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字数 1798阅读 1232

凡是熟悉红楼梦的,都知道宝黛的爱情是至真至纯,无人可比拟,就算再来十个宝钗,也难敌黛玉在宝玉心目中的地位。

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里写到湘云来宝玉处,与袭人聊天,赶巧不巧的就说到了黛玉和宝钗,此时的湘云和袭人一致认为宝钗好黛玉小心眼,随后老爷传话讲让宝玉去见客,宝玉不悦,湘云笑着劝诫宝玉,被宝玉呛了一句,说出林姑娘从来不说这些混账话。


原文如下:

正说着,有人来回说:“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出去会。”宝玉听了,便知是贾雨村来了,心中好不自在。袭人忙去拿衣服。宝玉一面蹬着靴子,一面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史湘云一边摇着扇子,笑道:“自然你能会宾接客,老爷才叫你出去呢。”宝玉道:“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湘云笑道:“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警他的好处,他才只要会你。”宝玉道:“罢,罢,我也不敢称雅,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袭人和湘云都点头笑道:“这原是混帐话。”

之后便是宝玉去往老爷处见客,出门看到黛玉在前面,遂赶上去互诉心声,从此二人都明了各自心意,黛玉也极少耍性子发脾气了。


很多人都认为是黛玉的三观合了宝玉的心思,而宝玉又心系黛玉,所以二人的爱情才能够流传千古成为佳话。然而,实际上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缘故,甚至算不上真正的因素。

宝玉是什么样的人?在贾府里,他是个活得相对真实的人,虽然也偶有应酬之意,但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以真性情来过自己的人生,即使被父亲毒打,也仍不爱功名利禄。因为见了女儿家便清爽所以整日混迹于姊妹和女孩家之中,但从未做过出格之事。他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会为了讨好谁而喜欢自己不喜欢的人事物。

而纵观整个贾府,如此真实性情的,除了黛玉,和湘云,再无他人。而湘云的家庭变故,无依无靠导致长大后的她也受现实影响,不得不为生存收起真性情,所以,就只剩下一个黛玉堪比宝玉的真性情了。

也就是说,黛玉是真实的,她的真实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但同时她又识大体,在长辈面前从未有过格的言行举止,在平辈面前贫嘴逗趣却并非一味胡闹,对待下人也是愿意拿出自己的真情,从不端着主子的架子给下人脸色看。她不喜欢的,不会去迎合与讨好,却也有分寸。所以,即便深知王夫人不喜欢她,也未曾失了晚辈之礼。她喜欢的,便会真心实意去对待去维护,不分身份地位。这也是为什么紫鹃与香菱都亲近她的缘故,后来湘云也只跟黛玉亲密了。


也许,你会认为黛玉比湘云要好很多,有父亲留下的财产,有贾母的疼爱,自然可以底气十足地活出自己的真性情。然而,宝钗的身份地位,并不比黛玉差,甚至她还多了母亲和哥哥在身边,相较于黛玉的无依无靠,宝钗是幸福的,至少有亲人。但宝钗是个把自己身为小女子的性情完全隐藏起来的人,她只为自己的前途谋划,倾尽全力去维系身边所有人,但仅限于八面玲珑,极少掏出真心。所以,都诟病黛玉小心眼,宝钗识大体,但最终,黛玉赢得了多情的宝玉专一的爱恋以及更多的知心朋友,而宝钗却没有一个可以说体己话的朋友,婚后不久便被宝玉抛弃。

真实的人,必得真实人的心,但两个太真实的人,却很难结合在一起,这就是现实的残酷。然而,无论怎样,人还是要多一些真实,因为真实,才有世俗的趣味,才能够探得内心的情意,否则,时间久了,宝钗式的生命中,只会更多冷而无温情,温情,是世间最美好的情感,是能够让你坚强活下去的源泉。

文/费漠尘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