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和陈小姐的爱情故事-第三章

96
宋复
2017.01.19 09:49* 字数 1715

我咳嗽了一下,告诉她这几天我得忙着盖房子,可能短时间内抽不出时间请她第二顿了,我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

她终于放下筷子,认真起来,问我为什么想让她。

但是她没说完,她换了个说辞,她问我为什么追她。

我说喜欢她。

她立马炸毛起来,一连串地说了一堆,说凭什么见了三次面就敢说喜欢她,真的了解她吗,真的做好准备跟她共度一生了吗。爱情需要慎重,不是小孩子的游戏了。

我在心里暗叹造物主偷工减料,可能造物主也埋怨我太懒了,不努力去触发他埋下的神秘彩蛋。

我伸手制止她。告诉她其他问题我以后回答她,今天先回答她是不是了解她这个问题,因为我很擅长回答这个。

我说,你奶奶实际上姓张但现在姓着王,姥姥姓胡,有两个舅舅,四个姨,三姨小时候夭折了,两个姑姑,两个叔叔,大姑嫁了好人家,现在家里最有钱,小爸现在当着个小官。爷爷的坟大头朝东南,姥爷的坟大头朝西南,你小时候出生的房间门朝东。怎么样,比一般人了解你吧。

她脸上浮现出我预期的迷茫。

我起身给她拿衣服,你慢慢考虑一下我是不是了解你,咱们现在回去吧。

她呆坐在椅子上没动弹,眼神都散了。

我赶紧说我出来的时候着急了忘了拿钱,你能不能把今天的这个饭钱先结了?

陈小姐终于把表情换成了恼怒,但仍然伸手去拿了自己的包。

回去还王水车的时候,王水问我话里什么意思。

我问他什么什么意思。

王水说大家都实在哥们儿,他知道的肯定都告诉我了。我听说什么了也不应该瞒着他。

我学着他大前天说话时的那副模样说就那样你还指望我听说什么呀?

王水愣了一下嘿嘿笑了几声,这个意思你是要坚决硬上了啊?

我跟着他笑了几声说不愧叫王水,真是聪明。

他说那以后咱就真成兄弟俩了。

我哈哈笑着骂他傻逼。

他也笑着问我要不要傻逼送傻逼回家。

晚上我妈问我房子盖得顺利不顺利,有没有从地基里翻出银元来。

我告诉她很顺利,但是得给陈涛打钱,他见了钱才肯开工。

我妈立刻精神起来问,怎么还需要让陈涛盖啊?

我说就得陈涛盖啊,咱们办的是大事儿。

我妈气呼呼地说你就瞎搞吧,说完就回卧室了,进去的时候还想把门摔一下的,结果没摔响。

第二天我和陈涛带着他的工程队赶早就回到了村子里。意气风发的巩叔没想到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茫然失措地给我和陈涛拿了两把椅子。

我故意坐在石头上,揶揄巩叔今天怎么没人来要说法了。

巩叔说你在自己家的祖宅上建房子,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说不是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规矩吗?

陈涛瞪了我一眼,嘟囔了一句,跑到地基旁边指挥他的工程队去了。

巩叔见陈涛走了,说:你孙叔叔昨天来过了,你孙叔叔还说县委县政府很支持你这个事情,你也没跟我讲过句实话,你到底要干什么呀?

我拍拍巩叔的肩膀,说:造福百姓,过几年你就能在这里立个碑了,以后你就光收门票钱就行了。

巩叔呵呵傻笑,像是真听懂了我的话一样。

陈涛的工程队速度果然很快,不到一天就把房子的结构支好。

巩叔又凑过来说看我这架势是要盖好几层,虽然他们没理由阻拦我盖房子,但是我盖很高的话绝对对他们有影响,到时候大家肯定不答应。

陈涛抢在我之前跟巩叔说就盖一层,这么个盖法,他也没钱能盖多高。

巩叔对答案很满意,满志踌躇离开。

一会儿拿了几瓶啤酒回来,跟陈涛说你说话就很敞亮,不像我这侄儿云山雾罩的让人不知道他想干嘛。

陈涛哈哈大笑起来,对巩叔的啤酒摆摆手说:你敢给他当叔叔啊,那你活不到六十岁了。他爸现在活一天就算赚一天了。

我伸手拍了陈涛一下,陈涛快速躲开,又跑到支架前面喝斥他的工程队去了。

巩叔又被陈涛弄得愁眉不展,跟我说是我妈让他按新法论的,按理说他应该叫我叔叔。

我赶紧打断巩叔的话,起身去找陈涛。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陈小姐才打电话说想请我吃饭,我高兴地去找陈涛让他一会儿走的时候带上我。

陈涛严肃地跟我说:你不能走,你得看一晚上这支架,你一走晚上就有人来卸螺栓,他们赚三百,咱们就得损失八百,你想清楚。

我说这不是有你一堆人呢吗?

他说,没他们村民们还不一定会卸呢。你在这儿,你是他们的头。你不在这儿,你就是他们的冤大头。明天我让人过来填砖,填好砖一灌水泥你就不用看了。

我不敢怀疑他的话,只得给陈小姐打电话说盖房子盖到关键点上了,脱不了身,让她再好好考虑两天。

陈小姐明显不高兴了,挂电话挂的很让人多心。一会儿又拨回来说就要一句话,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