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绪

早上出门,

秦先森:妈把两万块给你了?

我回:恩。

秦先森:给我一半。

我问:干嘛?

秦先森:车要交保险了。

我问:多少 ?

秦先森:5k来的。

我说:那伍仟。我还要还小南7千。

秦先森:那给我7千吧。

我说:我还想攒点钱,等刘霞忙完这俩月看看接下来要不要一起做点事情,还需要钱。

       秦先森没再说话,我心里也有点不舒服。想起昨天晚上婆婆跟我说,舜舜跟她要钱,她拒绝了说给你买了房子还给你还贷款,你们自己的事自己解决。我也没有接婆婆的话。我说我已经交了钱就不用还我了,婆婆执意把两万块还给我。(我交的今年房租2万块,当时婆婆账户的钱没到期,老人么总是没分都要计较,到期就还我,当时我真没想要还,婆婆买房子也是为了我们,虽然不合我们的意,但毕竟没用我们一分钱)。只是我有些在意,秦先森到现在还养活不了自己,可是这些当初我就是知道的。是觉得他不上进么?在他那个单位没有关系简直寸步难行,而现在只是孤军一人得过且过,且婆婆不想让他动又对此抱有幻想。昨天夜里又起来看球,然后呢晚上我回家的时候他依旧在睡觉,直到我们都睡了还不醒,半夜起来吃饭看球玩游戏。。说什么都无动于衷。。我最近又特别疲惫和劳累。他却全然只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醒来。既心疼又无力。我也是月月亏空,又不禁迷茫。

      大雾有些冷,没玩没了的雾,就像这没完没了的心事。

     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就像这些没完没了的雾总会散去,阳光一样会照进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