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那年,我终于嫁了有钱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婉兮

1

那年冬天,21岁的张朵朵特别想嫁人。

天气太冷了,小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寒气叠加着湿气,一点点往骨头里钻。但租住的小屋没有空调,也没有暖气。

刺骨的寒冷,最容易让人生出亲近另一具躯体的欲望。是谁说的,最好的暖炉,就是情人的体温。

所以,她也想要个人肉暖宝宝。

同公司的孟玲自告奋勇来做媒,下班后,便拉着张朵朵走人,马不停蹄地往相亲的地方赶。

约在一家中等规模的火锅店,男方是孟玲老公的朋友,中等个头,看上去老实敦厚。

四人互相介绍过,便坐下点菜,要了一个鸳鸯锅底,一份肥牛卷一份五花肉一份虾丸,还有三个素菜。

四个人,明显少了一点,但张朵朵对吃并不在意,也就无所谓菜品的种类与数量了。

可吃到中途,她却猛然瞥见男人从背包里掏出肉片香肠,飞快往锅里扔。沸腾着的鲜红汤底迅速裹住肉片,也隐匿起了男人的小小心机。

张朵朵却不舒服起来,四下看着服务员,有种做了错事的羞赧和不安。

孟玲嗤之以鼻:“带点菜来怎么了?这里的东西那么贵,朵朵你走大运了!这么会过日子的男人可不多见!”

边说边朝她挤眉弄眼,张朵朵瞬间没了胃口,低下头来,用筷子一粒粒挑着米饭看。

她想到了漫长余生里的无数次忐忑火锅,以及菜市场上的斤斤计较、没完没了的鸡毛蒜皮……

所以,她心生退意。

孟玲气急败坏:“就你这条件,能找到他已经不错啦!你还以为大富翁看得上你?做梦吧!”


2

还真被孟玲说中了。

后来遇见的相亲对象,大多是些贩夫走卒,直奔着结婚入洞房而来,处心积虑地把婚嫁成本降到最低。

也有条件稍好一点的,但普遍都年纪偏大,没有一个不小心翼翼地护着钱袋子,唯恐半生积蓄被一场婚姻压榨干净。

自然是一个都看不上的。许多人劝她,切莫心比天高,结婚讲究门当户对。你家的门开在市井,面对的肯定也是凡夫俗子,差不多就得了。

她笑笑:“那万一,我正好就是那个幸运的灰姑娘呢?”

“呸,有你这么不值钱的灰姑娘吗?”旁人嘲笑,直接而残忍地揭她的伤疤,“你一个地方专科院校毕业的,1米6都不到,家穷人也丑,王子又不是瞎了眼!”

张朵朵黯然,揽镜自照,却越看越沮丧。因为那些嘲讽并不是泼冷水,而是赤裸裸的现实。

一个小城市里的私企出纳,最好的归宿似乎就是攀上一个车房俱备的本地人,让自己的余生结结实实地扎根进城市。

她把自己闷在小屋里一整天,到了太阳落山时,悟出一个残酷的道理来:没有王子会来救自己。

偶像剧都是骗人的。


3

一个月后,张朵朵出现在省城的人才市场。瘦弱的她捏着简历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渺小得像秋风中的一片树叶。

可工作不好找,她只有中专学历,长得又瘦又小,耗了七天,才被一家马上开盘人手紧缺的地产公司招了过去。

条件很苛刻,不供食宿、底薪低得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是说,如果卖不出去房子,就等于白白打工。

张朵朵一咬牙接受了这份工作,她需要迅速找到一个支点来撑起人生。

售楼提成可观,过程却艰辛漫长。二十几天过去了,张朵朵业绩为零。她急了,又猛补销售技巧,对进门的每一位客人都笑脸相迎极尽耐心。

那天来的是一对衣着朴素的老夫妻,同事们对这类客户不感兴趣,一个个视而不见。唯有张朵朵热情地迎了上去,满脸堆笑地给他们介绍。

老人家花钱仔细,前前后后来了十几趟。

张朵朵设身处地,把他们当作自己那一辈子没见过世面的父母,将焦躁和不屑都收敛起来,耐着性子一次次陪他们看工地、选户型,前后磨了整整一个月,两个老人才点了头。

出人意料的是,这对貌不惊人的老夫妻,却有一个事业成功的儿子。

签合同那天,衣冠楚楚的男人陪着父母前来,见了张朵朵便微微一笑:“我爸妈简直把你夸成一朵花儿了!”

张朵朵的脸红了,但来不及做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美梦。她郑重地捧出合同,在脑海里飞速计算自己的提成,却听见男人又说:“我们买五套,是投资用的。”

同事们惊呼一片,张朵朵用力掐了自己一把,才确信这一切不是梦。


4

如果你以为张朵朵用自己的善良吸引住了那位成功男士,可就大错特错了。

对现实中的男人来说,善良是优点,却不足以构成一个女人的闪光点。真正的稀缺资源,永远是美貌与才能相辅相成。

但他确实也推了张朵朵一把,他把她介绍进了一家大公司去做出纳,拥有一个小小的工位,脖子上挎一个工号牌,倒也颇有几分小白领的模样了。

新公司是合资企业,同事们大多有个光鲜的学历,但有文化,从来都不代表有修养。

只是,站在这个平台上的张朵朵,慢慢从算计柴米油盐的局促中跳了出来。她渐渐弄懂了股票和基金的区别,品出了普洱和铁观音的不同,也开始学着用口红和粉饼……

最重要的是,她开始重新拾起书本,把专升本正式提上了日程。于是每天下班后,张朵朵开始读书学习,重新做回一个好学生。

用二十几岁的心态去重复十几岁时的功课,目标清晰、动力十足,竟然事半功倍。

同时,书本也打开了另一个新天地,抽象的文化内涵,开始塑造出另一个具体的张朵朵。

改变是一点一滴的,自己觉察不出,要等到久别重逢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张朵朵才确定自己的孤注一掷走对了。

那年,她意识到王子不会从天而降时,满脑子想着的就是找到另外一条路,避免跌入为一份火锅殚精竭虑的明天。

反正还年轻,哪怕错了,也来得及重新开始。


5

一转眼,七八年就过去了,张朵朵升了职加了薪,给自己买了一套小小的公寓。

就快30岁了,家人不知催了多少次,也有一两个聊得来的异性知己,可一颗恨嫁的心,反而随着年龄增长而偃旗息鼓。

她已经不怕天冷了。

小公寓里有空调、电暖炉、热水袋应有尽有。下雪的冬日,她就煮一壶咖啡,在香气氤氲中静静地看书工作。

当自己也能给自己温暖、当结婚不再是一个目的,寂寞反而成了一种清福,

但桃花运,终究还是来了。

那时,张朵朵已经过了30岁生日,通过健身私教认识了王教授。

两人都爱羽毛球,约着打上四五回,地点就从体育馆拓展到了电影院、咖啡厅、私房菜馆、五星酒店……

成熟男女谈恋爱,试探被密密麻麻藏进每一个细节,由浪漫和美丽包裹着,就像拆一件包装严实而华丽的礼物。

好在拆开最后一层,他们对上的,是彼此惊喜的眼神。

王教授也三十好几了,出身小康之家,在高校教书,也和朋友合开了几个公司做工程。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有钱人,但也不差钱。放在10年前的张朵朵眼里,已是不折不扣的人上人。

订婚那天,张朵朵执意选了一家火锅店。红艳艳的汤底翻滚着、沸腾着,她微微一笑,心底满是得意。

你看,她终究还是嫁给了有钱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