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相聚,情依依

生命中点点滴滴的感动,象陈年老酒,历久弥香。

要到市里参加省质检评卷,具体地点就在大学母校隔壁市第二中学。跟大学好友“二傻”打了招呼:“我要去看看你,你不要通知其他人,大家都很忙,不想去打扰她们。我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不带走一丝云彩。”

不料,二傻“阳奉阴违”,还是通知了几位同学。她们听说我要来,都很开心。我“数落”了二傻一番,却充满期待!她们虽然在同一座城市,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趁此机会可以相聚一堂。

到达师大,看到校门口有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一袭黑裙,长发用发夹随意绾起。我大喊一声:“燕子!”那人转过脸来,明净的双眼,高挺的鼻子,白里透红的皮肤,果然是她!十年未见,一点都不显老!燕子是大学同窗舍友,四年朝夕相处,人生能有几个四年?连身影,都成为一辈子的记忆。

燕子现在是师大副教授。当年她叱咤风云,女神般的人物,后来读博士、当教授,教书育人、相夫教子,过着平凡而幸福的日子,这也许才是生活的本质;她要去接小孩,然后去婆婆家,这也是生活的要义!当年的我们概念中哪有老公、孩子、婆婆这些元素呢?

告别燕子,二傻赶来了。她在大学期间,边读书边做生意,挣钱供自己上大学。走出社会后,把这种能力和拼搏精神发挥到极致,现在成了我们心目中的“大款”。她让我坐上摩托车后座,带我进母校兜风。熟悉的旧校道、教学楼、图书馆、小桥、我们呆了四年的宿舍这些都没有改变,似乎是在等待曾经的毕业生回到母校时,都能唤起旧时光里留下的点点记忆。然而学校总规模大了好几倍,加了很多现代建筑,更加宏伟,更加青春焕发了。

阳春三月,和风吹拂,我把头靠在二傻的肩上,她披肩的秀发柔柔的,我昏昏欲睡,心静如水。94数本的姐妹们啊!前世一定有些因缘,今生才这样情深。我们在最好的年华里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共同进步,走过最美好的岁月,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晚上聚餐队伍壮大,同学们一个个事业有成,燕子和杨柳是大学教授,小陈和子木是高校的行政领导,二傻成为大款……都在自己的行业里做得风生水起。我们是命运的宠儿,是乐观进取的70后。既脚踩实地,又仰望星空,独挡一面,撑起一片蓝天,在生活和工作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从毕业至今将近二十年,“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每个人都经历过生活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但是我们都用积极的态度去面对,终能经过岁月的重重考验。燕子谈到赵薇执导的《致青春》,青春正在渐行渐远。我们感慨岁月的流逝,心中有酸酸涩涩的滋味。

席间二傻的爱人和燕子的老公要赶到外地上班,由小陈负责送他们到动车站。我好感动,他们本来早就该走了,为了同学情分留下来的。“咔嚓”一声,有谁留下美好瞬间,引得我们竞先拍照留念。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今宵欢聚一堂,明日各奔前程,留下无数祝福的话语。

第二天改完卷,二傻又在校门口“痴痴”地等,非得跟她去吃午饭不可,她真是又粘又腻,“情深深雨濛濛”的!吃完饭我们依依不舍地分别了。

杨柳早上打电话过来,说要带我去碧湖公园玩,我想到星期一大家都很忙,她在高校也有任务,所以不想再去叨扰,便“谎称”自己有其它活动叫她不必牵挂。因为要等到下午五点的动车,想去逛逛街,拉着一大堆行李走在城市的街头,好困。突然觉得,在这个已经变得陌生的城市,同学就是我的亲人。离开了亲人,我就是异乡的流浪儿。

下午三点多,杨柳又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心里很矛盾,既怕她麻烦,又渴望她能来陪我,支吾了几声,终于告诉她我就在万达广场附近,杨柳说马上到。

她买了一大堆东西风风火火地赶到,然后把我臭骂一顿,说我也不去她家喝茶,客气什么?我这辈子能来麻烦她几次?我想她骂得也对,便默默无语。她以前住另一宿舍,着装打扮一副假小子的模样,是学院的自律会部长,做事雷厉风行。每天早上在宿舍门口温柔地喊:“孩子们!起床啦!”把我从梦中叫醒。还是以前干练的模样,拿出手机定时,准备闹钟一响,就开车送我到动车站。

碧湖公园真大啊!我们边游玩边拍照,边聊生活和家庭的感悟。四十不惑呀!我们抓住青春的尾巴,明确生活的方向;怀着感恩的心,共同感谢岁月的馈赠!

闹钟响了!别了,亲爱的同学,因为有你们,青春无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