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节课,爱上一棵松

2020年6月10日,正式上课比赛的前一天。

上午早早的来到了我们灌云东城区九年制学校,与同样参赛的乔老师相互磨课。这节课《如诗般的植物课》因为我的投入、学生的参与整体呈现的很美。只是同样的问题,裸子植物的学习,我采用方法是根据提供的图片文字材料制作介绍海报。但是学生根本没有时间完成全部。我们想着这个活动如何修改。

中午,我躲在我妈家,打算安静的备课,但是思绪一直在转,我想中午歇个好觉,所以喝了一瓶啤酒。晕晕乎乎的倒在床上,发现根本睡不着。

我突然想到富源离大伊山很近,

山上应该有马尾松吧,

但是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可以骑电动车,

去不去试试呢,

去吧,就当是在床上睡着了。


幸好没跟

说走就走,醉醺醺的穿着这么一双小皮鞋就往山上奔了。

大伊山门票60,进去后询问护林工人,哪里有马尾松,就顺着山路上去找寻。

最先看到的是一颗颗早已干枯、种子散落天涯的球果,我还是当宝贝一样一颗颗捡在袋中。我一边走一边向宇宙发订单,我可以找到马尾松,可以找到新鲜的松球果。


我看到的第一棵马尾松

看到第一棵马尾松时,我哭了。兴许是喝了酒的原因,也可能是太想他了,所以当我看到他时,我激动的哭了,还给家里人发了视频,也就是我朋友圈发的那个二货一样哭着说我找到马尾松的视频。

但是。。。。

但是我够不到高高在上的松球果,甚至连叶子都够不着。

我选择继续走,走到半山腰,我只摘了马尾松的叶子,以及地上枯萎的球果。我打算回去了。

下山的路上,我惊讶的发现有一颗新鲜的松球果距离我只有2米的高度,不敢爬树,那就下山请求护林工人的帮忙,看有没有长竹竿,剪刀啥的可以使使。

到山底他们的办公室,我说我是生物老师,想要采摘马尾松的球果给学生观察。一位护林工人起身拿了把这锄头一样的工具说:走,我带你去。


是锄头么?

我扛着锄头

护林爷爷拿着他的清扫工具,就这样,又上山了。


热心肠的护林爷爷

爷爷一边走,一边用扫帚两边扫,有废纸就捡到手提袋子里,爷爷说,他一天要来回爬两趟,清扫垃圾。

终于到了我发现的那个离我2米高的马尾松,爷爷说,这么高,怎么够,走,我带你去一线牵,那里马尾松又矮又多。我说有多远啊?爷爷说:就在这座山的山顶,你都花钱进来了,不玩玩走走啊。

我心想,我刚喝完酒啊晕着呢。但是为了马尾松,还有爷爷的热情,一直想带我去山顶的一线牵看他所说的很多的马尾松,我就拄着锄头,穿着皮鞋就继续上山。


这是一线牵的路

快到一线牵了,这是上去的路,我庆幸自己身手矫健,还有点武术功底,穿着个小皮鞋就嘿嘿黑黝黑的上去了。到了上面更傻眼。


马尾松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把这个坡度拍到位,总之,我终于不敢上去了。但是爷爷一个人站那我又不放心,我就迈开脚,放下锄头打算爬上去,没走两步,我就像只壁虎一样趴在这坡上一动不敢动。这坡下面不到四米远的距离就是悬崖,没有路,我吓得也没手没胆拍照了。最后是爷爷用带来的锄头把我拎了上去,让我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小坑里,他继续摘。


我不要了

爷爷问我要几个,我说六个就行了,他说,好不容易上来了,多摘点。

他每次用力拽,我就紧张,即使我一遍一遍说够了,不需要了,爷爷还是尽可能的帮我多摘几个。脚下的小碎石发出的任何一点声音我都好紧张,最后,我迈出小坑,用手拉住爷爷,往上拖,才离开了一线牵。


我们的马尾松

18个新鲜的松球果,还是长在枝头上的球果,我偷偷的擦了擦眼泪。

爷爷问我,还爬不爬了,我说不了,我想找最近的下山路,回去还要备课。你知道吗?爷爷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直男。


最近的路

爷爷说,这条路最近。

妈呀,我心想,爷爷有看到我穿的皮鞋么???

还好我小皮鞋质量不错,还好我有把锄头,还好我只喝了一瓶啤酒。

最近的路,我下山了。

一边走,一边淌眼泪,想到刚刚的一幕一幕,从来没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与大自然,与植物,特别是这马尾松那么近,那么近,我觉得自己好像爱上他了。也从来没有这么一刻,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被一棵马尾松拉的这么近,那么温暖!

像是我的课程导入语设计的那样,这一刻,我与马尾松,在大自然中相遇,在科学中相知,在精神上相爱。

什么上课,什么比赛,当下我只想给学生带去最美的自然科学课。


解剖球果

回到家,着急忙慌的解剖了一个球果,也解决了我一只没明白的问题,他的种子真的是裸露的。我一直一直以为只是没有果皮包被而已。当球果成熟,鳞片叶裂开,里面的种子就会飘落。


后记:比赛已经结束了,我没有达成自己在山上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最美的自然课。我还是没有放松,有意无意的就会看评委而不是我的学生,与学生的共情自然就少了。

但是,我还是想抽时间记录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件件让我感动的事情,我怕时间长,我会忘。我怕自己会忘,忘记曾经的这些感动,忘记帮助过我的人、事,还有滋润我的大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