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五十九章)初具人形

字数 2037阅读 322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此次从江宁城回来,初寒好像彻头彻尾变了一个人。

本是个开朗外向的性子,这下倒成了闷声桶一般,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他的竹尖儿枯黄了,叶子也焉焉的。

他开始整日整日的叹气,叹到我耳朵都要起茧子,简直不胜其烦,于是我问:“初寒,你是竹,又不是茄子,为何还要做出一副霜打茄子的姿态?”

他还是叹气:“青持,其实我好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

“你是自由的,”他幽怨地道:“那和尚虽然将你忘了个一干二净,但你却仍可以尽情去喜欢他,为他付出,为他守护。不像我…连这方寸之地都出不去……”

品到他话中的真意,我试探地问:“你当真把素素装到心里了?”

“装了,装到了心尖尖上。”他答的毫不犹豫,“想到不能与她共渡岁月,想到她要独自面对这世间人心的险恶,我…我就…”话在他嘴边绕了几个弯,最终还是只能化为一声重重的叹息。

“我又能如何,”他话中充满了自嘲,最后低声道了一句:“若我能有实体,一切都会不同……”

见他这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我心里也有些不好过,不自觉的低语:“要不怎么说,是造化弄人呢。要是你的修为能再多个几百年……”话说到一半,我猛然想起一件事,愣愣的立在了原地,脑中慢慢升起一个甚为大胆的想法。

初寒察觉到我的怪异:“你怎么了?”

我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道:“也许…也许还真有个法子,能让你修为倍增。”

他一下子欢喜起来:“什么法子?!”

我心虚的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淨玄不会神出鬼没的再出现,慢悠悠地从怀中捞出了一颗泛着光华的黑珠。

“这…这是…?”初寒的眼睛蓦然亮了。

我慎重的点点头:“这是那水妖蛇的内丹,那日我打伤了她,唯恐她日后会报复,所以顺手夺了她的内丹,令她烟消云散了。本想待以后拿去给阿哥炼化,不曾料到今日会有了它的用处。”

“那水妖蛇少说也有千年的道行…”他尽力压下话中极度的兴奋,换为有些央求地试探:“这内丹,当真能给我么?”

“给你倒是没什么,左右于我无用,只是…”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只是我阿哥说过,这些食人精气的妖精内丹,往往是蕴含着巨大的恶念的,若吞食者自身定力不足,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而且化食的过程,亦是极煎熬苦痛的。”

“这世上莫非还有什么苦,能苦得过相思。”他淡然一笑,“给我罢,若我在这期间入了疯魔,你就杀了我。”

“情不知所味时,尚可庸庸碌碌过这一生;一旦情有所起,便再也无法做到无疾而终。”

原来他也是一个痴情儿。

我不知再说什么为好,唯有愣愣看着他拿走了黑珠,看他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看他的影子极速扭曲着,看他的竹叶片片掉落,风起走沙,瞬息万化。

我猛然反应过来,手指在胸前迅速结印,口中默念咒语,周围立时竖起了层层叠叠的结界。我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指尖却止不住在微微颤抖……

一刻钟后,想象之中的事情并未发生,周围一切复归平静,我却全然惊讶得失了语。

面前的的男子青丝缭乱,全无半点束缚,随性且纯然;剑眉飞扬,带着些许不羁的狂傲;墨瞳如漆,内又有一点新生的惘然;再往下看,便是精壮的胸膛,赤裸白皙的腰身……

我蓦然涨红了脸,不敢再看,紧闭着双眼说不出话来。

声音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青持,怎么了?我的身体有哪里很奇怪么?”

“…不…不是…”我支支吾吾半天,闭着眼抬手使了一个术,随便幻出一套一袍子扔到地上,“你…初寒,快把衣服换上。”

“噢噢。”他恍然悟了,接着便是悉悉索索布料摩擦的声音。

片刻后,他道:“好了。”

我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睁开一条逢,瞥到了袍子的边角,这才敢放心大胆的看去。只见那袍子虽是我随意幻出来的,然而穿在他身上却十分合衬,他的手上执着一柄翠色的竹笛,乍一看去,倒颇有点风雅公子的气度。

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抬起腿蹦了两下,面上是止不住的欢喜:“这便是手…这是脚,我有手有脚了!我有实体了!我能做人了!”

他像个孩童一般欢呼雀跃,接着到了我面前欢喜又急切地问:“青持,我是什么模样?我长得好看不好看?素素会不会喜欢我?”

我登时笑开了怀,抬手幻出一面水镜,推到了他面前:“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他愣愣看着镜中之人,那人很陌生,也很熟悉,仿佛近在咫尺,又似相隔万里。他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了他的下巴,接着是唇,是眼,那是一种奇异且真实的触感,是他千万个寂寞的日日夜夜里从不曾感受过的。

他的眼角蓦然落下一行清泪。

我心内有些动容,打趣他道:“瞧你,好歹是个大男人,怎好随随便便就在人前落泪。往后你便是人了,想笑就能笑,若是想哭,当然还能再哭的。”

他破涕为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重新抬头的时候,他的眼中蕴有了一抹自信的光彩,那是对今后全新生活的满满希翼。

他将那水镜挥灭了,晃了半圈手中的竹笛,颇有意味地看着我:“我现在知道,适才你为何那般盯着我看了。”

我一时心虚不已,转开脸不敢看他:“你…你不要乱说,谁,谁盯着你看了。”

他堂而皇之的大笑,接着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唉,本公子风流倜傥,此番不知要俘获多少少女的芳心。可惜本公子心有所属,注定是要伤了她们的心了。作孽,作孽啊。”

我嘴角止不住抽搐了,转头对他翻了数十下白眼。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