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不是人……

    我忘记了很多事,包括我是谁,我来自哪里,也没有认识的朋友和亲人,但是我记得一个,唯一的一个,他叫武哲,是我的老公。我记得他的相貌,记得他的名字!

 三年前在医院病床上醒来时,他就坐在床边,握着我的手,很帅很温暖,然后脑袋里就出现了他的名字,是我老公,容貌也和脑袋里的对得上。武哲告诉我,我叫“武娘”,是出了事故,冲撞到了脑袋,几经救护才醒过来,只是失忆已经是万幸了。看他对我说这话的神情,我就知道,他很爱我。

我没想到我们第一次的争吵来得这么快!“武娘,我下个月要升级,大概要离家半个月,你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吧?”武哲是一家科技公司的科研人员,好像是研究人类细胞的。

“升职?会加薪吗?为什么要半个月不回家?我一个人在家怎么办?我谁都不认识!”我感觉很恐惧,我没有自己去买过东西,没有自己去散过步,离开他我一天都不适应,每天离开八个小时去上班已经是极限了。

“武娘”,武哲蹲下来握住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说:“三年了,你试着走出去看看啊,周围都是你熟悉的人和事,相信我!”

“你嫌弃我了?”我不敢相信,这个三年来把我捧在手心上疼着的人要把我推出去,推出去面对陌生的世界,想着想着就头疼欲裂。武哲不敢再说什么,赶紧过来抱着我,拍着我的背安抚我:“不想了,不要想多了,我不去就是了,我哪都不去,就陪着你!”

 在他的安抚下,头终于不疼了!三年来都是这样,只要一想东西就会头疼,武哲说,这是事故后遗症,他正在想办法看能不能修补好。修补?看他说的,好像我是个什么物件似的,嘁!

 那半个月他真的没有去,也没有再提,我们还像以前一样相亲相爱,只是他身体偶尔会僵硬一两秒,有时扭动关节时会发出金属磨擦声,有时睡觉半夜抱他觉得有点凉,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只是说身体老化,需要检修!嘁,他就这样,上次说给我修补,这次说自己要检修!我觉着他就是缺钙,哪天买些钙片给他补补就没事了!

我们第二次的分歧也来得突然,我太寂寞了,我想要个孩子,想着有个孩子来陪伴,我就不会那么孤单!于是我在和他抵死缠绵过后搂着他脖子说:“武哲,给我个孩子吧!”然后满眼期待的看着他!他的身体猛得僵直了至少十秒,我数过,至少十秒!

  “再给我点时间,宝贝!”武哲说完这话就下床去了阳台,点着烟在黑暗中走来走去,印在玻璃上的影子有点焦率,也有点苍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反应,我只知道我要孩子的要求被拒绝了!

 我没有再多想,一想就会头疼,我怕疼!只是我开始拒绝武哲的求欢。而武哲也越来越喜欢去阳台吸烟,在黑暗中走来走去……两人在同一个空间渐行渐远……

 今晚我有点贪睡,晚上不等武哲下班回家就早早睡下了。半梦半醒间,看见洗手间的灯亮着,里面传来奇怪的金属刮划金属的声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压下心底那小小恐惧,蹑手蹑脚的慢慢靠近洗手间的门,轻轻推开往里看———武哲正卸下他胸腔的金属罩,取出一块手掌大有点锈迹的金属板,另外换了一块同样大小透亮晶莹的像水晶一样的板块进去,再装上金属罩,然后金属表面马上长出了和身体一样的皮肤……

  “吵到你了?”武哲抬起头微笑的宠腻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披上睡衣走过来,拍拍我的头……我的头又疼了,撕心裂肺的疼,任武哲怎么抱我怎样安抚我都没有用……

武哲说:“武娘,你不要想了,停下来啊!”

武哲说:“你不是想要孩子吗?再等两天,再等两天我就做好了!”

武哲说:“是我不好,上次不该答应让你试着像人类一样怀孕孩子,害你受到伤害失去记忆,这次不会了!”

武哲说:“武娘,我不用离开你半个月了,我今天自己就换了装置升级了啊!”

“武娘……”

“武娘……”

 我的头越来越疼,头顶冒出了烟,眼睛也开始喷出火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几天,赴京又见了老三。 在北京这片汪洋大海里,老三的公司是一条小小的船,但关键的是,从老三的办公室里...
    无量子阅读 56评论 0 0
  •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怎么说话,怎么写文章,但往往说的都是“客套”话,写的都是“规范”文,都要按套路出牌。所以,我们从小...
    马石头阅读 52评论 1 2
  • 其实很多时候思考有关未来的问题,我思考到一半时多半会选择逃避,因为太难思考,因为没有人会告诉你错对,在百度在...
    大可宋阅读 10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