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手

        新兵小张入伍第三天就打起了退堂鼓,说是不适应部队生活,想要回家。

       刘班长找他谈心,拉家常,讲兵役法,口水都讲干了,问小张,“想通了没有?”

       小张睁着大眼睛,懵懂地说,“班长,我觉得你讲得很有道理,可是我还是想回家啊。”

        刘班长无奈地带着小张去找教导员,小张一见到教导员就眼泪汪汪地说,“首长,我想回家!”

         看着小张那张娃娃脸,教导员和蔼地问,“小伙子,满十八岁了没有?”

       小张吞吐着说,“满了,刚满十八岁,就来当兵了。”

       “听说你在市里拿过乒乓球比赛冠军,你这个冠军含金量高不高?”教导员递给小张一杯热茶,笑着问小张。

      “含金量当然高了,有二十多个学校参加呢!”小张见教导员问起他打乒乓球的辉煌历史,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顿时有了喜色。

        “有没有信心打赢我?”教导员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小张。

     小张信心十足地说,“当然有了,打乒乓球我可是高手,要打现在就去。”

         刘班长边走边提醒小张,“别吹牛吹得太早了,教导员是咱们训练基地公认的高手,在基地比赛中蝉联了3届冠军。”

       上了球台,先是正手练习拉球,只见橙色的乒乓球像用线穿了一样,伴随着有节奏的“乒乓”声,笔直的在球台的对角线上来回穿梭。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小张一看教导员挥拍的动作,非常规范,动作小,力量大,就知道教导员功底不浅,慢慢地小张感到教导员拉过来的球旋转越来越强,控制的难度越来越大,心里有点发虚,手上一不留神,一个回球出了界。

       导员捡回球来,把球抛给小张说,“小伙子打得不错,打一局,开始,你先发球。”

       小张退到球台左角,侧着身,弓着腰,左把球托在掌心,瞪着眼睛盯着对方球台的左角,教导员也往左方移步,重点防守反手,忽然,小张把球抛起一米多高,待教导员抬头看球时,小张右手挥拍用力朝左前方轻轻一带,只见球飞速地向教导员球台的右角,教导员猝不及防,下意识地将球拍往右一挡,但球早已窜出好远。小张旗开得胜,赢了第一个球,顿时信心大增,接连几个发球抢攻,连连得手,不一会,就以11比9胜了教导员。

      教导员不服气地说,“不行,你刚才偷袭了我一个,不算,再来一局。”

       这一局双方都活动开了,打得比上一局更加精彩,有的球两人能对攻四五个回合,赢得了观战的官兵的热烈掌声和阵阵喝彩。双方的比分一直平着上升,最后小张与教导员打成了11比10,小张领先一分拿到局点,这时轮到教导员发球,旁边观战的官兵都在为教导员加油,教导员低头沉思些许,说,“看来不使绝招不行了。”只见教导员把放在球台边轻轻弹了两下,一跺脚,大叫一声,一个左侧上旋球直奔小张左路而去,小张正要准备接球,突然一缩球拍,发现球意外地出界了。

      教导员无奈叹了口气,说,“小伙子,果然是高手啊,今天就甘拜下风,明天再打!”

        小张乐滋滋地应着,“好,明天再打!”从此,小张每天晚饭后,缠着教导员打球,结果都是以小张险胜告终。于是在训练基地流传着一个新的说法:22队来了个乒乓高手,连老冠军李教导员都打不过他。

        据刘班长反映,近段时间来,小张像变了个人似的,走起路来脚步轻快了,干起工作来劲头足了,训练起来更加刻苦了,而且再也没有提起过想回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