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说变局与应局——《计划与计划中》

“我们很容易混淆了计划本身与做计划的过程,分不清梦想与做梦的过程,爱的本身与爱的过程。”

在计划与无计划之间,我们容易陷入自己的执念,有计划的时候埋怨自己行动赶不上计划;生活的考题突袭的时候,不愿意跟随变局做应局,就觉得事情应该是往我们规划的那样发生才对。

我们对于“变化”充满恐惧抗拒,因为突然而来的加班、检查、新政实施不开心。

我们带着自己对于目标和既定轨迹的执念,活在现实的落差中,却没有觉察现实的发生就是梦想的一部分,其实生活往往是在规划与随机中无规律切换的。

我的初心是做好儿童教育,因为想把这件事做的更好,开始研究家庭教育,希望能够用组合拳把儿童教育这件事做得更好。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父母教育的意义远远甚于儿童教育本身,这是根与叶的关系,我花了更多时间在根上,这个根是父母本身的成长与蜕变。

我也是父母中的一员,花更多时间修自己,学习,实修,分享,反思成了我生活的主体。

过去我无意中会把工作与生活、做自己和教育小孩会区分开来。当我把一切回到自己的时候,才意识到工作本身即生活的一部分,我们经历的每一件事都代表着我们的生命品质,我们的职业幸福感与价值感即等同于生命的幸福感和价值感。

同时我们做好自己就是给孩子一个最好的人生范本,传递的是我们关于人生或积极或消极,或认真或敷衍的态度。好好做自己本身就是好好做父母,认真做父母也是做好自己的一个part,为人父母是我们诸多角色的一个,是我们的一部分。

当我们割裂彼此的时候,我们对待生活与工作,对待自己与孩子的态度,便会相互作用和影响,看上去你对某一方投注所有,人生也看不到你的努力。

漠视生活的人,对工作再热情,天平也会失去平衡。敷衍工作的人,生活会以金钱、亲子或夫妻关系的课题对自己的懈怠算总账。懂得平衡经营,平衡精力或注意力分配,才是终极赢家。自我教育与孩子教育亦是如此。

我的计划是要做一个优秀的创业人,经营管理,运筹帷幄。2011年初我在一次学习中自我检查,我发现现实中自己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执行官,我胜在思维与教练,拥有思考力、学习力和输出力,还有很强的布局整合能力,于是开始将自己的角色从执行官到团队教练进行转换。

第一次自我角色转型历时2年,因为根基不稳,失败告终,大伤元气。好像现实再次与计划向左,但是我内心清楚方向是对的,那份如鱼得水的角色感是对的,于是很快复盘重塑,第一轮转型失败重启给了我一次白纸上描绘的机会,很快实现团队的升级,教练好一代交接给二代执行官,再让自己精深于讲学。

因为自己教练与复制的能力,自己又热衷于公益和分享,路上受到一些同行朋友认可,竟又开始了企业管理培训和咨询,自己也算是学练优则教,这一次我实现的跳跃是从单体企业向平台运营转型。

能力匹配不上被需求的时候,也有压力,但更多是因为不足需要延伸自己触角去更多学习和涉猎,思考与创意的乐趣。

我的人生没有停止过计划,却也总是充满意外。是惊喜还是惊吓,自己说了算。我给自己的总结是,莫要高估自己一年可以抵达的高度,也休要小看自己十年的积累。

2011,重生自己,今年是第十年。十月怀胎,十年重生。

自己算是一个不挑食的孩子,来什么做什么,不离场,不逃避,不执着于我昨天是谁,会什么,不考虑我现在够不够能力,有没有基础。

一面是对现实日复一日简单重复的厌倦,一面是面对变局与未知的挑战,面对更大赛场对自我要求的提升的压力,这是很多人的选择题。继续困在笼子里,还是努力为自己争取更大的自由?是晋升还是原地踏步?

逃不开的规律是:更大的自由都是以自我升级为前提。

要么放下念想心甘情愿踏踏实实享受当下的生活,要么开始想了就把心思和行动都往这条路上挪一挪。不至于脑袋去了新的航道,身体和思维还拖着沉沉的惯性停留在原来的轨迹上。任何时候,换了新局,换自己更新迭代自己总是没错的。

这样的自己,因为可以对发生和变局不带抗拒,因为还能对每一个“新”的功课充满好奇和探索欲,所以还能一直保持高昂的职业幸福感,不至于每天和自己打仗,攻击自己的选择或已定的现实。

有这时间,还不如多花一些时间陪自己在未知和不熟悉的路上探索和体验,其实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我们有时候必须预先设想可能发生的事,有些时候必须即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