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广寒传(一)

体有千面,物有万类。上天有好生之德,容纳千姿百态,允许一切如是。善有善之道,恶有恶之行。否则否矣,泰而泰然。

一生万物,万物归尘,乃造化本意,始生六界,神、仙、魔、人、鬼、妖。

凡所境象,唯心所造耳。

一念分别起,尊卑贵贱生。神、仙为上品,位尊阳之极,魔、鬼不甘为下,占于阴之极。人虽受轮回之苦,然则心藏宇宙,量行沙界,为苍生之首,万灵之长。

妖……

一言难尽。

万年之年,魔尊大败妖王。妖王自降为酋,傀儡于魔,妖类一族,与魔名义为友,实则奴役。妖界本就无序,自此益加乱相。

妖王掌珠,养于魔庭,几番生死历劫,魂锁无明,而后不知所踪。

寂灭,缘起。

——题记

1、兔子成精

又是一年秋天,叶落时。

这是我一年当中最忙的时节。

这一天,我提了我的玲珑窍,它是一个类似于核桃模样的东西,轻轻晃动,会发出好听的金石声。

我用玲珑窍收将枯的百草的阳气,来增加我的寿命和灵力。

我是一只兔子精,一个辛苦存活了两百八十一年的小妖精。

何谓辛苦?

我不食人饱腹,也不吸取人的元阳,来增加寿命和法力。作为一个妖界最底层的小妖精,遇到别的妖精害人,还不自量力地救人。

我最好的朋友,是一个穿山甲,我喊他“老穿”。

老穿对此很不解。

有时,我会和他到人间转一遭。我们坐在市街的某个屋脊上,面对人来人往,我会贪婪地吸着鼻子。人肉香馋得我七窍生烟,让我止不住地流口水。

老穿劝我:“你就别忍着了,吃个人肉尝一尝味道。”

我抹了抹口水,嚼一口萝卜,一边痛恨,一边流泪,问老穿:“我为什么是一个妖精呢?”

这是我经常问老天爷的一句话。

我为什么是一个妖精呢?

我觉得,我还是一只小兔子的时候,非常的快乐。虽然心性未开,混沌无明,但是周围全是跟我一样的傻兔子,每天就是吃吃喝喝,拉拉撒撒,除了等死,没有一点苦恼。

兔子都是这样的命运啊。

六道轮回,早死还早超生呢。

某一天,我就变成了一只妖精,非常的莫名其妙。

我就在阳光下打了个盹,梦里闻到异香,甫一睁开眼睛,就感觉一阵清凉的风,裹挟着一缕柔金色,扑了进来。

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缓缓地伸了个懒腰,就站了起来。

一只穿山甲钻出洞,“滴溜溜”地绕着我打转,说道:“哎呀,这兔子成妖了。”

于是,我就变成了一只妖精。

人家说,成妖之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你将来幻化的人形。那只穿山甲成妖前最后一眼,见的是一个砍柴的老农,所以,即使他才三百多年的修为,却是一副老态龙钟之相。

唉,当初老穿一直等的那个翩翩公子,只与老农一步之遥。

他喜欢上了菊花精,多次求爱失败之后,心灰意冷很久,若不是可惜自己多年的修为,差一点就要自寻短见。

因此,老穿经常颤颤巍巍地围着我转,“啧啧”叹道:“广寒啊,你可真赶上了一副好皮囊。”

他说我长得闭月羞花、倾国倾城,比天上的仙女还要美丽。

我们山谷里有一池水,春天的时候,会有仙女下来洗澡。这个老不正经的东西,还跑去偷看人家洗澡。

我叫广寒。

既然成了妖精,就该为自己造个履历什么的。要不然来路不明,在妖界会受人耻笑的。

老穿苦思冥想一番之后,才想出来一个可以沾亲带故的大仙——广寒宫里的玉兔。

他捋着胡子,念念有词:“玉兔居住广寒宫。你就叫广寒吧,就说是嫦娥娘娘赐的名字。”

他擦着他的昏花老眼,说道:“我也终于攀上一个做大仙的亲戚,跟着你沾光了。”

可怜的老穿,曾经说过,他的先祖为宸羲当值。宸羲是天帝长子,六界尊称“殿下”。

莫说是别的妖精,我都快笑哭了。

宸羲殿下因为得罪天帝,遭遇贬谪,三千年而不知其所踪。

老穿的先祖卒于两千年前,时间上根本对不上号。老穿家里有一本穿山甲家谱,他先祖的生卒年月都记得清清楚楚。

但是,天真如我与老穿,并不知道,天界并没有嫦娥娘娘和玉兔大仙,亦没有广寒宫。

人间对其他五界,有着瑰丽的想象。不过传说,就只是传说而已。

我无比地羡慕着人类。

他们在六界中,虽然能力最弱,但却是最逍遥的存在,狠则魔,欲则妖,亡则鬼,修则仙,无为则神。

自古妖最贱。

上不能成仙,除了天帝赐予仙位,但是开天辟地以来,凤毛麟角。所以,无论妖精怎么吸取天地灵气,怎么洁身好修,怎么造福一方苍生,都不可能成仙。

中无法与人类相处。

六界都是一样,阴阳中衡,有大恶大奸,亦有大忠大善,此以人类表现最为突出。

恶妖为非作歹,既残害同类,又祸害人间。善妖不但生活在妖界最底层,忍受各种压迫和欺凌,而且还受人类的追杀。因为他们法力最弱,极容易暴露行踪,又不懂得伤害人类,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就可以逮住他们,而且还深受捉妖人的欢迎。

捉妖人,最喜欢捉无害的小妖精,来彰显自己的本事。那些真正恶贯满盈的妖精,他们远远地看见,都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下则堕入鬼界,亡灵还得排在人之后,待他们投胎之后,才能重新轮回。

与妖界渊源最深的,就剩下魔界了。人类经常把“妖魔”混为一谈,并喜欢把“妖”放在“魔”之前,殊不知“妖”和“魔”完全不同。

魔自诩高贵,因为他们是神族后裔,位本为仙,只是喜旁门左道之类,修行过程中,只重外法,忽略心修,贪嗔痴念执,因而走火入魔,自形为魔。

所以,魔根本不屑与妖为伍。

万年之年,魔尊大败妖王,妖王自降为属臣,魔尊效法人间,选“酋”称呼之。至此,妖界就受魔尊的统治,表面上为他的臣民,实际上就是奴隶。

魔仙大战时有发生,魔尊调兵遣将多为妖族,每一次死伤惨重,妖民不聊生。直到三千年前,魔尊太子连岐与天帝之女雪卿喜结连理,战火方休。

妖族才得以休养生息。

2、妖精之劫

我提着玲珑窍,走到一处宽阔地,拢了一个小土堆,双手合十,开始祝祷。

风吹过。

玲珑窍闻风而动。

土地大仙从地下走了出来,招呼我:“小妖儿,你来了。”

他一直管我叫“小妖儿”。他老人家在人间时,人寿三百多年,成仙之后,仙岁五千年,除了天界重要节日,他会上天庭之外,其余时间,他都待在人间,看遍沧海桑田。

因此,他身上有很重的人情味。

是他告诉我,玲珑窍的用途。

当初,我成妖站起来之后,有一个东西从我身上掉下来,砸到老穿头上,就是玲珑窍。

我甫一成妖,不知道如何吸取天地灵气喂饱自己,更不知道捉人来吃,原先爱吃萝卜,那时却已经食之无味了。

我饿到奄奄一息时,老穿告诉我,作为一只妖,为了续存寿命和增加灵力,最快的方法,就是吸取人类的元阳。

我才知道,原来妖精也是有寿命的。

如果灵力不长,没有防身的手段,只怕死的更快。

老穿找了个半仙给我算命,我的妖命为一百九十二岁。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因为一只兔子的寿命最长不过十年。

我打算颐享天年,活到一百九十二岁就算了。

但是,老穿这么劝我:“既然生成一个妖精,就好好做你的妖精罢。我们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修炼成仙的。”

“妖精凭什么不能修炼成仙?”

我对这项不公平的规定,深恶痛绝。我身边有很多本性纯良的妖精,慈悲之心不亚于神仙,他们无无害地生活,兢兢业业地修炼,为什么就不能成仙?

“这就是宿命。”

“没有更好的解释了吗?”

老穿摇头。

“我不喜欢做妖精。”

“但是,你总要活命的。不吃人的话,你很难在妖界生存的。”

当我饿到两眼昏花时,老穿抓了一个人放在我眼前,引诱我,吸尽元阳之后,再吃了那个人。

我坚守着自己的底线,绝不伤害一个人类。

坚决要求老穿放了那个人。

老穿气急败坏地教训我:“你别做梦了,你就是不伤害人命,也不可能成仙的。”

就算不为成仙,我也一定要做个好妖精。

我认命,但是不信命!

但是,某一天,当我饿到死去活来,体内精元已如断源的枯井,无力支撑我的呼吸时,我嗅到了诱人的美味——一个垂髫小儿打我眼前走过。

童子体内的元阳最是精纯,据说可增加百余年的寿命和灵力。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扑过去,用力抓住他的双肩,嗅闻着他的脖间,饥饿感与贪婪感让我不停地抽搐。

我打算吃掉这个小孩,吸走他的元阳。

虽然我从未这么做过,但是我知道怎么做,这就是做妖的天赋。

小孩儿并没有感到害怕,一双乌黑的眼珠,天真无邪地看着我,忽然间,咧嘴笑了,露出缺了一颗的门牙,傻乎乎的,好像并不知道危险就在眼前。

我松开手,放走了小孩,决定饿死自己算了。

然后,就遇到了土地大仙。

他告诉我:“世间物种都有归期,临终之时,总会余下一点阳气。你身上的玲珑窍可搜集这些阳气,积少成多,足以保你性命,增长灵力。”

于是,每年秋天,都是我最繁忙的季节。

漫山遍野的百草即将枯萎,我能收集不少阳气。就这样,我平安的度过了一百九十二岁,活到了两百八十一岁,同时还学会不少了法力。

所以,每个秋天,我都会拜谢土地大仙。

这一次,一如往常,他招呼我:“小妖儿,你过来。”

我走过去,恭敬地拜谢过他。

“小妖儿,这一个秋天收获怎么样?”

我拎起玲珑窍,晃了晃,发出了好听的金石声,同时有光芒散出,说道:“这一次,增长几十年的修为,绰绰有余。”

土地大仙憨然而笑。

我准备作别,他忽然叫住我,说道:“小妖儿,你最近可遇到奇怪的人?”

我想了想,摇头。

他点点头,似乎并不放心,踌躇了半天,方说道:“小妖儿,你可知道,六界之内,缘起缘灭,命轮劫数,皆有定数。但同时色空不二,否即为泰,泰即为否。”

我不懂,问道:“土地大仙是否想说,我最近有劫难?”

土地公“哈哈”大笑。

或许天机不可泄露,他平日与仙友说话,多喜绕弯子,没想到我这个妖精这么不上道,一语道破,他对自己略有两分惭愧,对我大有三分喜欢。

确实,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妖精,能受到仙人的照顾,算是我走了大运了吧。

“生而为妖,百年小劫,千年天劫。虽然小妖儿从未残害过生灵,天劫可渡,但是小劫难逃。你可要好自为之。”

所谓百年小劫,就是“寿劫”。“百年”是按人寿计算。造物主很公平,妖精不是无缘无故就比人长寿。人类最长寿命不过百余年,妖精每过一百年,必定要经历一番劫难,可大可小,大则亡,小则寿。

或大,或小,就是妖精的造化。

人类一年过一次生日,妖精百年庆一次寿,就是庆祝平安度过了“寿劫”

何谓千年天劫?

上文提到,妖界与人间一样,是非分明,善恶有道,非善及恶之妖精,主要以吃人为主,不仅满足妖精天性杀戮的快感,而且增加法力快速有效。这些妖精身上背负着累累血债,千年之后,都会接受上天的裁判。

这样的命运似乎在劫难逃,但是天界之内,亦有蝇营狗苟之徒,总有可商量回旋的余地。所以,度过天劫的大有妖在。这些妖精成为妖界大前辈,残忍本性,更加有恃无恐。

另一部分是善良的妖精,本来占妖界大多数,得了人形,就过着与人类一样的生活,男耕女织,生儿育女,靠着天地灵气增加修为,增加法力的过程缓慢,且看似遥遥无期,但是一直舒舒坦坦地过活。偶尔也改善生活,不过是到人间转一遭,或买或偷人间的荤菜。

他们天劫易度,但是小劫难逃。

小劫多来自恶妖和魔的欺凌,有些妖界逼不得已,只得铤而走险,走上残害人类、增加法力的道路。

现在,这些善良的妖精们寥寥无几,为了躲避侵害,他们不断迁徙,最后在一棵古树穗禾树上落脚。

穗禾树的主人穗禾婆婆,不知年岁,身份极其神秘,曾有恶妖上门挑衅,穗禾婆婆根本没有露面,便把恶妖斩首。

从此,威震妖界。

虽然入住穗禾树,需与她有交换条件,但是正是有了她的守护,我们这些善良的妖精们才得以安定生活。

妖王是傀儡一个,据说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根本不顾子民的死活。如果他善恶有知,不认贼做主的话,也许妖界并不是混乱的样子。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放之六界,皆适用。

土地大仙嘱咐我“好自为之”。

我不以为然,挥一挥手,说道:“我已经活够本了,听天由命吧。”

话虽如此,我内心很是不平静。

3、红狐楚怜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着土地大仙的话,不由心烦意乱。

老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闪在我的身后,冷不丁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倒把我吓了一跳。

我连忙护好玲珑窍,扭头一看,却是他,心下诧异,问道:“你的法力什么时候这么高,我都没有察觉到你在我身后。”

老穿略一紧张,随即笑而不语。

我立即明白了,说道:“又吃人去了?”

“他们吆喝着我去,就跟着到人间转了一番。不过,你别担心我,我只找将死之人下手,将来天劫清算之时,身上的命债也不算太重。”

我说过他好多次,他总是忍不住,对于千劫之事,他总是存在侥幸心理。也是,不发生在眼前,断然是深有远虑之人,有不会警惕的。

不过,在我不懈努力地劝说下,老穿果真讲义气,随着我,成了一个半食素的妖精。他不残害人类,只找寿尽之人下手。

“你知道就好。”

我念及土地大仙对我说的话,内心困惑至极,问老穿道:“你说,做妖精有什么好?”

老穿想了想,方答道:“在人间游历的时候,遇到有人过寿,大家都祝贺他‘长命百岁’。长寿这一项,总比人强一些吧。”

“百年一小劫,千年大天劫。不吃人的话,法力不够强,只怕小劫不保命。吃人的话,罪孽深重,像我们这种没有背景的小妖精,又很难度过天劫。左右为难,活得太憋屈了。”

“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活够了吗?”

我翻翻白眼,说道:“这种话你也信。”

老穿笑道:“也是。谁会嫌自己活得长呢。”

我们俩并肩而行。

老穿增了法力,脚步明显轻快了许多。我的心里不禁又升起一丝邪念:人肉一定很好吃。

“人肉不好吃,又酸又塞牙。”

我吃惊地看着老穿,说道:“读心术你都长了?”

“我还不知道你?这种念头,一天不知道冒多少回。你要好奇,抓个人尝一尝就好了,何苦为难自己?”

老穿一副很费解的表情,说道:“我有时候真的不懂你,你不吃人便罢了,为什么还要阻止别的妖精吃人?有个把倒霉蛋误入这个山谷,你还要救他们。为此,还得罪了不少妖精,你这又是何苦呢?”

就在这时,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像沾了水的鞭子,在空中甩动,嘲讽之意纷纷掉落:“那是因为,她明明是个妖精,却把自己当做神仙。”

话音未落,红狐精楚怜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一见到她,就不由得来气,好像有多少宿怨似的。可惜,她法力强大,并不把我放在眼里,而我见了她,亦是小心翼翼的嘴脸。

我们并无过节。

楚怜有着几千年的修为,据说天劫清算之时,她献身于魔界某首领,极尽魅惑之能事,在他的帮助下,才安然度过天劫。在妖界算得上大前辈,引得一大堆小妖精跟随,奉承她为“女王”。

平日里,她最喜勾引人间美男子,寻欢作乐之后,再吸尽元阳。

她不吃人肉,却喝人血。据说,人血可以保养她美丽的容颜。一度在妖界女众中,引起了喝人血的风潮。

楚怜身段柔软地站着,像依着一段柔风,眼角饱含情欲,犹如将坠未坠的露珠,她未穿鞋袜,一双白嫩的赤脚,在衣袂裙角间若隐若现。

老穿的眼睛像长到她的身上,失魂般说道:“楚怜姑娘……”

我默默地叹了口气。

同样身为妖精,即使我貌比天仙,但总归败在妖艳贱货的手里。

楚怜嘴角轻轻一动,扯出鄙夷之色。她的眼睛波痕般,轻轻一动,看到我拎在手里的玲珑窍。

我警惕起来,悄悄地把玲珑窍掩在身后,说道:“楚怜姐姐,最近可好啊。”

她走近我,脸上带着潋滟的笑容。

老穿被迷得像个木头人,而我却愈加感觉惊悚。忽然间,我懂了,老穿被施了法术。

我故作镇静,说道:“姐姐这是干什么去呢?恐怕不是跟我们顺路吧?”

我想迈步,却发现我的双脚已经被死死地困住。

我的玲珑窍发出悦耳的声音。

楚怜一把夺过来,我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蓦地,她收了法力,我的双脚不稳,“扑通”一声,摔倒了地上。

我爬起来,楚怜只轻轻一挥,我整个人就被吊在半空中。

我的法力与她的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只能像只被粘在蜘蛛网上的虫子一样,拼命挣扎,却只能任她摆布。

“楚怜,你法力强大,根本不在乎我的那一点点修为。”

我拼命地想着讨好的话:“再说,你平常特别照顾我们这些小妖精们。我也受过你的恩惠,上次被黑虎精欺负,你还帮我的忙。我一直认为,你的品性足以匹配上仙。我辛苦一年收集阳气,与你比起来,根本九牛一毛。”

这已经是第三次被抢了。

他们以前还耻笑我愚钝,根本看不上我收集的阳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两年总和我过不去。

她心性极敏,看穿了我的把戏,笑道:“上次被黑虎精抢了先,我打他,不是帮你,而是给自己出气。”

她晃动着我的玲珑窍,清冽的声音,漫天花雨一般弥漫。一缕淡烟之气,从其上冒出来。她赶忙放在鼻端,将那一缕气缓缓吸入。

我欲哭无泪。

“百草吸天地灵气而长,阳气至纯至净。不沾血腥味的东西,果然沁人心脾。”

楚怜吸尽之后,收了法力,我一下从空中摔下来,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

楚怜弯下腰来,带着怜惜的表情,声音却尽是嘲讽,说道:“你呀,明明是个妖精的命,却操着神仙的心。你不杀生殒命也好,冒险救人也罢,你生生世世都是个妖精,都升不了天界。”

戳中了我的痛处。

我倔强地扬起下巴,说道:“我想怎样,不关你的事。”

她冷笑一声,弯下腰,左手捏着我的脸,右手的长指甲,轻轻的划过我的脸,说道:“要不是看在,你长得像我以前的一位故人,我早就划花了你的脸。”

那倒是。

楚怜长相很美,很难容得下比她还美的姑娘。

我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虽然她这话间接承认了,我比她美这个事实。

随后,她将玲珑窍扔到我身上,说道:“谢了。”

竟扬长而去。

我疼痛难忍,又悲愤交加,不禁“呜呜”地哭起来。

老穿这时才幡醒过来,思及过程,便明白了一切。他欲扶我起来,我反而倒在地上,哭得更加伤心。

有鸟雀飞过,老穿讪讪然。

老穿小声说道:“药儿,你不要哭这么大声,别人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呢。”

我坐起来。

老穿略缓一缓神。

我又嚎啕大哭起来,老穿好像被我的鼻涕喷到,忙掩面而走,说道:“药儿,我看你实在太难过,我留你一人清静清静。”

我抓紧空了的玲珑窍,恨恨说道:“我要报仇。”

老穿诧异,转头问道:“你说什么?”

“黑虎精和蜘蛛精都抢过我的玲珑窍,败者为寇,我被抢的心服口服。但是狐狸精算什么玩意,竟然毁了我一年的辛苦。一想到她吸入阳气之后,妖媚得意的样子,我就心绞痛。我一定要报仇。”

老穿愕然。

这是什么逻辑?

忽然间,他懂了,一副世事沧桑的模样,说道:“女人啊……”

4、月圆偶遇

我缠着老穿:“你要帮我报仇。”

老穿直摇头,说道:“她一千两百多年的修为,是经历过天劫的妖精。我们这种小妖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我复坐在地上,做欲泣状,说道:“难道就让她这样欺负人。”

老穿一见我哭,立马束手无策,但是一时没有对策,只好说道:“先容我想想。”

其实,我只是嘴上这么说说,我哪里有能力找楚怜报仇。不过,想到这一年的辛苦都白费了,又伤心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已是傍晚时分,各路妖精纷纷归家,见我这副模样,不由指指点点。老穿着实窘迫,忽然从中见到一友人,喊了一声“犰狳兄”,立马追了上去,装作赶路的样子,一路与之攀谈起来。

天色渐暗,四周已经寂静无声。

我擦了把鼻涕,抬头望天,看到了又大又圆的月亮,想到今日是月圆之日。

今天吸收阳气,会增加数倍的灵力。

如果我法力够强,也不至于受个狐狸精的羞辱。

我提起袖子,又准备哭时,耳边听着一个声音,很是不耐烦:“你哭够了没有?”

我四下里瞅瞅,却没有看见人影。

当时是,我坐在一棵八千年的大椿树下,抬起眼,却看着有人躺在枝干上。只见雪白色的衣摆,与如瀑的黑色秀发,从树干之间垂下来。

我吸了吸鼻子,问道:“我哭我的,干你屁事?”

那人很是错愕,一翻身,跳了下来。

我原先以为,她是个女子,定睛一看,却分明是个男子,因着了那白色袍子,颇有出尘俊逸的模样。

我盯着他出神,又回望了空中的秋月,才明白,世人所谓“面若秋月”之说。

“你哪里来的妖精,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妖精?”

我见他面有茫然之色,只将他当做初出道的小妖精,于是拿手指着百丈之外的一棵榆树,说道:“从这里到那里,都是你姐姐的地盘。你混哪里的?”

他似乎忍着笑。

我很不舒服,拿出前辈的气势,说道:“你是哪里来的妖精?”

“我不是妖精。”

我冷笑道:“你不是妖精?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叫巨灵谷,是妖精们长年盘踞的地方。你要不是妖精,你走进巨灵谷,还能活到现在?”

他一副坦然之相,说道:“我真的不是妖精。”

我使劲儿嗅了嗅,在他身上,没有闻到任何血腥气味。我由是惊疑,想他刚刚从树上飞下来时,身轻如燕,于是问道:“你是个修行人?”

他略想了一下,说道:“也算是个修行人。”

妖精的皮囊随幻化而定,美则美矣,但并非本真之容,有形无骨。我司空见惯,早已没了感觉。

可是,此时,他说他是个修行人。

月光如华,倾山而沐,他身长八尺,而着皓皓白衣,英俊非凡,神情有出尘之色,宛若仙人下凡。

他的一双星目直看着我,我竟生出女儿心,不由得有些窘迫。

“你是修行人的话,更不应该在这里。”

“为什么?”

“你出山的时候,你师傅没教你吗?”

这里有个道观,住着一个叫真空的道人。我与他称得上朋友,被我所救的人,我都会把他们送到真空道人那里,再由他护送出巨灵山。真空道人法术很高明,但是与妖界井水不犯河水。

我和真空道人聊过几次,所以对修行之事略懂一二。

“教我什么?”

我指着月亮说道:“月圆之夜,不要乱跑。遇到妖精,他们吸了你的元阳,会增加双倍的法力。尤其像你这种修行人,六根清净,妖精们最喜欢了。”

他长得这般好看,最好不能被楚怜看到,要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他。

他面若恍然,说道:“噢。那你会吸我的元阳吗?”

“我……”

对于我的身份,我一直难以启齿。对同类则罢,但是此时我面对的是一个修行之人。

他因为我是个妖精,而对我心存偏见?毕竟修行之人可成仙。

我总会这么胡思乱想。

“我不是妖精。”

“你刚刚已经承认了。”

“我有吗?”

“你说这里是你的地盘。”

我嘴硬:“我有说‘我是妖精’这几个字吗?”

他摇头,却说道:“你就是个妖精。”

我生气了,说道:“小心我吃了你。”

他反而笑起来,犹如在我心湖里,投了一块石头,泛起点点涟漪。我心想,这是怎么了,明明刚刚很生气。

“好,随你。”

这话说得那么轻柔,像阳光不忍心打扰蓓蕾,却把温暖留给了花蕊。我脱口而出:“我们以前认识吗?”

他一怔,问道:“此话怎讲?”

我也惊了一跳,诧异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口误,于是扯了个谎,说道:“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而已。”

他身体微倾,像是难掩激动,问道:“像谁?”

“呃……”

我受到来自于他的压力,好像我非得说清楚,他长得像谁。

“老穿。”

我补充道:“一个穿山甲。”

他似懂非懂地点头。

一阵风吹来,我的脊背莫名发凉。我知道,有妖精蠢蠢欲动了。

����T�I��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