生樱花因品种较多,开花时间也各有不同,就像民间的草台戏,你方唱罢我登场,花期能从农历二月上旬至三月下旬,前后延续可达两个月,这也是目前亚洲发现的面积最大、种类最多、花期最长的野生樱花林,放眼世界也不多见。林黛玉当年如不居大观园,而是结庐于浮山脚下,她就可以看到近两个月的樱花次第,于是也便不至于如此伤感,甚至丢了卿卿性命。

     不知不觉时过五点,同伴吆喝返程。回首伫息,似有不舍,其实是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想想,一场再热闹的花事,终也要有落幕的时候。生命盛开,亦如这样一场花事,我们都走在匆匆的时光里,寻觅的足迹或散落在曲径通幽处,或湮灭在过往的风景里。往往,花盛之时转身,塞在心里的都是勃勃的春意,前行的脚步便会轻快许多。若过于贪念眼前之景,久了时日,看到也许就是落花为泥,随风而去,心里徒添伤感纠结,反倒得不偿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