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体最高阶段:灵魂体的构建设想

1.灵魂

 

深入:

 

灵魂:没有明确的定义,有广义与狭义的解释之分,一般有以下的简单解释:

1.文化意义上可以影响或激励后人的人文成果。(广义)

2.古人说的灵魂,有时指的是我们今天说的意识、精神、心理活动,那是大脑生理活动的结果,是物理、化学反应的产物,并不能脱离大脑而存在。人一死,大脑活动终止,意识丧失,所谓的灵魂也就跟着消失。 (狭义)

3.比喻能对某人或某个群体起关键和主导作用的精神方面的核心因素。(广义)

4.高尚的品格。(广义)

5.迷信者认为产生于人体,但可以超越肉体存在的主宰人的思想、行为、精神、感情等潜意识的一种未知的物质。 (狭义)

6.品质,主控制、主方向、主属性,一般不受外力影响。(狭义)

7.产品中流露出的能够被使用者认同的价值观念。(狭义)

8.泛指生命。(广义)

9.其指精神、思想、感情,情感等。(广义)

10.其指人格、良心、性格。(广义)

11.比喻事物中起主导和决定作用的因素。(狭义)


浅出:

 

本系统所涉及的灵魂主要是:

1品质,主控制、主方向、主属性,一般不受外力影响,用于“灵魂魔罐”建模思想。

2产品中流露出的能够被使用者认同的价值观念,用于工业化软件产品的品质控制。

3比喻事物中起主导和决定作用的因素,用于问题生成引擎的分类。

 

工程规约:

 

分类器模型中涉及的灵魂,特指那些能够反映问题的基本特性的主要特征因子,往往能通过很少量的此类因子个数,就能非常理想的完成体现“个性化”和“人性化”的意图识别。因此,如不做特殊说明,后文如果提到“灵魂因子”或“灵魂”,就指此狭义工程实施的规定约束解释。

比较普遍的处理就是利用先验特性,人为指定,代表性算法:朴素贝叶斯。

如果真人对话语料量比较大且清洗的比较到位,可以直接交由深度学习模型处理,代表算法:CNN的在分类中的卷积与池化处理。


 

2.魔罐

字面解释就是有魔力的罐子,就像“云”隐喻可控互联网服务端一样,这里可以隐喻一个软件系统中的黑盒系统,即能够提供黑科技服务的黑盒系统,就类似于常见于神话故事里加了封印的有黑魔法的神奇罐子。

[if !vml]

[endif]

深度学习算法模型跟黑盒系统非常类似

 

3 灵魂魔罐

 

类比上文所述魔罐,灵魂魔罐如果具体指一个技术体系或具体的软件产品,就特指无需了解其内部结构,给人的感觉就像有一个真实的人的灵魂在黑盒里与你交流,即图灵测试的现实表现。

[if !vml]

[endif]

土耳其行棋傀儡:灵魂魔罐的真人版模型

背景知识:最早的灵魂魔罐类探索,土耳其行棋傀儡: 是18世纪晚期,发明者声称『可自动下西洋棋』的机械装置,根据其外观命名为「土耳其人」(The Turk),在欧美地区曾与许多名人对奕。「土耳其人」其实是由棋艺高手躲在里面操控,从1770年首次展出到1854年烧毁为止,除了中间暂停数年,居然诈骗了五十年以上,堪称世纪魔术大骗局。

十八世纪的奥匈帝国在哈布斯堡家族统治下,成了可以和法国旧王朝抗衡的君主政权之一。特蕾西亚女皇治下的奥匈帝国,充分体现了启蒙时期的精神,对新奇事物充满好奇,各式奇技巧械不断推陈出新。

奥匈帝国的宫廷参事沃尔夫冈‧冯‧肯佩伦(Wolfgang von

Kempelen,1734–1804,如右图)为取悦特蕾西亚女皇,制造了「土耳其人」,声称可以击败人类棋手。

1770年,「土耳其人」在维也纳的丽泉宫展出,当著女皇与百官贵族前击败了宫廷司器官,一炮而红。

【内部构造】

傀儡的身体大小如真人般,穿著传统土耳其巫师的服饰,左臂拿著烟斗,右手放在一个110公分长、60公分宽、75公分高的大柜子上。

从左边打开时,可看到一些类似钟表结构的齿轮。另一边则只有一个红色的垫子和一些黄铜构件。后方还有两扇门,打开门也可看到许多齿轮。柜子里安装了一个可滑动的座位,可让躲在里面的操纵者自由滑动,当依次把各扇门打开展示时,操纵者便可滑动避过人们的观察。

棋盘的棋子底下都连著一小块磁铁,棋子移动时磁铁也跟著移动,这样操纵者在里面就可以看见哪个棋子移动了。

操纵者以连杆控制傀儡的左臂移上移下、让傀儡的手一开一合起落棋子。里面还装了照明用的蜡烛、能够发出钟声的装置。「土耳其人」内部机械虽然复杂,但目的只是故意给观众一个障眼假象,让观众以为和挑战者对奕的是机器。


[if !vml]

[endif]

图灵测试:现阶段对话机器人的终极表现


背景知识:图灵提出了一种测试机器是不是具备人类智能的方法。即假设有一台电脑,其运算速度非常快、记忆容量和逻辑单元的数目也超过了人脑,而且还为这台电脑编写了许多智能化的程序,并提供了合适种类的大量数据,那么,是否就能说这台机器具有思维能力?

图灵肯定机器可以思维的。

他还对智能问题从行为主义的角度给出了定义,由此提出一假想:即一个人在不接触对方的情况下,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和对方进行一系列的问答,如果在相当长时间内,他无法根据这些问题判断对方是人还是计算机,那么,就可以认为这个计算机具有同人相当的智力,即这台计算机是能思维的。这就是著名的“图灵测试”(Turing Testing)。当时全世界只有几台电脑,其他几乎所有计算机根本无法通过这一测试。

要分辨一个想法是“自创”的思想还是精心设计的“模仿”是非常难的,任何自创思想的证据都可以被否决。图灵试图解决长久以来关于如何定义思考的哲学争论,他提出一个虽然主观但可操作的标准:如果一台电脑表现(act)、反应(react)和互相作用(interact)都和有意识的个体一样,那么它就应该被认为是有意识的。

图灵测试为消除人类心中的偏见设计而生,:远处的人类测试者在一段规定的时间内,根据两个实体对他提出的各种问题的反应来判断是人类还是电脑。通过一系列这样的测试,从电脑被误判断为人的几率就可以测出电脑智能的成功程度。

图灵预言,在20世纪末,一定会有电脑通过“图灵测试”。2014年6月7日在英国皇家学会举行的“2014图灵测试”大会上,举办方英国雷丁大学发布新闻稿,宣称俄罗斯人弗拉基米尔·维西罗夫(Vladimir Veselov)创立的人工智能软件尤金·古斯特曼(Eugene

Goostman)通过了图灵测试。虽然“尤金”软件还远不能“思考”,但也是人工智能乃至于计算机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图灵测试主要采用“问”与“答”模式,即观察者通过控制打字机向两个测试对象通话,其中一个是人,另一个是机器。要求观察者不断提出各种问题,从而辨别回答者是人还是机器。图灵还为这项测试亲自拟定了几个示范性问题:

问: 请给我写出有关“第四号桥”主题的十四行诗。

答:不要问我这道题,我从来不会写诗。

问:34957加70764等于多少?

答:(停30秒后)105721

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答:是的。

问:我在我的K1处有棋子K;你仅在K6处有棋子K,在R1处有棋子R。轮到你走,你应该下哪步棋?

答:(停15秒钟后)棋子R走到R8处,将军!

从表面上看,要使机器回答按一定范围提出的问题似乎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通过编制特殊的程序来实现。然而,如果提问者并不遵循常规标准,编制回答的程序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例如,提问与回答呈现出下列状况:

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答:是的。

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答:是的。

问:请再次回答,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答:是的。

你多半会想到,面前的这位是一部笨机器。如果提问与回答呈现出另一种状态:

问: 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答:是的。

问: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答:是的,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问:请再次回答,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答:你烦不烦,干嘛老提同样的问题。

那么,你面前的这位,大概是人而不是机器。上述两种对话的区别在于,第一种可明显地感到回答者是从知识库里提取简单的答案,第二种则具有分析综合的能力,回答者知道观察者在反复提出同样的问题。“图灵测试”没有规定问题的范围和提问的标准,如果想要制造出能通过试验的机器,以我们的技术水平,必须在电脑中储存人类所有可以想到的问题,储存对这些问题的所有合乎常理的回答,并且还需要理智地作出选择。


毫无疑问,灵魂魔罐技术体系是图灵测试的一个高级阶段,尽管仍不会拥有自主意识,但是基于深度学习和大量语料,足以让大部分人认为该系统是拥有灵魂的可信伙伴。


特别探讨:灵魂魔罐技术这种没有自我意识和个性化灵魂,但能提供大量准确且人性化答案的助理型问答的机器人,其实在产品架构上在“图灵测试”提出伊始,就已经成型,发展到今天只是在硬件和具体算法的改进。在事物发展的过程中,往往是先有理念,后有具体的实施细节,为了能更好的理解这其中的原理和应用效果,推荐观看美国科幻电影《机器人与弗兰克 - Robot and Frank》 (2012),尽管该片拍摄于2012年,其理念仍然可以用于指导今天的工业界。里面的医疗助理机器人,在今天的2018年已经部分称为现实。这其中,硬件机械部分,在工业界一直不是太难的槽点,难点在于是否有上文所规约的灵魂。这个有灵魂的主控机制,即软件部分的核心算法则是“灵魂魔罐”技术体系的最好可视化解释,在这部电影中都有前瞻演示,因此推荐读者有时间一定观影一下。

[if !vml]

[endif]

背景知识:刚刚步入老年的弗兰克(弗兰克·兰格拉 Frank Langella饰)开始有轻微老年痴呆的症状,时常神智混乱,无法与人们进行正常的交流。他的一对儿女亨特(詹姆斯·麦斯登 James Marsden饰)、麦迪森(丽芙·泰勒 Liv Tyler饰)为父亲提供了一个机器人(彼得·萨斯加德 Peter Sarsgaard配音)来照料他的日常生活。弗兰克一开始无法接受这个冷冰冰的机器人,在经历了初期的磨合后,弗兰克发现眼前这个全能机器人不仅细心照料着自己的起居,更会静静地陪在身边,温柔地倾听自己的内心。弗兰克和机器人慢慢变成了好朋友。为了赢得图书管理员詹妮弗(苏珊·萨兰登 Susan Sarandon 饰)的好感,机器人跟着弗兰克为爱上演了一出惊天奇案。

本片在2012年圣丹斯独立电影节上一鸣惊人,荣获2012年圣丹斯电影节阿尔弗雷德.P.斯隆长片电影奖。


能够对构建“灵魂魔罐”技术体系有帮助的精彩影评:


“机器人对弗兰克说,别忘了,我不是真人,只是一个高度仿真的机器人,格式化我的记忆,你就可以继续你下一个单子。

你只偷贵重的奢侈品,所以没有人会受到伤害,除了那些骗人钱的保险骗子。

为了按下机器人背上的按钮,弗兰克环拥着机器人,然后记忆被格式化了,机器人倒在弗兰克怀里,他们像两个即将永别的老朋友那样拥抱。”

--- 掐恰恰  2013-03-04 07:21:59【豆瓣】


“昨晚睡觉前觉得是个3星电影,早晨起来重新回味了一下结局觉得应该加1星。这并不是一部慢节奏小清新讲述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友谊的电影。在整个故事中机器人从没表现过高于编程水平的AI,从头到尾它只是在执行程序,做出对主人最有利的选择。”

--- 席德  2016-07-13 17:53:37【豆瓣】


“《机器人与弗兰克》,一个老年痴呆患者与一个机器人的故事。电影里讲最后老弗兰克明白了机器人不是人类,把它给关机了。我想说的是,机器人不一定不能是广义上的人类,机器人三定律可以说是机器人届的道德底线,机器人只要能培养出自我意识(培养出自我意识应该要计算能力和速度接近人类的脑容量,然后通过模仿和一定量的情感交流便能产生特定的个性,小孩其实也是这样来完成性格的养成,每个小孩都会有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性格特质,一个原因是遗传物质决定大脑的灰质结构及神经元结构类似父母,另一个原因最初模仿的对象也是父母或12岁青春期前陪伴自己最多的大人),这样机器人在思想和情感层面就能接近或称为人类,在身体素质上不用说机器人比人类强,广义人类的定义应该是思维模式和对整体人类的认同感以及类似的宏观价值取向,而不能光看硬件。”

--- 辣条  2017-10-02 17:22:45【豆瓣】

人类客服依靠有趣的灵魂,轻松搞定各种疑难问题。

这些人工智能也许永远不能学会,但是依靠海量大数据,可以高度模仿。

算力加算法,结合天量大数据,可以模拟灵魂,在理论上存在可行性。

就像封存有趣的灵魂在魔罐里……

“灵魂魔罐”技术基于海量电子商务真人对话语料,采用深度学习SEQ2SEQ模型,高度模仿那些有趣灵魂的客服人员。

此种技术训练的模型用于封闭领域知识问答,可以提高人性化,个性化服务水平,增强客户满意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