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看脸的世界,还有一样武器可以制胜

关于他的颜值,曾经有个“微博八大杀器”的段子在网上疯传,为首的便是与他有关——“高晓松的自拍,张张都是核武器。”


感受一下画风……

令人如此惊悚的自拍style,只能对应著名“文艺工作者”、典型斜杠青年高晓松。在“鲜肉”当道的潮流之中,依然能够凭借一己之才与一张巧舌立于浪潮之尖。

他曾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高筑墙,广积粮,耍流氓。网友见状争相以“耍流氓”为题造句,调侃搞笑不亦乐乎。

“年轻时候的心态就是总想踹生活两脚”,这样的文艺范儿十足的表达,在高晓松那里,却是信手拈来一般容易。“诗与远方”的梗已经火遍全国,如今每每被提及,高晓松亦能自在调侃,“现在应该改口:诗在百度,远方在朋友圈。”

出身名门,年少成名,他曾在自己跨界当导演的电影宣传介绍册子里,这样介绍自己:

“年近三十,或已长大成人,怀念与憧憬中日渐心平气静。尚无其他谋生本领,只能继续以文以艺为梦为饭,人生如梦如饭,不知何时终了。”

他自己解释说,“为梦为饭”的意思,“就说你又得做梦还得吃饭,就是这么简单。实际上你的生活始终就是这两种东西一直在左右你,有些时候你被梦想左右去干一些事,有些时候你被饭所左右去干一件事”。

以梦为饭,妙化海子“以梦为马”一词,倒也十分贴切,而从这么一个笔下歌词散发着校园书生气的“大叔脸”口中说出来,给人以一种莫名的“贫”之感。而高晓松的“贫”,在圈内相当有名。

任何人跟高晓松说话,话茬儿绝对不会掉地上,回答永远在嘴边等着,而高晓松没想到的是,“耍嘴皮子也能卖钱”。


《晓松奇谈》成了高晓松的某种标签,也让大家对他在文字之外的语言掌控能力刮目相看。今年第二季快结束的那几期,他作为自由知识分子的情怀与思索尽现:

“搬到院子里写东西,春寒料峭,听老歌。偶尔仰头看看,星星还在去年秋天的地方,树上隐隐发了新芽。明天飞去远方,街上一定遇见无数春装,饭馆酒肆会把阳伞撑到街上,人们会笑着问忙不忙,岁月悠长。互联网只是人生的一个角落,拉近了陌生人,疏远了老朋友,看清了众生相,重温些少年时的慌张。不忙。”

言语有力,文字有韵,他是真正的资深文艺青年,至少在文字中,可引经据典滔滔不绝,亦可谈笑鸿儒,风度翩翩。不单如此,他还曾经假托“矮大紧”创作歌曲,并为其立传:

“矮大紧,北京郊区人士。形貌乖张,间歇性智障,恋爱凡五次,集绿帽三顶,因此对女人及与女人有关的男人有暴力倾向。该矮自幼有倾诉癖,由于变声期早恋,声如鸭。三十岁后亲朋鸟散,乃自学和弦三五,终日对一叫做麦克风的外国人嘀咕。其歌骚长颇占硬盘,其文粗俗有辱观瞻。某日,发现一胖江郎高晓松才尽之后仍在收集情歌,喜极而泣奉散曲若干。”

一个高晓松,活在歌曲里,风花雪月,白衣飘飘;一个高晓松,活在现实中,至情至性,目空一切,狂狷不羁。如今,47岁的高晓松口头禅是“挺好”,却依然在各种节目与文章中狂热地自恋,亦孜孜不倦寻觅着同类。在这个看脸的世界,还有一样武器可以制胜,那就是才华。

顺便,感受一下传说中的矮大紧逆天腿型:


不得不感叹岁月匆匆,那天黄昏飘起的大雪,忧伤啊,已开满了时光的山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