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忙里读诗

这些天有点忙,上班进了屋,一样样的活等在那里,完成一样又拿过一样。嘁哩喀喳把手头的全都做完,一件小活又来了。这件完成了,电话里通知,稍过一会儿,又一样小活儿一会送过来。于是等。这半个月,差不多每天都是这样。正等着,心里突然有些躁,怎么还不送来,早完活早利索!这一点时间,做别的也做不成,干耗着才乏呢。干活的时候心无旁骛,闲等时反乱了心。

随手乱翻书,翻到一首短诗,南宋人罗与之的《看叶》:“红紫飘零草不芳,始宜携杖向池塘。看花应不如看叶,绿影扶疏意味长。”万紫千红自然夺目,绿肥红瘦别具风情,繁华落尽见真淳,看风景,观世相,要生一双慧眼一颗灵心。宋诗多有理趣,浅显处是用心地,平淡里滋味浓。

又翻到首陆游的诗:“九月十月屋瓦霜,家人共畏畦蔬黄;小甖大瓮盛涤濯,青菘绿韭谨蓄藏。天气初寒手诀妙,吴盐正白山泉香。挟书旁观樨子喜,洗刀竭作厨人忙,园丁无事卧曝日,弃叶狼籍堆空廊。泥为缄封糠作火,守护不敢非时尝。……”这一季,正是东北人腌咸菜的忙季,以前条件不好,家家户户都要在大缸小坛里渍酸菜腌咸菜。这些年,极多的人家不再大规模地渍菜腌菜了,但到了季,多多少少还要弄个小坛小罐地些微微地弄点解馋。尤其是家里有老人的,老人必要亲自张罗着买来收拾了腌渍上,不管做儿女的如何从营养上从劳动量上劝说反对,只是儿女们虽心疼老人劳作,但自家一般也不会弄,末了也只能随着老人去弄,跟在一边打下手。有的老人嫌孩子碍手碍脚,干脆把子女远远地打发出去,自己在厨房里鼓捣。到吃时,老人也不过寥寥吃几口就够了,反倒是做儿做女的吃得香甜。若不读到这一首《咸齑十韵》,竟不知放翁家里上秋也要腌菜呢,还腌得这么热火朝天。放翁的形象,在心里又多了一面。

正默吟着放翁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想着宋时的分茶技艺,有敲门声响起,电话里话的活送过来了,合里书开始做活。

也怪,才读了两首宋诗,刚才满腹的烦躁之心忽地就无影无踪了。一早就忙碌,干了大半个头午呢,这一时三刻,也全无倦意,精神头足得似乎是早上才推开办公室的门,拿过活立刻就沉浸到里面去了。

有诗可读真是桩大好事,忙时偷闲,读一二首诗,足抵软榻上的一场短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的《老味道》一书,是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年10月出版的,真是值得一读再读。如果要写读后感,显然...
    禾怿古阅读 176评论 1 5
  • 忙里偷闲翻诗书,翻到首陆游的诗:“九月十月屋瓦霜,家人共畏畦蔬黄;小甖大瓮盛涤濯,青菘绿韭谨蓄藏。天气初寒手诀妙,...
    铅笔芒种阅读 65评论 0 1
  • 有一种人叫“闷葫芦”。 你说什么,我也不说话。怎么着吧! 你家里有这种人吗?和他真无法交流。说什么,回复你的都“嗯...
    瀞好如琳阅读 985评论 0 1
  • 手拉手联谊活动
    张灿13517375858阅读 32评论 0 0
  • 一年多一天,366天,遇见到分离,发生的突然,结束的必然。 并不知道这个结局,否则不会在那么多坎坷之际坚持,也并不...
    等等猪猪阅读 9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