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浅浅的缘 深深的恋 053

自从那一夜江辰东落荒而逃后,就再没联系过子语,而子语也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这几天一想起那天江辰东隐忍的痛苦表情,子语就不是很放心。而这一夜,子语回到宿舍便开始出神。直到眼前被乐乐用手晃了晃,才回神问道“乐乐,有什么事吗?”

“我的小乖乖,这句话难道不是应该我问你吗?”乐乐忧心忡忡看着子语,子语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便起身拿了睡衣说“我去洗澡,你不是今晚有外教视频课吗?赶紧上课吧。”

乐乐知道子语是在逃避自己的问题,又不好直接追问,便拖着一旁跟男友热聊的欣悦说话。欣悦正好在约男友明天上午去吃新开的火锅店,只是哼哼唧唧地应付着乐乐。乐乐自觉得跟她没法交流,又憋得难受,索性不上外教课直接拨了个电话给男友开始聊天。

子语洗完澡一进门就看见两个室友正跟各自男友打得火热,这情话绵绵都让她这个“黄花大闺女”不好意思了。

在自己书桌旁坐定,子语没来由地又想起了江辰东满脸是汗的痛苦表情,还有,江辰东似乎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想到这里,她不禁想起邓雨劝自己的话,如果,真的喜欢,为什么不选择好好原谅对方,认真地对他好?

拿着手机不知不觉的乱滑,没想到竟翻到了通讯录里“江辰东”一栏。

也不知道他好些了?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问?那天,原本是想说两个人似乎可以重新开始,这样相处也不会又累又变扭,但是他好像没听完。怎么办,要不要打电话给他,还是等他来找自己?

正踌躇不决时,不料乐乐突然大喊一声“妈呀!什么味道?是什么东西烧焦了吗?”子语被她一惊,才回神发现似乎有浓浓的烟味儿泛出,不一会儿就听见宿舍楼里有人大喊“着火了,着火了,大家赶紧走安全通道!”接着便是一阵阵慌乱的叫喊声。

子语没敢耽误,赶紧披上外衣和乐乐以及欣悦开门往楼下跑,刚出宿舍门,走廊的灯也熄灭了,可见大火应该烧断了主电路,刹时间,又是一群胆小女孩子们的尖叫。

“大家别慌,我们沿着墙壁走!”子语看不太清楚路,又想起乐乐有轻微的夜盲症,于是赶紧抓紧乐乐的手以示安慰。楼道里的烟味越来越大,大伙儿开始慌乱起来,不少人开始挣着抢着往前挤。

“小语,小语,你在哪里呀?”是欣悦的叫声,“欣悦,我跟乐乐靠着墙壁走,你也靠着墙壁走,人太多了,你自己注意。”子语话刚落,不知身后是谁推了一把,还在下楼的她一个踉跄就往楼梯下载了个跟头,乐乐本来握着她的手,却没想到这突然一推,没能握紧。

“子语,子语,你还好吗?子语?”乐乐着急得大喊,可是夜盲症的她有不敢直接跑下楼,但是这喊声很快被慌乱的人群压了下去。

子语只觉得头晕乎乎的,头上应该是起了个大包,手臂上也是火辣辣的痛,当她想站起身来时才发现左腿痛的厉害,不知是骨折还是骨裂了。子语咬咬牙,站起身来想看看乐乐下来了没有,正好瞧见欣悦扶着乐乐下楼。

乐乐一下来就抱住子语问“小语,哪里受伤了?啊?”

“脚有些痛,可能骨折了,但是我们先出去吧,这会儿宿舍楼里太不安全了,赶紧和大家一起出到楼外去。”说着,子语便扶着欣悦的手站直,没想到脚每向前一步都痛得自己掉眼泪,但是她硬是没吭声,直到走出宿舍大门外,实在支撑不住了,才一屁股坐在了水泥地上。

“妈呀!子语,你的脚怎么肿成这样,还有手臂上,怎么流血了?”欣悦借着路灯看见了子语的伤势,禁不住大呼小叫起来。

“哎呀,很严重吗?那赶紧打120呀!”乐乐不是很能看清楚,只能凭着欣悦的话对子语的伤做出判断。

可是,刚刚走得急,宿舍三个人都没有带手机,欣悦赶紧向身边的同学借。

“你俩别急了,我这个伤不是太严重,不用叫救护车的。我打个电话叫朋友送我去就好。”子语觉得叫救护车太大惊小怪了,虽然脚实在痛得厉害,但是也没有那个必要。估摸着江辰东这个点应该没有睡下,子语想找他来帮忙,私心里还想着和他说清楚自己的想法。

明明没有刻意去记忆的手机号,却不知不觉在心中种下了根,拿着旁边同学的手机,子语踌躇了一小会儿还是拨通了江辰东的号码。

短短几秒钟,便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子语觉得心跳突然变快了一点。

“喂,东哥,我是罗子语。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不知道现在你方不方便?”不知道是不是江辰东在看外国剧,子语模糊地听到一些人在用英语交流,并且还很急切。

“阿罗,不好意思,我现在很忙,等一下再给你回消息好吗?”话音刚落,子语耳边就传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子语,你同学过来吗?哎,子语,你怎么哭了?很痛吗?我看还是打120好了!”一旁给子语递手机的欣悦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赶紧来问她情况。

子语摸了摸脸,手上竟是一片濡湿。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才扭伤脚的那一瞬间明明很痛也没有掉泪,却在满心希望地给江辰东打电话被拒后,泪水毫无察觉就开始往下掉了。

这时只听见刚刚借给自己电话的女同学嘟囔到:“难不成是打了国际长途,不然怎么突然没有话费了。”

原来,又是一个人悄无声息走了呀。心中某个地方像是被插了一把剑,生痛生痛的。

“嗯,很痛。”子语回答欣悦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抬头也没有情绪,只是趁着夜色一个人尽情而又小心翼翼地流泪。

很久很久以前,子语看过一段小说,里面的女主人公一直一直在等男主人公爱上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虽然她很早就被人告知她和他可能没有缘分,但是她却从来没有相信过。直到有一次,她差点死掉,来救她的依旧是别人,那一刻,女主人公才明白:原来缘分真的早已注定。

此刻的子语才明白,原来四年前就已经缘尽的二人,的确不应该直到如今私心里还带着期盼的,不然,只会让人再清清楚楚痛彻底而已。

���q_�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周六明明就在这单曲循环的七日里,逃不开也走不了,就好比一年是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无论存在的事物多美好又...
    最无羡阅读 194评论 0 0
  • 周日的早上,子语起了个大早,谁叫莫君逸家住在那遥远而又偏僻的富人区呢?白衬衫外套着薄毛衣,底下搭配着秋短裙和短靴,...
    最无羡阅读 136评论 0 0
  • 最后的最后,由于子语哭得太过伤心又太过专注,而无论乐乐和欣悦怎么询问,她都不吱声。她们只道她一定受了重伤,便自作主...
    最无羡阅读 181评论 0 0
  • 国内的平安夜和国外有很大的区别,看着满街拉手搂腰的情侣们,江辰东就发现了,国外的平安夜都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庆祝,街...
    最无羡阅读 112评论 0 0
  • 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飞逝,还没等人反应过来,精准的数据时代已经报告平安降临。 子语是个比较注重传统节日的女孩,也只是...
    最无羡阅读 80评论 0 0
  • 《大学》云: 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
    耘心阅读 489评论 0 4
  • 做梦梦到俊峰哥,好像回到了初中时代。8点的闹钟,却因为这个梦境,不想要醒来。只记得俊峰哥说后一个暑假,就我们两个,...
    深海绿妖阅读 66评论 0 0
  • 今天阳光真是特别的好!走在风中,迎面而来的全是舒服的暖意,真是应了那句佳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走...
    雾湿楼台cwq阅读 1,688评论 5 3
  • 基于目前Network项目需要,研究相关树形算法该需求难点如下:1、目前拓扑图是无向图,而树大多数都是基于有向图来...
    bobcorbett阅读 1,63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