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陪我吃苦的男孩,没有陪我走到最后

那个陪我吃苦的男孩,没有陪我走到最后

文丨潺愁

天色昏暗,夜幕拉下来;我坐在回老家的大巴尾座靠窗,车子颠簸得厉害,夜色一点一点的被黑暗吞噬。透过玻璃窗,依稀还能看见路旁一闪而过的万家灯火。周围的座位都空了,回眸间只看见自己的身影。

在夜幕中,车子到站,我下了车。

华灯初上,我漫步在小镇古街,穿梭在人潮拥挤的街边。偶然路过街边一家不起眼的旧家电维修铺,我伫足观望,看到这便深深的被其中的画面感染了。铺子不大,里面却堆满了旧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等参差不齐,只留着一席抬脚的空地和放矮凳的缝隙。灯光很暗很微弱,我恍若看见戴着老花镜脸上爬满皱纹的你埋头于其中,紧挨着你身旁的矮凳上坐着满头银发梳着发髻的老太太,满脸祥和的面容在打着盹。

瞬间难过遮掩了我全身温暖的地方,我情愿看见的那一切都是真实的,或许是若干年后的我与你。我多么羡慕那对年老的夫妻可以这样白头偕老。我怀念的是曾经的你在我耳边深深絮絮描绘那样的情景,信誓旦旦的对我许偌要向这对年迈的夫妻一样相守,你是那个会修电器的老头,我是那个陪你至深夜到天明的老太。

而现如今曾经的诺言却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冷风吹来,我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望着空荡荡的凳子,挪动脚步,把所有的过往都深深埋在黑暗的街角。

那些清泠的往事啊,就这样扑面而来。

01

黎辛大学在漳州,读的是物理系,毕业之前他总是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在我耳边说:以后在这座城市找不到工作的话我就回老家,开一个维修店,修一辈子的家电。不过你得陪着我,就算我变成了一个老头儿,你就是那个坐在我身边的老太太。

那时候我也总是笑他,笑他没理想没出息,笑他靠修理店怎么买房子啊。我在电话这头,他在电话那头,我们隔着一片海,笑声传递过去也变得小了。

大学毕业后,我去面试了一家公司,做财务,工资不高却也稳定,总算能在这座城市暂时站稳脚跟。黎辛在做毕业设计的时候,就把电路板子烧坏了好几块,论文也是勉勉强强的才过。

愚人节那天,收到黎辛的短信:我在你公司门口,出来见我。我没回。他电话打过来说真的我公司门口。我半信半疑的走到前台,看见他提了一个大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手里还捧着一小盆鹅黄色的绿萝。他说他决定来厦门和我一起奋斗,这样会让他更有动力。

那天的他站在凤凰花开的树下,我远远的望去仿佛看见他身后闪着一道光,明晃晃的很耀眼。

下班后,我拿着刚发不到三千块的工资拉着黎辛去了中山街,像东道主一样带他逛我早已熟悉的厦门,从中山街到鼓浪屿。吃沙茶面,海蛎煎,烤生蚝,还有八婆婆烧仙草和张三疯奶茶,最后坐着末班轮渡回来。我眯着眼,把头靠在黎辛的肩上。因为终于有个人在身边了心里特别踏实。

黎辛用他的下巴蹭了蹭我的额头说:凌溪,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为我们的房子而努力奋斗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回他:时刻准备着。

那时候的我们都还年轻,因为年轻才会说这样云淡风轻的话。即便我们俩都刚毕业,他还在待业,可我们好像什么都不怕。因为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对未知充满了期待,觉得未知就代表有很多的可能性。

02

在夏天的每个夜晚入睡都是困难的,特别是住在顶楼,我们只有一台风扇刺啦刺啦的吹着。房间里闷热得仿佛是在保温箱里。就连从水龙头里流出的水捧在手里都会烫手。

好多个夜晚,床板滚烫得在拿湿毛巾擦过N遍后还是入睡失败。头发已经黏糊糊的,身上的汗紧紧的贴着衣服,仿佛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都被酒精点燃了。那台旧风扇吹出来的风也是暖烘烘的。我常常失眠,好几天精神萎靡,食欲不振,注意力不集中,上班做账出错。

突然一天晚上黎辛把我拉到海边。他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了帐篷和睡袋。他伸出手,单膝跪地对着我说:凌小姐,你愿意和黎先森在这片沙滩上度过一个愉快的仲夏之夜吗?我眨着忽闪忽闪的眼睛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

那个夏天的许多个晚上,我们就这样在海边的沙滩上帐篷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闷热烦躁的夜晚。我们躺在沙滩上我枕着他的胳膊看过许许多多的星星和月亮,吹着海风,整晚整晚的听着海水冲刷声伴着入眠。

黎辛为了接下去找工作的面试,我陪他去商场买了一件衬衫,淡蓝色的,花了400块。他在店里纠结了很久,试了又试,问我好不好看。在灯光下,我看到的完完全全是那个我喜欢的样子,我仿佛能看见他去面试时充满自信的模样,我知道他是喜欢的。一咬牙,一跺脚,我们把这件衣服带回家了,他说这是他买过的最贵的一件衣服。

就在他面试的前一天,我因为下班回家太累了洗完澡就把换下的衣服泡在了桶里。房子里桶就一个,我没来得及去看桶里泡着的是什么就把衣服也扔进去了,倒了洗衣粉,就去睡了。

第二天等我捞起衣服的时候,我看到一桶水都变成了黑色,是我的裤子又褪色了。我在水池边倒出黑水的时候,黎辛一个健步冲上来,一阵慌乱的从桶里扒出他的衣服,已经被染成黑乎乎的。我用清水洗了很多遍,一遍一遍的用手搓,都无济于事,一件干干净净的衣服此时此刻变得皱巴巴不均匀的黑色了。

我很难过,看着黎辛坐在床边沉默着一声不吭,眼泪差点掉下来,我走过去蹲在他旁边试图跟他说对不起。我特别自责,我不该那么懒也不该那么糊涂的把衣服扔进桶里不管不顾。话到嘴边,黎辛拉住我的手跟我说:没有关系。他说他以后再也不会让我买那么便宜的衣服,他会努力挣钱。

傍晚下班回家,我都会去巷子里的水果摊带一个冰镇西瓜回去,我和他一人一半。我特意买来两个勺子。我赤着脚抱着西瓜在地板上看剧,他光着膀子缩在床上打游戏,等我的吃完了,他则还是一动不动。我会屁颠屁颠的跑过去,一勺一勺的挖给他送到他嘴里。吃完,他就给我一个甜甜的吻。

有一次,天气燥热。我们一连吃了三个冰镇西瓜,结果黎辛吃坏了肚子,痛了一个晚上,额头上冒着豆大豆大的汗珠,却一直强忍着不肯去医院。他勉强着和我说没事,其实我心里知道他是怕花钱。

那时候不觉得日子有什么难过,住着民房的顶楼过夏天,吃冰镇西瓜当晚饭,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啊,就是满足的。

03

后来,黎辛面试了一家贸易公司做起了销售。期初,他没有经验也没有人脉,只好从助理开始。其实也就是销售部的后勤工作。传文件,整理客户资料,统计部门的销售数据等等,可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偶尔和家里的老妈通电话,开始会问我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啊到后面说邻居小香的妈妈前几天都坐飞机去外省玩了呢,她说小香很厉害一毕业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听完后,我也和我妈说,等过些天我们也把你接到这外面来玩啊。说这话的时候,我背着黎辛。

有一段时间,下了整整一个星期的雨不停不停的下,厦门的天气本来就已经很潮湿,加上过量的雨水,我们的房间已经发霉了,一阵一阵难闻的气味散发出来,加上台风天,屋里的衣服已经堆成小山,屋里能挂的地方到处挂满了湿衣服。好几次,我坐在床上看书,会有蟑螂爬出来爬上脚,偶然打开抽屉,第一眼看到的也是从里面爬出来的蟑螂。那段日子难过极了,望着窗外狂风大作的雨,我们就像在墙角的两颗小草,只需稍稍的风雨就能把我们摧毁,可是啊我们却都想拥有一棵大树能够在这狂风暴雨的时候为我们遮风挡雨。就像我和黎辛一样,需要一个有阳台晾湿衣服的房子,不需要太大,够住就好。

好在那段时间公司事情特别多,我和黎辛特都别忙,很少时间呆在家里,即使是周末,我们也都在加班。碰上半年度财务部工作总结,我那段时间不断地加班,数据统计、比对,出报表,也不断的在出错在进步。还好有些东西努力就会有收获,那个月我加班费领了500块,把黎辛那件衬衫的钱挣回来了,心里稍稍不那么自责。

黎辛也慢慢的从助理转为正式的销售人员,可是,领的是底薪还没有抽成。他也常常开始要出差,去各个地方拜访客户。他为了拿抽成要花很多时间去陪客户,少了很多时间和我一起。我也很支持他,我说我一个人可以的,让他放心的去工作。

04

有一次,我和黎辛去参加我闺蜜的婚礼,婚礼整个布置都非常浪漫豪华,她穿的婚纱也是我喜欢的款式。我小声的问黎辛:我们能不能也有这样的婚礼,我能不能也买一件和她一样漂亮婚纱?他微笑着说,放心吧,我们的婚礼一定会比他们的更浪漫更奢华,婚纱我们去订做你想要什么款式就做什么款式

即使只是随口说说,我也充满了期待,期待我与黎辛浪漫又奢华的婚礼,那时候我觉得我们总是会结婚的,没有意外,因为我们大一就在一起了呀。

黎辛的爸爸有一天晚上打电话过来,黎辛接了很久。他爸说,这段时间她妈妈身体很差,脾气也很不好,常常无缘无故的发脾气,还经常疑神疑鬼的怀疑他爸爸在外面有人了,就时不时的跟他闹。他爸没办法就带她去医院看,他妈妈胃不好,患有很严重的胃炎,加上更年期就更糟糕了,整个人快抑郁了,让黎辛有空回家看看。

开始的时候,黎辛也只是安慰他爸让他多忍让一点好好照顾他妈,我也没太多放在心上,总以为吃了药会好一些。

自从那次半年度会议以后,我的领导对我更加重视了,加上我的一个同事刚好要请产假,就让我顶替她的位置,是主办会计的职位,工作也比以往忙了许多。

黎辛已经在全国各地跑了两个月了,这两个月我们聚少离多,甚至电话也越来越少。偶尔几通电话也是关于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周天要加班什么的,总是没能好好坐下来像当初一样好好吃一顿饭。

那天晚上,我加完班已经快十点了,坐了公交车回到出租房。黎辛还没到家,他之前给我短信说今天要回来,说他的那个单子他跑了两个月终于快要成了。我吃着水果,在电脑前刷网页等着他回来。

看了看手表,指针指向12点的时候,门嘭嘭嘭的响了,我连忙跑去开门。门刚打开,就看到黎辛颤颤巍巍的靠着墙壁,满脸通红,一看到我就扑向我,倒在我怀里继而滑落在地板上,一身的酒气。黎辛原来是不喝酒的,自从做了销售,他经常性的陪喝。

我使了最大的力气把他拖到了床上,我以为他公司的同事帮他庆祝他高兴喝了这么多,帮他脱衣服脱鞋,擦脸后,他又吐了一地。看到他换下来的衣服,白衬衫的领子都全黑了,一层厚厚的污垢,在外奔波这么久,风尘仆仆的回来。给他灌了蜂蜜水后才安静的睡去。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床了。

大热天的,他系着围裙在炒菜,我睡眼惺忪的眯着眼看见那个背影,有种想和他一辈子走下去的幸福感。

我起床和他一起坐下来吃早餐。他声音低沉的和我说,他今天想回老家去看看他爸妈。我说应该的,我请假和你一起回去。他却说不用了。我问他怎么了这么不开心,单子不是已经签了吗?

他说那个单子已经签了,是他辛辛苦苦跑了两个月,陪喝了很多酒,遭受了很多人的白眼,牺牲了自己很多的休息时间去跑回来的,最后却被一个老的销售同事抢了去,抽成也被算到他的名下。因为没有经验,因为太信任别人,白白的就被别人给抢了去,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得到。因为单子没签成,两个月的吃住都无法报销,可是一个月领的底薪也就一千多一点,远远不够啊。

05

黎辛回老家去了半个月,我们却很少联系,除了让他替我问候他爸妈我们好像没有什么话要说。

我妈说要来厦门看我,看我工作的城市。我让她住到了我的出租屋里,没想到又一个难题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妈看到我住的那么差,没有空调热的要死的屋子,没有热水器,卫生间小得只能站得下一个人,还有满地爬着的蟑螂,到处挂着的湿衣服,开始骂我,骂我没有用,骂我怎么找了一个这么穷的男朋友。我和她辩解,这些都只是暂时的啊,以后我们会有自己的房子的。

这时候黎辛回来了。

我妈找黎辛说了很久的话,我妈不让我听,但我也大概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后来,我妈回去,黎辛和我说他要回老家去。他说他大概不适合在大城市里生存,城市太大,他太渺小;人很多,却满是不择手段;他努力过也付出过,却终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他说他记得我们最初的梦想,可是他的家人一直牵绊着他。

黎辛的妈妈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反而和他爸爸的关系也越来越糟糕。他说他回去的时候,一个好好的家已经不见了,满目苍夷,他妈和他爸一直闹,最终他爸也失去了耐心开始不回家了,他说他不想让这个家散了,他要回去照顾他妈,要去找回他爸。

我说我和他一起回去,他拒绝了我。

我最终没和他回去一起开修理店,我一直留在厦门,这座我们曾经一直向往的城市。

他回去的那天,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凤凰花开的那个路口,身后的耀眼的光环不见了。

我独自在那个出租屋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工作上也慢慢往上走,当上了财务经理,换了房子,有空调有阳台唯独少了他。

如今的夏天,早上六点半的阳光是一天当中难得的温柔模样,从水龙头流出来的凉水先是被捧在双手,之后又钻进脸上的每一个毛孔,于是它们敲开了半梦半醒半掩着的门。到了最后才发现,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一个看似相同的夏天却在我生命里占据着独一无二的位置。

我经历了好多种夏天,西瓜味的,蜜桃味的,可乐味的亦或是巧克力味,可是那个夏天,偏偏是我形容不出来的。

06

我回过神来,继续沿着古街走,穿越人潮涌动。有一家新店开张,在放鞭炮,聚集了许多人。我路过停下脚步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前穿戴整齐的黎辛,身边站着一个娇小的女孩。我们的目光触碰到一起,我点头与他微笑,便离开。

时光的河入海流,终於我们分头走。我不怪黎辛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但我还是依然感激这个世上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出现过,陪我走过那么长一段路,在那么艰难困苦的时候让我依然坚持最初的梦想才一路走到了现在。

还好有梦想,还有初心。

每当凤凰花开的时候,我便会想起黎辛,心里那个地方还是暖暖的。几度花开花落,有时快乐,有时落寞,很欣慰生命某段时刻 ,曾一起渡过:那个陪我吃苦的男孩。

凤凰花开的时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