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楼·落花犹在 第六章 生死结(上)

字数 2404阅读 99

落花犹在

第六章 生死结(上)

六、生死结

上得洞庭东山,慕容忧先解开无痕的穴道,又再拿出解药,告诉丐帮帮众解药用法,让他们去解救帮主。副帮主请二人入厅,道:“小忧姑娘,无痕公子,请入内稍作休息,等我们就醒帮主,再由帮主设宴亲自款待两位。”慕容忧携同无痕进到厅中,道:“多谢副帮主的盛情,我还得赶回慕容世家复命,酒宴就免了罢。待帮主醒来,确定无恙,我就告辞。”副帮主客气两句,率领帮众离去,厅内就剩下慕容忧和无痕。

须臾,有人前来奉上茶水,恭敬地请二人用茶之后,又自退下。白瓷的茶碗盛着一瓯热腾腾的碧水,厅内顿时茶香缭绕。慕容忧手指轻轻滑过碗沿,偷向无痕望去,不想他也望向这边,与他的目光撞个正着。她手指微颤,竟将茶水泼了出来,洒了一桌。

无痕目光灼灼,缓缓问道:“姑娘,你说的话,是真的吗?”慕容忧微微一愕,方悟无痕言下之意,忙道:“当然是真,我不会再对你说谎话。”无痕神情激动,急速道:“姑娘,你还是快些离开这里。”

“怎么了?”慕容忧大惑不解,“我奉命前来送解药,一定要确认帮主无事,才可以回慕容世家。”无痕焦躁难耐,拉起慕容忧就向外冲:“赶紧离开这里,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详细告诉你。”慕容忧满头雾水,忽然灵光一闪,惊疑不定问:“难道说,丐帮会出什么大事,进而危及我们?”

“对,快走!”无痕拉着慕容忧越跑越快。但这个时候,他们身后隐隐传来杀伐之声,慕容忧回头望去,丐帮帮众蜂拥而出,高喊着:“抓住他们,抓住他们!”

“来不及了。”无痕看看四周,“渡船是没办法坐了,跳湖!”说着,他不知哪里生出一股怪力,拉着慕容忧跃入湖中。

一入湖中,无痕抓着慕容忧的手立时松开,整个人向湖底沉。慕容忧水性颇好,当即下沉,托住无痕,潜在水中向前划去。

潜行一段距离,慕容忧估计已远离东山,便慢慢托着昏死过去的无痕浮出湖面。放眼望去,四周皆是茫茫的湖水,见不到有陆地,慕容忧运指点了无痕胸前几处穴道,略辨方向,带着他奋力划水向前。

不知游了多久,慕容忧只觉双臂无力,快要抬不起来,才看到一片陆地。她勉力划水,将无痕拖过去,在他胸腔用力按压,挤出他肺中积水。不多时,无痕醒转,无力地看了看一脸担忧的慕容忧,道:“无痕又欠姑娘一次救命之恩。”

慕容忧见他醒来,欢喜道:“我不是也欠你一次。若不是你提醒,只怕这会我已落在丐帮手里……”她忽然停了话,敛去心头欢喜,沉声道:“你怎么会知道要出事?”

无痕挣扎起身,跪倒在慕容忧面前,俯首磕头:“姑娘,无痕以怨报德,其心当诛。”慕容忧去扶无痕,道:“这话怎么说?”无痕坚持不起,坦言道:“是无痕趁姑娘拉我,与姑娘相撞之时,偷偷将你身上的解药换成了剧毒。”

“不可能!”慕容忧惊叫道,“我是习武之人,你不通武艺,如何能将瓷瓶里的解药偷梁换柱,而我却一点不曾察觉。”无痕轻声道:“无痕曾以偷盗度日,因此练就空空妙手。”

慕容忧越发惊讶,摇头道:“你既然不肯平白受人恩惠,又为何去学那偷盗行径,坏了你祖先的声誉。”无痕愤然大笑,道:“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不学偷盗,要如何生活,要如何读书识字!”

“你这是狡辩!”慕容忧愤怒难当,可她却不知道,为何会如此愤怒。仿佛是遭到了背叛,又好似被人欺骗,但却都不是,她只觉得心底有一团火,烧得炽烈。他是那样清傲,那样纯拙,就像是一株净水里生出的白莲般无暇,怎会有那般不堪的过往!更甚者,现在他的双手,还沾染血腥!

“你为何要偷换解药,毒杀丐帮帮主?”

“为父母报仇,理所当然。”无痕痛苦地战栗着,“我恨自己没有能耐,学不成一身武艺,凭着真本事报仇。我只能使出这样卑劣的手段。我就是个累赘,从前害了父母,现在又害自己的恩人。”

慕容忧道:“那丐帮帮主素有侠名,怎会是你杀父杀母的仇人?”无痕惨笑,抬头定定望着慕容忧:“世人都是这样,为表象所迷,看不清事情的真相。是大侠就不可能做出杀人之事?”慕容忧心中一震,崔澈曾言,她凡事太过执于表象,此时,又听无痕如此说,当真不是滋味。

“若真是如此,我一点也不怪你。”慕容忧情真意切,她能理解无痕的痛苦。到此,她于他,突然升起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他从小没有父母,而她,虽然父母俱在,却只让她感到疏离。她不禁追问道:“帮主为何要杀你父母?”无痕双目蕴泪,道:“还不是为那帮主之位!丐帮前任帮主出身富贵,喜好奇石,他为得前任帮主赏识,选他作为继承人,溜须拍马,四处寻找奇石。我家传有奇石一尊,随天气变化而呈现不同样貌,晴生烟云,阴生雨露,他几次欲买,先父都断然拒绝,于是他便下了强抢。为怕恶行败露,他去而复返,要将我们赶尽杀绝,幸而我父母早早带我逃亡,才避开劫难。”他越说越激动,泪也止不住落下:“可是,却因为我病了,爹去买药,被他发现行迹,遭了毒手。娘带着我逃,半路被他拦下,娘为救我,拼死抱住他的双腿,我才得以侥幸脱逃……”

慕容忧只觉心痛难忍,仿佛无痕的痛苦,都一点一滴转到了她的身上。她愤慨道:“这等恶行,死一万次也不为过!”无痕道:“自那以后,我时时刻刻想着要报仇,只是,投师无门,学艺不成,无法报仇。今日得见姑娘,知悉姑娘要上洞庭东山送解药,便知机不可失,要报父母之仇,这是唯一的机会。姑娘,你是我的恩人,我却让你声名受污,差点被丐帮的人擒住,真是万死也不足以赎罪。就请姑娘,杀了无痕。”

“我说了不怪你,像那种无耻小人,我见一个就杀一个!”慕容忧不以为意,“只是,我送药是以慕容世家的名义,丐帮一定会把帐算在慕容世家头上,我要尽快赶回去。”无痕惶然道:“姑娘,无痕愧对于你,你却不杀无痕,无痕心中难安。”

慕容忧掩嘴笑道:“傻呆呆的。既然你心中难安,那我就接受你的提议,让你做我的奴仆好了。”

无痕惊异地瞪视着慕容忧,说不出话。慕容忧拉起一直跪着的无痕,道:“快点跟我回慕容世家,要是你耽搁了时间,我就把你绑起来,抽你鞭子。”

“是,小姐。”

“你为何要叫我小姐?”

“无痕已是小姐的奴仆,自然应该称呼小姐。”

“唔……”

目录上一章下一章


琅琊令第四期之无间道

武侠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