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一)

刚毕业那年,在亲戚引荐下去了一家会计事务所锻练实习。

事务所规模不大,是当地一个分所,听说所长是位女性,与另一个农产品公司的秦老板熟识,合租了上下两层的铺面,楼下一层是秦老板的农产品公司办公室,楼上则是我将要工作的会计事务所。

入职第一天,在门外就听得里面吵吵闹闹,像是一个女人尖厉的喊叫,听不真切在吼些什么,心想完了,该不会第一天上班就碰上老板发飙,来不及多想,赶紧推开一楼大门。

刚一进来就看见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撕扯着一个头发凌乱,面目狰狞的小个子女人从楼梯上跌跌撞撞往下走,一楼的同事见势迅速让开一条道,我站在门口看到那个中年男子叫了出租车,强行将小个子女人塞进去一同走了。

愣怔期间,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问:“你是新来的小梁吧?”我一回头,看到一个气色红润,圆脸丸子头的女子,后来知道她是楼上楼下两家公司的出纳小吴。

我怯怯的嗯了一声,她面带微笑道:“楼上有点事要处理,你先在楼下坐会吧,待会再上去。”

我看了眼楼上说:“好,你们忙吧,不用管我。”

除了楼梯口的两盆绿植,楼上什么也看不见,只隐约听到有人啜泣的声音。环视一楼,大家都回到自己座位佯装工作了,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就在靠近门口的沙发上坐下,偶尔隔着玻璃门看看外面来往穿梭的车流人流。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听得楼梯上一个高跟鞋的声音,抬眼望去,一个烫发披肩女人,大墨镜遮了半张脸,身穿紧身黑色蕾丝裙,勒得腰间赘肉一层,裙子很短,两条略显肥胖带有淤青的大白腿,插在一双红艳欲滴的恨天高里,高昂着头从我眼前经过走出门去,留下一阵浓烈的香水味。

一楼的同事仿佛都忙于工作,无人在意。过了一会,一个年纪略大,体态臃肿的中年女人先开口了:“真不害臊,人家老婆都找到办公室里了,真是……”,随后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像炸窝的蚂蚁似的热切讨论起来,全然不顾还有一个初来乍到不明所以的新人。

从他们的八卦间了解刚走出去的墨镜女郎就是所长王媚,跟当地一个公司的小程序员长期不清不楚,前段时间两人一起去大理旅游被正宫夫人知道,这不找上门来了么。

正咀嚼回味呢,小吴桌上电话响了,她挂断电话说楼上叫我上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