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距

善与恶之间只差一个机会。而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是一段历史。

社会成长的经验教会人们不再苛求良知的效用,而是通过堵住行恶的机会来维系正常的社会运行。这个方法的确行之有效,但是其作用不过是强力的约束。当群体的大多数不在正常运行的轨道之中时,为了重新平衡自身在社会中的位置,群体会产生一种远比现有约束更强力的力量来毁灭旧规则寻求新平衡。所谓革命,不过是被旧社会放弃的大多数用暴力打造新社会的最后自救手段。

然而我们今天的生活,不仅仅是经济,文化,生活,心理的不平衡,更是一种历史的不平衡。余华曾说“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的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

中国过快的发展导致了各个方面的失衡,巨大的差距将同时代的人硬生生割裂到不同的时代中去了。各个群体中间足足有一段历史的距离需要跨越。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冲突逐渐升级的社会里不可能独善其身,说到底我们才是冲突最终的受害者。

与其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不如说我们都感染了,不想被隔离焚烧的话,就一同合作制造疫苗吧。毕竟逃了也一样活不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