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没有完成日更,说实话,在时间一分一秒靠近12点的那段短暂的时间里,我很恐慌。然后试着去找过去写过的,值得或者说能够发布的文字,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找到。

    刚才刷到一条短视频,“当人们将要死亡的时候,能知道自己是因何而死,至少是一种幸运”。

    觉得受到震动。

    有想过关于自己的死亡,但从没有去搜索,听说在百度输入“怎样死亡不会痛苦”,它的回复会是一堆的陌生人的安慰和暖心的话。

    那我想,如果搜索“怎样开心地活着”,收到的答案会是怎样呢?

    我常在想,有些问题的某一面,大多数人似乎都能够有笃定的答案,似乎世界就是那个样子,我们的生活似乎就该有一定的定论。

    但是关于它的另一面呢?

    又或者它会不会也还有更多其他的被猜测与被观察的角度呢?

    据说人都具有偷窥或是暴露的自然属性,也未曾去搜索相关的理论,初始想来觉得似乎正确,但越想却越觉不对劲。

    其实反对并厌恶对事物特别是人作定义,但在科学以及所谓客观的理论而言,下定义是一件必然的事,它是一段话、一篇文章、一个理论的结果。但人是定性的生物么?其实谁又知道呢。

    又陷入自我的泥潭里了,心里的想法和屏幕上的文字突然割裂。分明它们都是由我产生,但为什么它们却也不碰撞,只是各自在空间里找个方向发散去。

    我想,定性的人反而会轻松许多吧。

    至少在文字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