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尽豺狼绝不下战场

96
郑天伦
2017.02.18 12:13* 字数 2486

1219年起,蒙古铁骑前后三次西征,横扫整个欧亚大陆,一大片欧洲国家臣服,整个欧洲为之胆战心惊。

1598年9月,荷兰商船阿姆斯特丹号因遭遇风暴,被迫漂移到今天的毛里求斯岛。几十年后,曾经遍布毛里求斯岛的渡渡鸟完全消失了。

1607年,一个约100人的殖民团体建立了英国在北美的第一个永久性殖民地。此后欧洲殖民者大量涌入,通过屠杀印第安人,抢夺财物和土地。哥伦布到达时,美洲约有3000万印第安人,而居住在今天美国、加拿大地区的印第安人只有约150万人。

1931年,侵华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1937年7月7日,日军又在北平附近挑起卢沟桥事变。中国人民前后奋战14年,才赶走了侵略者。整个抗战,中国军民伤亡达3500万以上。

2154年,地球人派遣战机去潘多拉星球,摧毁了Na'vi族人赖以生存的神树,Na'vi族人的领袖也被炮火炸死。若不是地球人杰克•萨利相助,估计Na'vi族人将被彻底抹去。

不需要举更多例子了,外来生物入侵的危险由此可见一斑。生物入侵是指生物由原生存地经自然的或人为的途径侵入到另一个新的环境,对入侵地的生物多样性、农林牧渔业生产以及人类健康造成经济损失或生态灾难的过程。

外来入侵生物的种类很多,人类当然是其中危害性最大的一类。从大约 200 万年前到大约 1 万年前为止,整个世界其实同时存在至少不低于六种不同的人种,但今天的地球上只有智人这一个种类,尼安德特人、直立人等全被智人灭掉了。不过限于专业,本文只讲外来水生生物入侵。

水葫芦

水生植物入侵品种中,最有名的是凤眼莲。凤眼莲俗称水葫芦,原产于巴西。在原产地,由于受生物天敌的控制,它是一种观赏性花卉,零散分布于水体。1844年,在美国的博览会上,水葫芦甚至还曾被誉为“美化世界的淡紫色花冠”。1901年,水葫芦作为花卉引入中国,30年代又作为畜禽饲料引入中国内地各省。潘多拉盒子就此打开。由于其无性繁殖速度极快,已广泛分布于华北、华东、华中、华南和西南的19个省市,并已扩散到温带地区,如锦州、营口一带均有分布。他们堵塞航道,限制水体流动,耗光水里的氧气从而威胁其他水生生物,死后又腐烂造成二次危害。据统计,每年打捞水葫芦的费用要5-10亿元。

触目惊心的福寿螺卵

水生动物入侵品种要多一些,比如福寿螺。福寿螺又叫大瓶螺,原产于南美洲,1981年引入中国。1984年后,福寿螺已在广东广为养殖。然后,据说是因为不太好吃,所以养的人也懒得管它了,于是它也跑到野外去,开始了暴走模式。适应环境能力强、繁殖速度快、又没有天敌,福寿螺迅速从广东扩散到广西、福建、云南、浙江、上海、江苏……如果你曾在水边的岩石上看到一坨坨由圆形小颗粒组成的粉红色的恶心东西,那么恭喜你,你看到福寿螺的卵了。而且,这家伙食量大还没有品味,啥都吃,能够咬断水稻主蘖及有效分蘖,可从叶底啃食浮贴水面的荷叶,还危害水仙花、兰花等各种水生植物,成为中国南方水域的一大毒瘤。这还不算,它还传播广州管圆线虫等疾病。所以,我们又为自己创造了一种需要与之战斗的东西。

颤抖吧,世界!

更有名的是小龙虾。纳尼,小龙虾也是入侵水生动物?答案是肯定的。小龙虾同学的学名叫克氏原螯虾,原产于美国东南部的墨西哥湾附近(怎么又是美洲的!)。1927年,有人从美国带了20只小龙虾到日本,到上世纪60年代,除了一些岛屿之外,小龙虾已经遍布日本。约1929年,小龙虾由日本登陆我国南京附近,目前几乎全国各地都可以找到小龙虾。放眼世界,小龙虾已广泛分布于五大洲30多个国家和地区,仅南极洲幸免于难。小龙虾的危害包括破坏食物链,威胁到当地水生动植物的生存;取食根系而直接对作物(尤其是水稻等水生、半水生作物)和天然植被有灾害性破坏;筑穴引起灌溉用水的流失及田地破坏等。好在,勤劳勇敢伟大的中国人民找到了对付小龙虾的最佳方式:吃。红烧、麻辣、椒盐、水煮……以至于野生小龙虾都不够吃了,不得不开展养殖。我们终于实现了引进小龙虾的最初目的:当饵料。可怜的小龙虾,还没好好享受征服世界的快乐,就这样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美国人民大战亚洲鲤鱼

还有一种著名的水生动物入侵品种,亚洲鲤鱼。不过,其入侵的是美国(总算对美洲扳回一局)。亚洲鲤鱼其实是以“四大家鱼”为主的多种亚洲鲤科鱼类的统称,最早是为了改善水生生态而被引入美国的。但是,这些在亚洲(主要是中国)要随时担心被吃掉、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好不容易才从人口余生的鱼类,进入美国之后,就像是进入了天堂。它们完全无视世界霸主和超级大国,一路欢快地游向伊利诺伊河,游向密苏里河,游向密西西比河,最后向着五大湖游去。它们吃光了水草,吃光了浮游藻类,吃光了螺蛳……逼得美国本土鱼类想死的心都有了,一些品种濒临灭绝。美国人民慌了,他们建大坝、建电网、用毒素,想尽办法要控制亚洲鲤鱼的数量。

连美女也上阵了

2009年底,美国政府曾大规模捕杀亚洲鲤鱼。他们用毒素清理了芝加哥地区接近五大湖的一小部分水域,结果造成了数以千计的本土鱼类,以及一小部分胖头鱼死亡。看到没,这些中国出产的鱼,跟中国人一样,百毒不侵。美国政府不得不放弃了使用毒素的方式。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亚洲鲤鱼防控法案》(Asian Carp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ct),计划斥资180亿美元向亚洲鲤鱼宣战。连军队也制定好了“剿鱼”作战计划。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最后,他们不得不组团来中国寻找解决亚洲鲤鱼泛滥的方法。

其实,所有的入侵生物,在其原栖息地都没有特别大的危害,有些甚至还有好处。因为大自然是很奇妙的,她给每一种生物都制造了一种天敌,保证了生物圈和生态的平衡。但当一种生物因为某种原因到达另一个地方之后,由于缺少天敌制约,从而打破了当地的生态平衡,就成为了入侵生物。而人类,不是直接成为入侵生物,就是在帮助其他生物成为入侵生物。本文提到的入侵水生生物,都是人类主动引入的。本文没有提到的入侵生物,如食人鲳、雀鳝、巴西龟……无一例外也都是人类引进的。

可见,要防范入侵生物,责任不在生物,而在人。除了要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外,还需要提高全民防范意识,人人参与,打一场抵御外来生物入侵的人民战争,才是解决生物入侵问题的根本所在。对付小日本,我们就一个字:打。打不尽豺狼绝不下战场!对付小龙虾,我们也一个字:吃。吃完一盘再来一盘,最后还要发个朋友圈。

至于亚洲鲤鱼,我们很愿意立下军令状,义务给美国人民帮忙:吃不光亚洲鲤鱼,绝不离开美国!美国,愿意接受我们的善意吗?

子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