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 3 鬼蜮惊魂

此刻鬼蜮城西侧,万山静谧,空谷传响,鬼蜮城依旧散发着幽光震摄人心,穷莱大军也是仗着人多才敢在此驻扎。此次宇文陆在鬼蜮城外驻扎了二十万兵马,他知道鬼蜮城的厉害,也不是孤注一掷铤而走险。是因为晏,穷莱国护国大法师,当年晏与潇争夺啼方神册,闹得不可开交,最后两派竟然互开阵法在啼方王城外打了起来,啼方国王贞下令,将二人及其门徒逐出啼方,自此潇来到铎泽,晏去了穷莱,这两位门派宗师在两个敌对国家之间各自为营,也让铎泽穷莱同时拥有了上乘半神阵法相助,都没有完全吃掉对方的实力。

“鬓霜泪偷弹,相见难。廊桥无故夜梦,芦芽短。一曲唱罢不忍还,七巧玲珑也无欢。只待罄竹书,乡云泣血转~”鬼蜮城外,密林旁边传来幽幽歌声

“唱的好啊王六一,这思乡曲也只能在这密林里偷偷哼上两句喽”一个老兵说到。

“这鬼地方,一到晚上比冬天还冷啊,看着那阴深深的城楼,我晚上都不敢出去撒尿。”一个军士说道,这是刚入伍的新兵,从胸前画的狼图腾可以看出。军士边说边往篝火添了一把柴,鬼蜮城走兽绝迹,飞禽无踪,他们在篝火中炙烤的正是鬼蜮城周围仅有的囚蛇,只见那囚蛇已被去头尾,滋滋的冒着油气。远处的幽绿城楼与此处的火光相映更平添了一丝诡异。

“啧啧啧,真香啊,不过这玩意儿能吃吗?我听说囚蛇会引来鬼灵的!”新兵搓了搓手看着眼前抽着闷烟的老兵。

  老兵胸前绣的虎图腾,是一级军士,“也不知道君上怎么想的,这鬼蜮城别说人了,连各种飞禽走兽都不敢靠近,此番我们在此驻军又不能跨过鬼蜮城,虽说此地仅此一险分割两国,但这一险甚是要命啊。”

“头儿,咋们要在这儿待多久啊,听说前几天左卫的一个兄弟晚上出去被鬼灵摄去魂魄,你说我们会不会?”新兵邹着眉头感慨到。

“瞎说,那是他晚上摔到谷里了,伤了脑袋,昏迷不醒,那鬼蜮城的老家伙们是出不了城的,他们都是被诅咒之人被困在城内了”另一个着狼图腾的新兵说道。“哎?我说王六一,你还没娶媳妇吧,你可别被鬼灵摄去魂魄到时候可就晚啦,哈哈”

  “呸呸呸,我王六一福大命大,头儿是虎兵跟着头儿肯定安全”新兵王六一边说边把烤好的蛇肉递给虎图腾老兵。”头儿,你看,好了“

正在他们交谈之际,一只鬼灵出现在他们身后的密林里,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密林绵延百里,以弯月形包围着鬼蜮城,若不是此刻明月高悬,定然看不到这百里密林,这只鬼灵散发着微弱的幽光,以之字形缓缓的靠近他们,鬼灵正是被囚蛇所吸引,囚蛇血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味儿,让鬼灵能够暂时突破禁地,囚蛇与鬼蜮城相生相克,囚蛇可以困住鬼灵也能让鬼灵突破禁地。但气味儿消失,鬼灵必须回到城内,否者他将化为乌有。

这只鬼灵显然是很久没尝到人血的味道,冒险来此,虽然时间紧迫,但他似乎志在必得。

“嗯~真香啊”虎兵闻闻刚烤好的蛇肉说道。

虎兵正要吃肉之时,鬼灵窜了出来,幽光一闪,虎兵顿时定住不动,不一会儿七窍流血,化为干尸,只剩手中握着的蛇肉还在滋滋冒着油气。

“啊! 鬼灵来了!“众军士惊诧之余,眼睁睁的看着老兵化为干尸,一个个都惊恐的叫着,王六一呆若木鸡,不敢晚上一个人去解手的他此刻尿湿了裤子。鬼灵的幽光窜向王六一,突然猛地一闪,尿液的气味儿让鬼灵受不了,王六一吓得尿裤子反而救了他一命。

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只见四五个兵士左右逃窜,鬼灵的幽光快的如闪电,又发出凄厉的嚎叫,众兵士一个个都被鬼灵所杀,化为干尸,即使跳到河里,也没能幸免。河里独有一具尸体,不见一丝血迹,血都被这只贪婪的鬼灵吸食殆尽。

王六一呆坐在篝火旁瑟瑟发抖,他被吓的说不出一句话来,鬼灵此刻又回到他周围,绕着他嚎叫一番,此刻王六一才看清这只鬼灵的模样,一团幽绿的火焰一般包裹着一颗骷颅,骷颅的眼眶漆黑一片,甚是吓人,吃不到王六一,囚蛇之血也快消散,鬼灵腾空而起往鬼蜮城飞去。独留被吓晕的王六一留在篝火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