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前方》(第1集)

《路在前方》(第1集)

编剧:圣心 实名 

  出售价格:每集5万元或议

  【本作品已在中国编剧网版权保护中心进行版权登记,登记号:2018-A-00938】

路在前方

编剧圣心


百字梗概:

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故事主人公尊崇积极向上、坚持不懈的人生准则,努力于工作生活中诠释人生意义,夯筑正确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当变故来临时,不畏艰难,努力拚搏,坚韧不拔,勇敢开拓新征程。田诗亭努力工作,深得领导赏识,工作中与公安局转业干部路松林相识相交,田诗亭因丈夫入狱,不堪压力,申请停薪留职赴深圳发展。路松林被开除公职后,获得某公司聘为项目经理。其劝阻田诗亭不成,辞掉工作,追随而去。

详细梗概:

在燕南县妇联工作的田诗亭积极向上,工作认真努力,是妇联的笔杆子,深得领导赏识。现役军人副连长路松林回家探亲兼接新兵。田诗亭的中学同学沈新雷追求其同学康雷荔不成,失望报名参军,与接兵的路松林相互欣赏进而成为好朋友。康雷荔的父母康文、雷素玢主动报名到四平镇支教三十年,因考虑儿女前途,求远房亲戚县委副书记康启越通过县教育局长尚福全将工作调进县城。康雷荔与妹妹康雷薇随之进城就业。康启越不为金钱所动,坚持将尚福全送给自己的钱上交单位。田诗亭获公婆顾家树、柳霜兰支持,将退伍军人小叔子顾洪光介绍给康雷荔。康雷荔与康雷薇各自成家生子生女。

路松林从部队转业回到燕南县,被分配到县公安局政工室工作。田诗亭与同事林婕在工作中结识了路松林。鳏夫路松林佩服田诗亭的工作态度与干练,对其印象很好。大龄女青年林婕对路松林产生好感进而展开追求,路松林不为所动。路松林的同事杨帆对林婕颇有好感,求路松林介绍并追求。田诗亭负责文字综合工作,能很好完成领导交办的稿件起草工作,成绩突出。康雷荔与妹妹康雷薇先后结婚生子生女,生活美满。

路松林获提拔,任公安局刑侦大队政秘中队长。工作中结识刑警李宵莉、庄岩,成为友谊深厚的工作伙伴。沈新雷所在部队成建制转到地方,田诗亭支持沈新留深圳发展。

五年后,沈新雷回家乡探亲,此时的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公司,成为大款。雷素玢退休后不甘寂寞,开办了一家幼儿园。康雷荔停薪留职帮母亲管理幼儿园。康雷荔丈夫顾洪光染上赌博恶习,因无力偿还赌债,杀害亲小姨子康雷薇女儿燕燕敲诈丈母娘雷素玢现金,在县城造成恐慌影响很坏。康文、顾家树两家人由此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因正值全国抓捕“二王”时期,警力紧张,政秘中队长路松林临危受命侦破此案,组成临时破案小组,与李宵莉、庄岩、杨帆等人一起努力侦破此案,终于将顾洪光绳之以法。顾洪光被枪毙后,康雷荔无颜面对世人白眼,喝药欲自杀,被田诗亭和路松林送医救回。蒲晓梅与梁红至县城看望安慰同学康雷荔。康雷荔将儿子交与公婆抚养,自己离开燕南去外地打工屡受磨难。

  因忙于工作,田诗亭忽略丈夫顾洪春,致婚姻生活不幸福,她顾全家庭,采取隐忍态度维持。田诗亭公婆一直以“工作重要”信念约束儿子,支持儿媳工作。康雷荔儿子小飞无意中在一户人家门前地上拣到一个背包受到威吓,田诗亭带小飞去路松林家寻求帮助,小飞偷走了路松林带回家的手枪。

  路松林丢枪后受到开除公职处理。田诗亭丈夫顾洪春在母亲柳霜兰家中发现小飞偷回的手枪,悄悄带回自己家中藏匿,被小偷偷走举报。顾洪春和田诗亭双双被拘留审查,田诗亭因实不知情免除嫌疑回到家中,顾洪春被判刑。田诗亭公公顾家树经受不住两个儿子出事的双重打击病逝,其婆婆柳霜

兰一人带着小飞坚强面对生活。

手枪找回,路松林松一口气,为解决生计问题,他赴深圳欲找沈新雷寻求帮助,其时正值沈新雷公司遇到资金短缺困扰,路松林未将艰难处境告之,而是选择默默离开。田诗亭因丈夫顾洪春被判刑名誉受损,在单位受到排斥。路松林在深圳经过努力,得到周老板常识与信任,派回家乡燕南县四平镇主持林蛙基地项目建设。沈新雷接家信知晓路松林变故情况,专程从海南岛飞回探望。李宵莉一直对路松林有好感,未敢表白。庄岩追求李宵莉,屡屡不得回应。在顾洪春坚持下,田诗亭与之离婚。

路松林听闻田诗亭离婚,立刻找其表白暗恋多年之感情,大胆展开追求,田诗亭犹豫未接受。康启越获上级提拔至燕北县任县长离开燕南。林婕被杨帆马拉松式苦苦追求和男子气概所感动,终于与其拥抱在一起。康雷荔打工受挫,心力交瘁,恍忽中回到四平,与路松林相遇,受路松林邀请,到其林蛙养殖场工作。尚福全因贪污被公安局立案侦察。

政府机关即将进行机构改革消息传入燕南县城,田诗亭经过思想斗争决定停薪留职去深圳寻求发展,路松林尽力挽留,田诗亭仍坚持飞往深圳。路松林不为周老板涨薪许诺所动,坚持辞职,在安排好林蛙基地后续建设事宜并说服母亲后,随即飞往深圳,追寻田诗亭而去。


第一集

  1.空镜日 外 秋

俯拍镜头:

  ◇燕南县城全景。

  ◇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县城,一条大河绕过半个县城哗哗流向远方。

  ◇一条柏油路从东至西蜿蜒而至,又向远方伸展开去。

  ◇在这条马路的两侧,错错落落地聚集着几千户人家,是一个城镇户居中,农业户环绕的小县城。

定格。

打出字幕: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小县城中人们的观念尚处于新旧交替时期,按部就班还是人们尊崇的工作生活准则。当变故来临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与应对,有的人就此沉沦,有的人努力拚搏,勇敢踏上新征程。本剧所展现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2.办公楼前日 外 秋

人物:田诗亭上班人若干

  ◇一栋五层办公楼矗立在城市中间,四周由铁栅栏围着。

  ◇大门口处有一个两间的平房,是这栋楼的传达室。

  ◇楼前挂着一块醒目的条形牌子,上书:中国共产党燕南县委员会。

  ◇在这栋楼里上班的男男女女,相继进入这个敞开的大院中,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地走进办公楼里。

  ◇田诗亭肩上挎着个红色皮包,满面春风地走进院门,向门卫点头致意后,健步走进楼内。

  3.走廊日 内 秋

人物:田诗亭

  ◇田诗亭意气风发地走上楼梯,上二楼,径直朝走廊里面走去。

  4.权益部办公室门口日 内 秋

人物:田诗亭小吴老年男干事

  ◇田诗亭走到门口,从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锁,推门走进去。

  ◇少时,田诗亭提着暖瓶走出门来,朝来时的楼梯走去。

小吴(提暖瓶迎面走来):早啊,诗亭。

田诗亭(微笑点头):早,小吴。

小吴:权益部从来都是你第一个到啊。

田诗亭(微笑):你不也一样吗?总是第一个到。

  ◇田诗亭与小吴笑着擦肩而过。

  ◇田诗亭走到楼梯口,下楼梯,在缓步台碰到老年男干事上楼。

老年男干事(朝田诗亭伸出大拇指):雷打不动啊,每天走到这都会碰到你去打水,年青同志像你这样的不多。

田诗亭(微笑):你也一样啊,我打水上楼,你正好拎暖瓶下楼,每天如此,老同志像你这样的也不多。

  ◇田诗亭与老年男干事微笑着擦肩而过。

  5.权益部办公室门口日 内 秋

人物:田诗亭石部长

  ◇田诗亭拎着暖瓶走到门前,推开门走进屋去。

  6.权益部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田诗亭

  ◇田诗亭放下暖瓶,拿起水盆走出办公室。

  ◇少时,田诗亭端着盛满水的盆子走进办公室。她拿起抹布在盆中投洗拧干,擦起办公桌。

  ◇田诗亭将三张办公桌认真擦一遍,又将抹布投洗拧干,晾到盆架上。

  ◇田诗亭转身走到办公桌前,将前一天看过的报纸一张张铺平,夹到报夹上,放到报架上,摆放整齐。

  ◇田诗亭拎起干拖布,走出办公室。

  ◇少时,她拎着湿拖布走进办公室,将地面都拖了一遍,又将边边角角都仔细擦过。

  ◇田诗亭拎着拖布走出办公室。

  ◇田诗亭拎着拖布走进办公室。她在墙角放好拖布,又端起水盆走出去。

  ◇田诗亭端着半盆水走进办公室。,将水盆放到盆架上。

  ◇田诗亭满意地打量一下整洁的办公室,走到桌前坐下,从抽屉里拿出考核手册和笔。

  ◇田诗亭将考核手册摊开,拧开笔帽。

  ◇闪回: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田诗亭来到燕南县委大院外,仰望着眼前这座暗红色五层办公大楼,抑制不住地兴奋心情,目光久久不肯离开。

  ◇田诗亭向大院里走去。

  ◇门卫及时出来将田诗亭拦下。

  ◇特写:门卫询问的目光。

田诗亭(充满骄傲):我是来报到的,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在这里上班了。

  ◇门卫佩服的眼神。

  ◇田诗亭骄傲的面容。

  ◇闪回结束。

  ◇田诗亭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偷偷笑了一下,低下头在考核手册上写起来。

石部长(推门进屋地下桌上打量):小田,又是你先到。地拖啦?水打了吗?

田诗亭:地拖了,桌子也擦了,水也打回来了。

石部长(坐下歉意):你来得早,这些都让你抢着做了,受累了。

田诗亭:这点活,不算什么,呆着也是呆着。

石部长微笑点头。

  7.路松林家日 内 秋

人物:路松林路母

  ◇路松林推门进屋。

  路松林(兴奋): 妈,我回来啦!

路母(急忙从里屋迎出来,高兴地拍手):哎呀,儿子,你可回来啦!接到你的信就开始盼呐盼呐,一天天数着过日子。

路松林:妈,想我了呗?

路母:想,能不想吗?不想我儿子想谁?

特写:路松林开心地笑了。

  路松林(挡开母亲接包的手): 妈,沉,我来。

  路母(跟在儿子身后): 你宝贝女儿上学去了,走前还跟我念叨呢,说不知道她爸什么时候回家来呢。

  ◇路松林笑着走进里屋,放下手里的旅行包。

路松林转身向跟在身后的母亲伸出两只手,开心地笑着欲拥抱。

路母(打开路松林伸过来欲拥抱的手):都多大了,还要抱。

  路松林(笑着放下手):多大也是你儿子。

路母(笑着):那是,这到啥时候也改变不了。

  路松林:

妈,你宝贝孙女没让你操心吧?学习还好吗?

路母:好,不怎么用我操心,也知道学习。

  路松林(看看母亲的脸,关心):妈,三年多没见,还好吧?

路母:好,我在家里有什么不好的,就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

路松林: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可担心的,部队有首长,有战友,关心我的人多着呐!

  路松林(上下打量着母亲,欣慰):妈,你还是那么年青,没变化。

  路母(摸摸自己的脸):年青啥呀,老啦,皱纹、白头发都出来好多了。

  路松林(注视着母亲的眼睛):妈,你一个人在家,又要照顾孙女生活,又要管她学习,受累了。

  ◇路母眼睛泪湿。

  ◇路松林:妈。

  路母(含泪笑了,伸手在眼前挥一下):嗨,跟自己妈还客气,看把我的心都弄乱了。快把军装脱了,先坐下歇会儿,我去做饭,饿了吧?

  路松林(双手在脸上搓了搓,拦住母亲):妈,不急,我先去县武装部一趟,跟他们接个头,研究一下征兵的事。

路母:你来信不是说回来休假吗?怎么又管征兵的事啦?

  路松林(向门外走):这不正好赶上秋季征兵吗?部队安排我休完假接兵,休假、接兵两结合。

  ◇路母似有不解。

  ◇路松林扭头看看母亲的脸,转身面对母亲站定。

  路松林(故作神秘): 首长是为了照顾我,不是可以在家多呆几天嘛。

  路母(恍然大悟,无声笑了):哦,部队首长可真体贴人啊,太好啦,你终于可以在家多呆些天了。

  路松林(开心地笑了,眼睛闪着真诚的光):可不,真心感谢首长关怀。

  路母(拍拍儿子后背,鼓励):有这样的好首长,儿子,好好干。

  路松林(肯定):那是自然。

  路松林(跨出门去):妈,我去了。

路母(恋恋不舍跟到门口):刚进门,气还没喘匀,就又要走。

路松林:一会儿就回来。

  路母(冲门外喊):早点回来。

  路松林(声音从门外传来):知道。

  8.家外屋地(平房)日 内 秋

人物:康文雷素玢年青康文青年雷素玢男女学生们

  ◇康文、雷素玢坐在桌旁。康文捧着一本砖头样的厚书在看,雷素玢在挑豆子。

雷素玢:康老师,跟你说话呐!前院的赵大姐上午又来咱家了。

康文:来干什么?

雷素玢:你说能来干什么?我说你这当爸的怎么这么心粗?来给雷荔介绍对像呗,雷荔都二十五了,姑娘大了对像不好找,将来要是高不成低不就,找不到婆家可该怎么办?你到是往县城勤跑着点啊,问问你五叔,你那工作调动的事到底办得咋样了,咱也不能总这么耗着呀。为了等着办进城里去,雷荔说什么也不肯处对像,非说要在县城里找一个不可呢。

康文:也就是早晚的事了,肯定能调进去。一个县委副书记,要是连这点事都办不成,那他还能干什么。上次我去五叔都说了,让咱们稍等一等,过几个月再说。五叔说,他刚当上县委副书记,就往城里拽亲戚,影响不好。

雷素玢:有什么影响好不好的?又不是提拔你当官,不过就是从镇上中学调到县上中学而已,在哪不都是当老师拎教鞭?

康文(很是得意):我说雷老师,这回你可说错了。五叔说了,准备把我以副校长的身份调往县五中。

  雷素玢(兴奋):真的吗?这可太好啦!你五叔还真挺认亲的啊。那,就让雷荔先别看对像,等把家搬到县城再说,在县城里找对像总比在镇上找强,选择的面毕竟要宽多了。

康文:那是。

雷素玢:哎,那雷荔姐妹俩的工作,也等到了县上再说呗?

康文:五叔说了,等进了县城以后,雷荔和雷薇就是待业青年,工作的事好办。

  雷素玢(低头偷笑,抬头): 一口一个五叔!你比他还大几岁吧?五叔五叔的,叫得还真甜。你算没算过,你跟你五叔出没出五服?哎,你说啊,这亲戚堆里有人当官和没人当官就是不一样啊,亲戚再远也比旁人强。

  康文(表情得意):还大几岁?我比他大了大概有七、八岁吧。就算刚出五服吧。不过,不管几服,我叫他五叔他也得答应,求他办事他也得给办。

雷素玢:那是。没想到咱们都快奔五十的人了,还能进城里风光风光。哈,这可真得感谢你五叔,他要是不当这个官,咱们做梦也不敢想这事,这辈子,咱这一家子大大小小,就要永远撂在这大山沟里头了。

康文:雷老师,那还说啥呢,就冲这,叫多少声五叔都不屈。

  雷素玢(捂着胸口,表情夸张,长出一口气): 唉,总算快有出头那一天啦,我盼星星盼月亮,盼得真是……哎,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噢,望眼欲穿。康老师,你说啊,我跟你在这大山沟里熬了多少年啦?我以为,这辈子,就窝在这小镇上出不去了呢,没想到,老了老了还遇到贵人了。

康文:可不是,想当初,你半点都没犹豫,就答应跟我走。

雷素玢:是啊,都快过去三十年了,想起来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二人眼神凝固,陷入回忆。

  ◇闪回:

  ◇校园里,不时有学生三三两两匆匆走过

女学生甲:知道吗?学校动员毕业生去偏远山区支教了。

女学生乙:听说有不少人报名呢。

男学生甲:知道都有谁报名了吗?

男学生乙:不少,听说还有情侣报名的呢。

  ◇大树下,年青康文、青年雷素玢面对面站着,眼睛看着眼睛。

  青年康文(兴奋劲还没过):告诉你,我报名去偏远山区支教了。

  青年雷素玢(惊讶):真的?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年青康文:早上才决定的,没找到你,就自己去了。

  青年雷素玢(语气不满): 真是的,你去支教,我怎么办?

  青年康文(有些歉意,但却不容反驳):对不起,我替你也报名了。没问你,怕名额满了报不上。

  青年雷素玢(故作生气,抬手要打):你可真霸道!

  青年康文(握住挥到眼前的手,拉到胸前,盯着对方的眼睛,自信地微笑):你可愿意?

  ◇雷素玢凝视着康文明亮的眼睛,不语。

  青年康文(盯着雷素玢的眼睛,吻其手背):愿意?

  ◇青年康雷荔眼睛盯着对方,表情凝重,不语。

  ◇青年康文笑容渐渐消失,眉头微微皱起。

  青年康文(担心):不愿意?

  青年雷素玢(冲口而出,笑容灿烂):我愿意!

  青年康文(喜出望外,感激地将雷素玢搂进怀中): 谢谢!

  ◇俩人深情拥抱。

  ◇闪回结束。

  ◇康文与雷素玢幸福地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

雷素玢(遗憾地摇摇头):唉。

康文:叹什么气?怎么了?

雷素玢:可惜啊,咱俩倒都是大学生,可三个孩子,没一个继承咱俩智商的,哪个也没能考上大学,真遗憾呐!

康文:是遗憾,这一点我也一直梗在心头。

雷素玢:要说儿子雷宇没赶上好时候,没能上大学也就算了,那雷荔雷薇,也一个没考上。看雷荔那个同学田诗亭,多给父母争气,一下子就考上了大学,毕业就直接分配到县妇联工作了,多好,雷荔可好,都在家待业几年了?唉!

康文:田诗亭在中学就是个好学生,学习很努力的。

雷素玢:那田诗亭的父母,就是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人家都能考上大学,咱俩一对大学毕业生,孩子却一个也没培养出来,真是奇怪了。

康文:孩子的事,咱俩又替不了,认了吧。

雷素玢:所以啊,你得赶紧找你五叔,把工作调进县城里去,雷荔雷薇姐妹俩才有希望。

康文(为难地点点头):我知道,知道。

  9.妇联权益部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石部长田诗亭林婕

  ◇田诗亭和林婕二人坐在办公桌前,低头写考核手册。

石部长(推门进来,走到自己桌前坐下,看看两人):你俩先停一下,我把今天的工作说一下。按照昨天齐主席的安排,咱们今天得下街道走访,了解基层妇女权益保护情况。刚才接办公室通知,要求报三季度工作总结,要得还挺急,我看这样,林婕,你跟我下街道。小田,综合这块是你负责,你今天就留在办公室写总结吧。

林婕:好。

田诗亭:石部长,我写总结没问题,下步打算这块,你有没有什么想法?用不用先研究一下?

石部长:你先写着,下步打算这块,你就按照年初计划写,写完回头再看。

田诗亭(欲言又止,微笑):好。

  10.康文家院子日 外 秋

人物:康雷荔

  ◇康雷荔推门走进院子。

康雷荔:爸!妈!

  ◇康雷荔见没人回应,心急地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屋去。

  11.康文家里日 内 秋

人物:康文雷素玢康雷荔

  康雷荔(冲坐着的父母高声大叫): 爸!妈!叫你们怎么不答应?

  ◇康文和雷素玢被吓一跳。

  ◇康文抬起头来看看大女儿,皱起眉头,将不满的目光转向妻子。

  ◇雷素玢吓了一跳,捂着被吓得嗵嗵乱跳的心口,长长出口气。

  雷素玢(抬头):雷荔!你知不知道你都多大了?二十五岁的大姑娘了,怎么一点正形都没有?这么毛毛楞楞的,将来嫁到婆家,用不了两天非让人家给撵出来不可。

  ◇康雷荔自知理亏,偷偷地吐了吐舌头。

  康雷荔(陪笑小声):谁二十五了?人家才二十三周岁好不好?再说了,人家这不是着急吗?叫你们也不答应。

  雷素玢(厉声):再着急也不行,这个坏毛病必须改掉。那么大个姑娘,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以后怎么找对像?再说,让外人看见了也笑话。

康雷荔嘿嘿陪笑。

雷素玢:我说话你听见没有?别总嘻皮笑脸的,严肃点。

  ◇康雷荔敛起笑脸,做出一副虚心接受教诲的样子,坐到母亲身旁帮着挑豆子。

  ◇康文:说吧,这么着急忙慌跑回来,有什么要紧事?

康雷荔:没要紧事,就是想叫你快点找我五爷爷,问问他什么时候能把你的工作给办进城里去。

雷素玢: 我不正跟你爸说这件事呢吗?你五爷爷早就答应,再过几个月就给办。

  康雷荔(失望):还得再过几个月啊?就不能催催,让他快点给办呗,一个县委副书记,办这点事还这么费劲!

雷素玢:你以为他那个县委副书记是专门给咱家当的啊?能答应给办就不错了。我和你爸,要不是为了你们兄妹三个将来有个好前程,你能找个好对像,哪用得着这么厚着脸皮去巴结人家。你以为求人办事是那么容易的吗?

  康雷荔(不解):他不是咱家亲戚嘛。

  雷素玢(没好气): 亲戚怎么啦?亲戚就得给咱办事啊?

  康文无(奈地加重语气):人家不欠咱的。

  ◇康雷荔

失望地扔下豆子,神情落寞地进里屋去了。

  ◇雷素玢看着关上的门,叹口气。

  雷素玢(转脸对康文):康老师,我看,你下午还是坐车进县城一趟,再找一次五叔,催催他,让五叔快点把你工作调过去。雷荔不能拖太久,安排工作,找对像,哪件不都是火燎眉毛的急事?再说了,哪件事也不是说办就马上能办成的,拖下去误了事,到时候看你后悔不后悔!

  康文(勉为其难):唉,好吧。我这个人呐,这辈子最大的缺点就是面子矮,可能是读书人的通病吧,你叫我张嘴去求人,还真不如拿把刀杀了我。每次去找五叔我都挺打怵,总觉得很丢面子,雷老师,你说我这是不是老了老了,连脸都不要了,一遍遍地去招人烦?

雷素玢:嗨,这不都是为了儿女的前途着想吗?要是光咱俩,怎么不都行?你就当自己是一个大老粗,农民,俗人,没文化,脸皮厚,不就完了吗?

  康文(很无奈):唉,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可怜天下父母心呐!人格都不要喽!

  ◇二人目光相对,沉默着,半晌不语。

  雷素玢(终于开口说话):作父母的不都是这样吗?谁不希望儿女好?又不光是你我两个,家家户户,只要有一点点希望,谁不撬门挖窗想办法求人?为了儿女将来前途着想,就想开点吧,谁让咱自己没能耐呢?

  ◇康文为难地摇头。

  12.小镇百货店大门口日 外 秋

人物:康雷荔康雷薇梁红蒲晓梅

  ◇蒲晓梅和梁红在路边闲聊。

  ◇康雷荔和康雷薇俩姐妹并排走过来。

  康雷荔(惊喜地笑着):哎呀,真巧啊,遇到你俩了。

康雷薇:蒲姐好,梁姐好,聊天呐?

  蒲晓梅(拍拍康雷荔的肩,转头回答康雷薇): 好,好,没事瞎聊。

梁红:我俩逛百货店,正好遇到了,就站这儿聊会儿。你们姐俩这是要去哪?

康雷荔:我和雷薇来买东西。走啊,一起进去吧?

蒲晓梅:不去了,我俩都逛完了,出来了。

梁红:可不,转半天了,你俩进去吧。

康雷荔:那我俩进去了,哪天咱几个单独约啊。

蒲晓梅:进去吧,哪天再约。

梁红:快进去吧。

  ◇康雷荔和梁红目送姐俩走进百货店里,回过头,继续聊。

蒲晓梅:瞧瞧人这姐俩长的,一个赛一个漂亮!

梁红:谁说不是呢,雷老师两口子生出的孩子,真是没得说,个顶个漂亮。

蒲晓梅:康老师和雷老师长得好,底板好,生出的孩子自然好。

  蒲晓梅(语气真诚):两口子都是老师,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工作有了,等康雷荔姐妹俩再有了工作,人家就没愁事了。

  梁红 (羡慕地附和):那可不。

  13.妇联权益部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田诗亭小吴小甄

  ◇田诗亭俯身桌上写总结。

  ◇电话铃声响起来。

  田诗亭(放下笔接电话):你好,权益部办公室。……石部长不在,下街道了。

  ◇田诗亭放下电话,拿起笔再写。

  ◇电话铃声又响起来。

  田诗亭(放下笔,拿起电话):你好,权益部办公室。……上访的?好的,你让她上来吧。

  ◇田诗亭放下电话,拿起笔继续写。

小吴(推开门):林婕不在?

田诗亭(抬头):林婕跟石部长下街道了。

小吴:你忙啥呢?

田诗亭:写三季度工作总结。

小吴(缩回身):你写吧,我没事。

  ◇田诗亭长出一口气,欲再拿笔写。

  ◇外面响起敲门声。

田诗亭:进来吧。

  ◇小甄推开门,迟疑地站地门口。

田诗亭(放下笔):进来吧,小甄。

  ◇小甄走进来,气哼哼地坐到田诗亭对面。

田诗亭:怎么了?又跟丈夫吵架了?

小甄:我想咨询一下,他下班不爱回家怎么办?

田诗亭(哭笑不得):你呀,让我说什么好。

小甄:不爱回家这不是小事。

田诗亭:好吧,等我找他谈谈。

小甄:你一定要好好训训他,不像话。

田诗亭:好,训他。

  ◇小甄笑了。

  14.空镜夜外夏

  ◇一座独门独院的平房、高大气派。

  15.康启越家门口夜 外 秋

人物:康文康启越

  康文(回过头去小心翼翼告别):五叔,别送了。留步!留步吧!来一次送一次,您让我心里不安。

康启越:好,那我就不送了。你就回去等着吧。来,把这筐鸡蛋拿回去,实在亲戚,用不着这些!

康文推让。

康启越:快拿回去,留给孩子们吃。拿回去!

  ◇康启越不容分说,硬是把那筐鸡蛋塞到康文手中,伸手示意他快走。

  康文(只好接过蛋筐):五叔,那我就回家等着了啊,一切就全拜托您了。您费心啦!

康启越:放心。

  ◇康文提着那筐鸡蛋,边可怜巴巴地说着,边向后退。

康启越:哎,这么晚了,你有地方住吗?

康文:有,在县招待所住的。

康启越:噢,不方便就在这住。

康文(赶紧接茬):不用,不用,在招待所住挺方便。五叔,你回屋吧。

康启越挥挥手:好,好。

康文一步一回头地走远了。

  ◇康启越站在门口,目送康文远去,返身关门回屋。

  16.康启越家夜 内 秋

人物:康启越高美芳

  ◇高美芳半躺半卧在客厅沙发上。

康启越走过去欲坐。

  高美芳(愤愤):你这

个亲戚从哪儿冒出来的?一次次上门来找,真是烦人透了。那么大岁数了,张口闭口管我叫五婶,我有那么老吗?真不知他怎么就叫得出口。哼。

  ◇康启越不满地瞥她一眼,不悦地坐下。

康启越:美芳,我说,你以后要注意点影响了啊,还没怎么着呢,就摆出官太太的派头,客人走了也不站起来送一送,太没礼貌了!告诉你啊,以后凡家里来了客人,不管是谁,,你只要在家,走时就一定得送到大门口,听见了吗?记住,今后在咱家,要把这当成一条纪律来遵守,不得违背!别让人挑理,说咱眼皮高,当个县委副书记就傲得不得了,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高美芳:哎呀,我才说了那么一句,你可到好,一口气儿来了那么一大通。我不过就是看不惯你家的那些个什么亲戚,值得你这样吗?

康启越:这是当官人的大忌,知道吗?我当县委副书记不到半年,头三脚还没踢出来了呢,你怎么就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派头来,这不明摆着给人留话柄吗?吐沬星子能淹死人!

  高美芳:能怪我吗?你瞅瞅刚才来这人,盯上你就算没完了,一遍遍来找。你说他说的那叫什么话?什么‘办不成可不行,这事你头拱地也得给我办成,办不成我可跟你没完’听听,办不成还要跟你没完!有这么求人办事的吗?像你上辈子欠了他什么似的。

康启越:那不是亲戚吗?有什么办法?求来了,就得帮。

高美芳: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见你当了县委副书记就都冒出来了,今天来求办这个事,明天来求办那个事,怎么着,咱们这个县委副书记是给他们当的吗?再说了,要是那些个凡沾着点边的亲戚都来找你办事,你这县委副书记还能当得下去吗?

康启越: 那没办法,只要不犯什么大的原则错误,不影响大局,该办的我还是得给办,我总不能让那些个亲戚背后戳我脊梁骨,骂我六亲不认吧?

  高美芳:就算骂六亲不认又怎样?哪有这么求人办事的,空着两只爪子就来了!要是这样,所有人来找办事你都给办,那咱们这个县委副书记岂不是白当了吗?你……

  康启越(瞪圆眼睛,厉声):高美芳,你给我闭嘴!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高美芳(委屈):不过就是在家里说说,又没出去喊去,至于那么瞪眼珠子吗?

  康启越:在家说也不行,墙里说话墙外听。以后要再听见你说这样的话,告诉你,我可跟你没完!

  ◇高美芳欲言又止,漂亮的大眼睛里涌出泪水。

康启越:你看你,哭什么,我又没说什么,就是怕你出去乱说,影响不好。哎呀,算了,都是我不好,以后不再对你吼了,行了吧?

  ◇高美芳扭过身去不理丈夫。

  康启越(耐着性子):你不懂,我怎么也得做做样子给人看,最起码让人知道我这人重亲情,讲友情,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人情味的领导,让大家感觉跟着我干没亏吃,这样大家才会靠拢我,维护我,拥待我,我的工作才好开展,局面才会很快打开。我不能总当副职是不是?当然,大前提是不能过分,不能违背大原则。这些我会注意,不过,你以后也必须注意小节!

高美芳:注意小节这事还用你告诉我?你出去听听,你老婆在外事办,口碑从来都是响当当的。

康启越:这我倒相信。不过,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有些话不能出去乱说,尤其是跟单位里的人,不能什么话都说。

高美芳:你就放心吧。我堂堂一个外事办主任,还能这点道理都不懂?外事办都是事务性工作,相对独立,跟外界交集也不多,你就放心吧,你老婆在外面那是相当优秀的。

康启越:我老婆嘛,当然是最优秀的,漂亮,精明强干,有能力。

  高美芳(噗哧笑了):一边去!哼,用得着你夸我呀?哎,你给我说说,怎么给你这个大外甥办调转呢?可别让人说你刚一当上县委副书记,就办私事,给亲戚走后门儿。

康启越:夫人,这点小事就不用你操心了吧?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县委副书记,这点小事都办不了?还用得着向你请示?那我还不如干脆回家当家庭妇男,听你指挥算了!

高美芳: 哎呀呀!康副书记,你是县委副书记,我可是外事办主任,你是二把手,我是一把手,在家里当然也是,你得服从我领导。说说吧,康副书记,准备怎么给你这个大侄子办调转,我听听可行不可行。

  康启越:嗨,这还不好办?我……

  ◇院外响起敲门声,两人同时看向门口。

  ◇康启越咽回想说的话,示意高美芳出去开门。

高美芳(不情愿地起身向外走):这么晚了,谁啊?

  17.康文家路边夜 外 秋

人物:康雷荔沈新雷

  ◇沈新雷和康雷荔面对面站在路边。

  沈新雷(陪着小心):去河边走走啊?

  康雷荔(冷淡):不想去。

  沈新雷(进一步):走走去呗,不是没事吗?

  康雷荔(不容商量): 是没事,就是不想去。

  沈新雷(有些疑惑):为什么?

  ◇康雷荔心不在焉,眼睛望着别处。

  ◇沈新雷期待的眼神。

  康雷荔(随口):不为什么。

  沈新雷(失望):真不去?

  康雷荔(果断):真不去。

  沈新雷(强压火气,尽力压低声音):半年多了,每次约你都不出来,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想法?

  康雷荔(无动于衷): 没

什么想法,就是不想单独见面。

  沈新雷(气愤):不想单独见是什么意思?不想跟我处?

  康雷荔(低下头,嗫嚅着):不知道。

  沈新雷(生气): 好,不知道是吧?行,不去拉倒!

  ◇沈新雷气愤地一甩手跑走了。

  ◇康雷荔看着远去的背影,无动于衷。

  18.康启越家大门外夜 外 秋

人物:高美芳尚福全

  ◇尚福全站在康启越家门外,敲门。

  画外音(高美芳):谁啊?

尚福全:是我,教育局的老尚。康书记在家吗?

  ◇高美芳走过来把院门打开一道缝。

高美芳: 哦,是尚局长呀。他在家,进屋吧。

尚福全:是弟妹呀?麻烦了,这么晚还来打扰。

高美芳:开个门呗,有什么麻烦的?请进。

尚福全:康书记在家干什么呢?

高美芳:看文件。他只要是在家,就文件不离手,家里什么事也别想指望上他。

  尚福全(歉意):你看,他这么忙,我还来打搅他。

高美芳:没关系,反正你不来打搅他也闲不着,你来了他还能歇歇。来,进屋吧。

  19.康文家夜 内 秋

人物:雷素玢

  ◇雷素玢搓几把泡在盆里的衣服,又想起什么似地扔回盆里。

  ◇雷素玢转身进屋去,少时,拿两件内衣出来按进水盆。

  ◇雷素玢搓洗衣服。

  ◇雷素玢端着脏水盆子出屋去。

  ◇雷素玢拎着空盆回来,从缸里舀水倒进盆中,将衣服放进去漂洗,拧干。

  20.康文家院子夜 外 秋

人物:雷素玢

  ◇雷素玢从盆里拿起一件衣服挂绳上。

雷素玢(看着院门,自言自语):还没回来,也不知跟五叔说得怎么样了。

  ◇雷素玢将衣服挂好,转身回屋。

  21.康文家夜 内 秋

人物:雷素玢青年雷素玢青年康文中年雷素玢中年康文

  ◇雷素玢甩甩手上的水珠,走到桌前。

  ◇桌上放着一摞学生作业本。

  ◇雷素玢将湿手往身上擦擦,坐下,一本本批改作业。

  ◇雷素玢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看着挂在墙上的全家福照片。

  ◇闪回:

  ◇场景一:青年康文(小心):听说我分到镇中学了,你分到镇小学了。

  青年雷素玢(笑容真诚):没关系,只要当老师,中学、小学没关系。

  ◇场景二:青年雷素玢兴奋地夹着课本走进教室;

  ◇场景三:中年雷素玢站地黑板前,一丝不苟地板书数学题;

  场景四:中年康文(兴奋):素芬,我提教研室副主任了。

  场景五:康文(同样兴奋):素芬,我提教研室主任了。

  ◇场景六:雷素玢认真地给学生讲课。

  ◇闪回结束。

  ◇雷素玢遗憾地摸着额头,轻轻叹口气,眼睛落到面前的作业本上。

  22.柳霜兰家夜 内 秋

人物:顾家树柳霜兰顾洪光

  ◇顾家树靠在床头,拿着一张报纸在看,脸色难看。

  ◇顾洪光坐在窗边,梗着脖子,气哼哼看着父亲的脸。

  ◇两人僵持着,许久未改姿势。

  顾洪光(忍不住,站起来,冲父亲喊): 我要跟她拉倒!

  ◇顾家树闭眼躺在床上,双手抱着后脑,胸口一起一伏,没回应。

顾洪光喊:听见了吗?我要跟她拉倒!

  ◇顾家树喘着粗气,躺着未动,也未睁眼。

顾洪光喊:爸,你听见没?

  ◇柳霜兰边擦手边从屋外走进来。

柳霜兰(看看俩人):什么事?这么大声喊叫。

  ◇顾家树换了个姿势,未答。

  顾洪光(怒气冲冲,冲母亲):我要跟汤苗拉倒,说半天了,我爸就是不让。

  柳霜兰(愣了一下):处了快半年了,说拉倒就拉倒?那能行吗?

顾洪光: 怎么不行,我不喜欢她。

  ◇顾家树睁开眼睛,把报纸一摔,欠起身。

  顾家树(指着儿子): 快半年了,现在才说不喜欢,早干什么去了?你不干个我看看,砸断你腿!

  ◇顾洪光拣起父亲摔在地上的报纸,再使劲摔一下。

顾洪光:就拉倒!

  ◇顾家树气得翻身从床上爬下地,顺手抓起一个茶缸砸到儿子身上。

  顾家树(恨恨):敢,你个小兔崽子,不服天朝管了。

  ◇顾洪光一摔门跑出屋去。

画外音(顾洪光):就拉倒!

  顾家树(气得大喘气,冲门外喊):你给我回来!

  柳霜兰(上前拣起报纸,递到老伴手里): 别生气啦,你气死又有什么用?他不干拉倒。

  顾家树(瞪圆眼睛):他敢。

  23.康启越家内 夜 秋

人物:康启越尚福全高美芳

  ◇尚福全远远地就向站在屋内的康启越伸出两只手去,紧走两步握住伸过来的右手,上下抖动。

尚福全:哎哟,康书记,你看我跟弟妹正说呢。你一天到晚也没个闲功夫,这我又来搅扰了。

康启越:哎呀,尚局长,你看你,这都是老熟人了,怎么还客套上了?没关系,来,进来坐。

  ◇康启越把来人领进客厅,伸手示意请坐。

  ◇尚福全略显紧张,侧身坐到沙发上。

  ◇高美芳近前倒水。

尚福全:弟妹可真是越活越年青了,哪像我家你嫂子,简直老得都快没人样了。

  高美芳:尚局长,你可别拿我寻开心了,谁不知道你夫人──新换的那位小嫂子,比你小了十几岁吧,你们可是真是老夫少妻,让多少人羡慕啊,哪像我们家老康,到现在还守

着我这个半老徐娘。

  ◇尚福全(表情有点窘迫,讪笑着向康启越求助):弟妹这张嘴可真是厉害,我永远都不是对手。

  ◇康启越伸手示意让尚福全别介意。

康启越:美芳,我跟老尚谈点工作,你先回屋去看看藐藐,看着她,让她看点书。

  高美芳(巴不得地):那好,尚局长,你先坐着,我就不陪了。

  尚福全(忙不迭欠身):你忙,你忙,不用管我。

  ◇康启越摆摆手示意坐下。

  ◇尚福全目送高美芳一扭一扭地走出屋去,半天没有说话。

  康启越(注视着他,半晌,笑了):我说伙计,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咱俩在一起多少年了?怎么我今天看你那样儿,就像是刚认识我似的?有什么话你就尽管直说,别客气,啊!

  尚福全(表情却有些不自然):你说得对,我来是有点私事想求你。别看咱俩在一起这么多年,可过去谈的都是工作上的事,为个人的事,我还从来没找过你,真不好意思张这个口。不过,既然来了,不管怎么的,我也得厚着脸皮说了。

  康启越(仰靠在沙发上):你说!跟我还有什么客气的?

  尚福全(踌躇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听说县委最近又要研究干部了,我想请你帮我说说话,看能不能帮我把这个,这个……副字去掉。

  康启越(坐直身子):哦,你是为这个事呀,这事,还真有点难办。(略顿一顿)前几天组织部派人去教育局考核过你,据说,群众,就是局里的普通干部,对你反响不是很好。我跟景书记也交换过意见,他也觉得这件事不是太好处理。

  尚福全(激动):康书记,咱俩在一起工作不是一年两年了,对我,你还能不了解吗?我脾气不好,见火就着,不过那都是为了工作,是为了对工作负责任,得罪点人也在所难免。再说了,群众的素质也不都是一般齐,有些群众的素质还是相当低的,他们中间有点不同反响,这在干部考核中,应该说也算是正常现象吧?

  ◇康启越未置可否。

尚福全:要是为了这点事就影响提职,那以后谁还敢认真负责?谁还愿意认真工作?康书记,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24.田诗亭家夜 内 秋

人物:田诗亭顾洪春

  ◇田诗亭俯身桌上写材料。

顾洪春(走进来不满地看着):你又把材料拿回家写,在单位就不能写吗?

田诗亭歉意地审视他的脸色。

顾洪春生气地瞪着田诗亭。

田诗亭(歉意):办公室里每天人来人往,静不下心写,你让我怎么办?在家里,晚上夜深人静,思路清晰,写起来才顺手。

顾洪春:办公室里人多,就得带回家来写呀?你把家当办公室了呗?

田诗亭:你小声点行吗?再把孩子喊醒了。

顾洪春:灯这么亮,我怎么睡觉?

田诗亭(收拾起桌上的材料捧在手上):好吧,你睡觉,我去厨房写。

顾洪春:你去哪写我不管,反正别影响我睡觉。

  ◇田诗亭捧着材料走出屋去,反手轻轻关上房门。

  25.康启越家夜 内 秋

人物:康启越尚福全

  ◇康启越(看尚福全一眼,仰靠到沙发上,眼眼望屋顶思考):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尚福全:对吧,就是这个道理。

康启越:道理虽是这个道理,却不能作为拿到桌面上分辨的理由。

尚福全(陪着小心):是,是,这我知道。

康启越:你要注意言行,不能给人留话柄。

尚福全(擦汗):是是。

  [编辑:看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6的你已经死去,2017你将是谁?》 12月31号,我和死党前程视频聊天一个小时,前程满怀感慨地说:现...
    希望先生OvO阅读 105评论 0 1
  • 新工作算是适应了,慢慢的摸到了门路,作业做的快一点了。而挑食矫情的我,居然适应了食堂和公司的咖啡豆,半个月就长了6...
    JJ_Lin阅读 48评论 0 0
  • 脑子瓦他了,昨天回家完全忘记写……看来需要定个闹钟来提醒自己了。 还不太习惯自己抽烟的日子,又好像从来没别人出现一...
    恩捏小九阅读 24评论 0 1
  • 静待花开 一盆文竹绕窗柔 天竺葵 多姿多彩赛蔷薇, 成簇成团醉芳菲。 五彩苏 勤弄酢浆草 乐观五彩苏 彩椒
    祥云如梦阅读 223评论 7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