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鼠

前天晚上,家里从厨房的后窗进了一只老鼠。

这给我们本来安宁的居家,带来了阵阵惶恐不安。本来以为只是妻子看走眼了,可是妻子肯定看到老鼠,并且语气坚决的辩解,“一定是老鼠——看到了尾巴。”

这下,家里顿时起了波澜。

女儿惊觉地跑进房间,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惊恐着。

妻子慌忙地四处找寻,害怕侵入的老鼠不止一只。

我却一味的漫不经心,总感受一个成人还会惧怕一只小小的老鼠不成。所以也没太在意,只是随意应付着妻子与女儿的惊愕。

在妻子惊悚的叨念中,我不得不也加入了寻找的行列。在妻子所描述的地方,不停地摸索。在厨房柜子的隔板下,发现了一块空档,那是当初木匠偷工减料留下的,不过却刚好成了老鼠的避难所。隔板是钉死的,无法卸除。只好取来一块毛巾用力塞住,就似一个瓶子上的瓶塞一般,勉强塞住老鼠的出路。可是仔细观察了一下,隔板与旁边的另外两个柜子是相通的。感觉,这个毛巾塞的有点可笑,根本没有实质意义。

第二天清晨,期待那只老鼠可以不请自走,可是厨房内鼠便肆虐。灶面上、柜子里、小橱内都是一粒粒黑色的令人气恼的鼠便。一阵翻箱倒柜后,这里一处,那里一处,还继续发掘出好几处刀便。

气愤随之而来,可是赶着上班,只好做罢。

老丈人建议用捕鼠器,妻子热烈的响应。可是我却并不抱什么希望,总感觉社会在发展,老鼠似乎也聪明了起来,捕鼠器这过时的玩意,似乎无法胜任。

最终,还是将捕鼠器安放在墙角,毕竟现在也只能用这个方法。用沾鼠贴,老鼠大点根本沾不住,还拖得满地乱跑,搞得四处脏乱。生物防治,用老鼠的惨叫声音来惊吓老鼠,使其逃跑,只是这样比较麻烦。

安放完毕,关上厨房的门,静静地等待。一会儿,家里几个人也都各自做事去了。

妻子无意间进入厨房,却发现鼠笼里关着一只黑灰的老鼠。妻子兴奋不已,大声呼喝着。

女儿飞似地冲入厨房,仿佛分享胜仗后的喜悦。妻子满脸的堆笑,那份快乐四溢而出。

“看,你不是不信可以抓到?嗯!真抓到了。还是我爸厉害。”妻子自豪无比。

还真捕获老鼠,一只并不大黑色的老鼠正铁笼里,蹦腾。这个小家伙似乎明白自己的性命将不保,正拼命地在笼子里乱窜。那个挂在铁笼上的鱼丸,被它碰撞得左右摇晃,正得意地嘲讽着老鼠。

我提起鼠笼,老鼠更是挣扎四窜,但是此时它的命运只能交给捕获他的人了。可是如何处理?那种血腥地棍棒击打,是绝不可能的。一想到一棍子下去,那种恐怖的场面,自己都打一冷战。想想,还是用水淹吧。这样稳妥些。

提着铁笼走向阳台,路过仓鼠的笼子。小仓鼠因为动静而疾速钻到笼子阴暗处,躲在小仓鼠房的楼梯下。望着笼子里四窜的、即将极刑的老鼠,不知仓鼠此时是会怜悯?还是会称快?

都是鼠,却因为不同的处境,而不一样的结局。一只被奉为上宾,好吃好住。一只却战战兢兢,沦为死囚。这就是命,老鼠由于会偷食,更会带来疾病,人人喊打。仓鼠,原是生活非洲沙漠里的一种小动物。由于人们的驯化成了一种宠物,也因为如此,它身上可以带给人的疾病逐渐消失了。仓鼠,可爱憨萌的样子,确实令人喜欢。

水漕里的水,缓缓上升,意识着老鼠的生命正在走向消亡。老鼠死命逃避,可是水面却一步步夺去了它的逃亡空间。水下“哗哗”的流水声,夹杂着老鼠最后的挣扎声。我不愿意再继续往下看,虽然是老鼠,但是心里依然感觉一丝不舒服。

自然或许就是如此,被淘汰的都是那些无法被接受的。生活似乎一直在告诫着,不能也不要太过于草率的自信。或许老鼠从厨房后窗进入时,正得意洋洋自己能顺着排水管道爬上高楼,可是这份高傲的自信会害死自己的。

仓鼠正用鼠眼,闪烁地躲避着被淹死,而即将要抛进垃圾桶里的老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捕鼠猫的故事 by LargeTelescope 我第一次见到捕鼠猫的时候,我的主人还是个单身汉。那个人工作不忙,...
    LargeTelescope阅读 259评论 2 0
  • 捕鼠 风清扬 原创 1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偷偷地...
    风清扬_b899阅读 162评论 0 9
  • 小时候,一直对山上的一种竹子有特殊的喜爱之情,那就是楠竹。这种竹子长得修长挺拔,柔韧性和弹性都比较好,又很硬...
    南院老公阅读 271评论 7 5
  • 子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芊蔚荻秋阅读 40评论 1 1
  • 老蛇捕鼠记 老蛇是一个人名,属蛇的,五十多岁,酷爱捕虫呀(蟑螂、毒蜂)、鼠呀什么的。尤其擅长捕鼠。 ...
    灵魂深处的微笑阅读 7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